黄金城 - 天和网

里约奥运开幕 不拼预算、拼诚意

“开幕式的力量在于人,而非外物。”早在一年以前的筹备初期,导演组成员莱昂纳多·卡埃塔诺(Leonardo Caetano)就曾这样向媒体阐释里约奥运会开闭幕式的指导精神。言下之意很清楚:里约拼不起预算,但拼得起诚意。

里约奥组委确实没有为开幕式烧钱,因为巴西没钱可烧。2012年,巴西经济陷入萧条。GDP增速从10年巅峰时期的7.5%,骤降至0.9%,2015年甚至进入负增长。2009年申奥时开出的139.2亿美元支票,巴西再无力兑现。6月公布的里约奥运预算显示,巴西为奥运会的举办投入了至少110亿美元。

污染、疫病、备受诟病的安保……这场还未开始就已被全世界质疑的“史上最不靠谱奥运会”,将会以怎样的面貌初次亮相,不免让人捏了一把汗。

当地时间8月5日20时(北京时间6日早7时),第31届夏季奥运会将于里约热内卢马拉卡纳体育场正式拉开帷幕。幸运的是,从不多的官方剧透和带妆彩排后的观众反馈看,这场立志用最少的资源投入、最大化彰显人的价值的盛会,值得全球30亿观众120分的期待。

桑巴?狂欢?可以,这很巴西

尽管没有公布准确数额,但总导演费尔南多·梅雷莱斯(Fernando Meirelles)透露,本届奥运会开幕式的预算不及伦敦奥运会的十分之一。“国家境况如此,花费大笔预算在开幕式上没有意义。”梅雷莱斯在媒体通气会上说,“我们不会炫技,我们要炫的是概念。”

当地时间7月31日晚,6000名演职人员和4万多名观众齐聚马拉卡纳体育场,进行奥运开幕式前首次带妆彩排。有先睹为快的观众透露,彩排中有一众衣着性感的桑巴女郎亮相,当彩排进入尾声,全场观众跟着演员舞动。

(8月3日,里约奥运会倒计时第2日,奥运会开幕式彩排进行,马拉卡纳体育场上空烟花似锦。       视觉中国图)

众多国家都有狂欢节,但论规模之大、参加者之众、内容之丰富、气氛之热烈,要首推巴西,而在巴西各大城市中,又以里约热内卢为最。每年的二月中下旬,举国欢腾三天三夜。男女老少盛装走上街头,扭动腰肢,跳起桑巴,淋漓尽致地展现着整个民族的奔放与热情。

5日的开幕式将最大化地呈现出巴西的性格风韵。此次开幕式由梅雷莱斯、安德卢查·瓦丁顿(Andrucha Washington)和丹妮拉·托马斯(Daniela Thomas)执导,三位是巴西当代最优秀的导演,也堪称最能读懂巴西的人。梅雷莱斯以上世纪60年代里约热内卢贫民窟为原型的电影《上帝之城》,获2004年奥斯卡四项提名。瓦丁顿的《我你他》和托马斯的《异国他乡》,也是展现巴西和巴西人的佳作。“我们将诉说现在,也探讨未来。”关于开幕式表演的内容,梅雷莱斯这样告诉媒体。

8月2日,里约奥组委终于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一众表演嘉宾信息。已退役的超模吉赛尔·邦辰(Gisele Bundchen)确认为开幕式复出走台,演出巴西国民歌曲《来自依帕内玛的女孩》。这是巴西人最耳熟能详的一首歌,里约奥运会的吉祥物Tom和Vinicius就是经巴西民众票选、以这首歌曲的词曲作者命名。

多元和开放是里约奥运会开幕式最重要的关键词。三名不同年龄的黑人女歌手——79岁的桑巴传奇埃尔萨·苏亚雷斯(Elza Soares)、中坚嘻哈音乐家卡罗尔·孔卡(Carol Conka)和12岁的说唱神童索菲亚(MC Soffia)——将联袂演出,发出巴西的声音。此前,索菲亚曾以一支反种族歧视的MV《黑女孩(MeninaPretinha)》在社交网络上引发热议。

曾在世界著名时尚杂志Vogue法国版全裸亮相的模特Lea.T也将亮相——她将是第一个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充当主角的变性人。Lea.T对演出的内容保密,但她在接受巴西BBC访问时清晰地传递了此次出演的意义:“我们的理念很清晰:包容。我们所有人,独立的性别、性取向、肤色、种族以及信仰,我们都是人类,都是这个社会的一部分。也许我在开幕式中的作用很微小,但是却极具意义和代表性,而这也将有助于这种包容理念的传递。”

专业演员之外,6000名并无专业背景的志愿者将会参与开幕式的舞蹈演出。他们中有清洁工、消防员、家政服务人员……在至少12000人报名的甄选中脱颖而出,于5月底正式开始训练。这支规模庞大的志愿者团队由德波拉赫·科尔克(Deborah Colker)领衔。科尔克是巴西最负盛名的编舞家,曾斩获劳伦斯·奥利弗奖–舞蹈杰出成就奖,这是英国表演艺术界的最高成就。她盛赞这支队伍:“他们没有专业背景,也就没有被刻板和习气框住。他们自然、活跃,充满表演欲。”这些热情洋溢的志愿者将用怎样的表现点燃全场,也将是开幕式的看点之一。

与开幕式整体氛围相应,运动员入场式也引入了桑巴元素。本届奥运会将迎来207个国家及地区代表团。开幕式当日,按奥运会惯例,希腊代表队率先入场,东道主巴西队最后入场,其余国家按巴西母语葡萄牙语字母表排序。值得一提的是,在本届奥运会上,10名来自南苏丹、叙利亚等战乱地区的运动员将结成难民代表团。这支队伍在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的推进下成立,将参与游泳、田径、柔道三个大项的角逐。当他们夺得奖牌,运动场将为这些“没有家、没有国旗、没有国歌”的难民运动员升起奥林匹克会旗,奏奥林匹克会歌。开幕式上,他们将在东道主巴西队之前压轴出场。在7月31日的彩排上,难民代表团入场时,全场观众给予了最热烈的欢呼。

火炬,英雄与传奇马拉卡纳

与每届奥运会一样,主火炬手和点火方式是不到最后一刻都不会揭晓的最高机密。圣火火种4月21日从希腊出发,5月3日抵达巴西,历经三月,已经传遍巴西300多个城市。火炬手中既有知名的体育人、艺术家、政治家,也有来自各行各业的普通人。当地时间8月3日,圣火抵达里约,开始最后三天的传递。

本次开、闭幕式会场设在巴西足球的圣地——马拉卡纳体育场。1950年巴西世界杯前,怀揣着在本土夺冠的愿望,巴西建设了这座可容纳20.5万人的球场,成为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球场。然而,巴西队在打平就能夺冠的情况下,被乌拉圭队2-1逆转,挫伤了整个国家的热情和骄傲,史称“马拉卡纳打击”。然而也正是这场失败,让马拉卡纳体育场与巴西足球紧紧相连。2011年起,马拉卡纳开始改建工程,可容纳人数缩减至8.2万,以符合国际足联对安全性的强制要求,此后相继承办了2013年联合会杯和2014年世界杯。在没有国际大赛的日子里,马拉卡纳体育场是里约当地两支俱乐部球队弗拉门戈和弗卢米嫩塞队的主场。今次奥运会上,它将再度作为包括男、女足决赛在内多场比赛的竞技场。

外界普遍猜测,将在5日晚代表巴西点亮马拉卡纳体育场圣火台的人,是球王贝利。虽然巴西从不缺少体育英雄,但在对足球的追捧如宗教般狂热的巴西,贝利的江湖地位无人能够撼动。他生于1940年,在22年的职业生涯中,三度率领巴西队捧起世界杯。他共参加了1363场比赛,打进1279粒进球,这一纪录至今无人打破。2012年,贝利获颁金足奖“史上最佳球员”奖,更被国际奥委会授予“世纪运动员”称号。值得一提的是,贝利正是在马拉卡纳打进了自己足球生涯的第1000粒进球。

按照惯例,在一届奥运会火炬传递过程中,一名火炬手只能举火炬跑一次。作为巴西和整个足坛的传奇,贝利还未曾在今年奥运会的火炬传递过程中迈步。此前火炬在贝利家乡桑托斯传递过程中,他曾以贝利博物馆主人的身份,在阳台上举起火炬向民众示意。但在接过火炬后,他并没有迈出步子,而是站在原地点燃了下一个人手中的火炬。亮相而不奔跑,显然是在为点燃主火炬留下余地。在很多人看来,贝利主火炬手的身份已呼之欲出。在此前的媒体采访中,贝利也确实对点火表露出浓厚兴趣。“如果我能够出现(在开幕式点火仪式现场),将会是非常美妙的事情,或许我可以带给巴西好运。”

有趣的是,开幕式结束之后,圣火将离开马拉卡纳,转移到7公里之外另一个圣火台。这是奥运史上首次同时存在两个圣火台。第二个圣火台设在市中心大教堂对面的港口区,且对公众开放,人们可以与圣火合影留念。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承办开、闭幕式的马拉卡纳体育场,并不承办田径比赛。主火炬只有一个,却不能同时出现在两个体育场,最终奥组委选择将主火炬移到主赛场外,让它停留在更多人的视线中。

预算削减,却诚意爆棚——作为南美大陆首个承办奥运会的城市,里约能否如这届奥运会的标语所言,开启“一个新世界”?让我们静静等待,马拉卡纳体育场第一道焰火腾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