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 天和网

举办奥运会到底是赚钱还是亏钱?

“这里是不会出现火炬的!”几天前,在里约郊区尼泰罗伊(Niteroi)小镇,示威游行的队伍里喊出了这样的抗议。随着人群聚集得越来越多,防暴警察也开始越来越不安。

这些反对里约举办奥运会的人试图截住前往里约的火炬,以阻止奥运会的开幕。 因为他们认为“政府抽走了原本投入健康、教育和社会事业领域的钱,只为了保证奥运会的举办”,而那些投入巨大财力和人力建成的大型建筑和场馆很快就将是无用的。

国家举办奥运会到底是赚钱还是赔钱?社会效益与沉重的财务压力相比,到底如何评估?

艰难里约

2009年10月,里约出乎意料地打败了东京、马德里和芝加哥,赢得了2016年奥运会的举办权。当时,国际奥组委主席罗格称,在此次竞争中绝对没有“瑕疵”。

7年前的巴西的确给出了颇具说服力和激情的理由,毕竟奥运会从来没有在南美洲举办过。当时的巴西经济也相当亮眼,金融危机后巴西在2010年快速恢复到了7.5%的经济增速;通货膨胀低于央行目标;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2009年巴西股市是全球表现最佳的市场之一。

然而,今天的情况与当时的辉煌几乎完全翻转:如今的巴西正在遭受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通货膨胀率高,其主权评级已被降级为垃圾级。

与此同时,国家还深陷各种政治困境。巴西总统罗塞夫遭到停职,根据最新消息,她的弹劾报告已被正式递交参议院,将于奥运会开幕式当天宣读。代总统特梅尔带领的新政府尽管推出了一系列新政,但目前尚未见效。

“里约现在的局势是个悲剧,这非常令人沮丧。巴西是一个不应该申请举办奥运会的国家。”体育经济学家、《大马戏团:举办奥运会和世界杯背后的经济赌博》一书的作者津巴利斯特(Andrew Zimbalist)认为,里约没有足够的交通基础设施,没有足够的卫生基础设施,没有足够的体育基础设施,也没有足够的电信基础设施。所以,要举办奥运会就不得不投入大量的资金来补缺。

为了补上如此巨大的缺口,6月份,在里约市政府宣称自己处于财务紧急状态后,巴西政府批准了一项8.5亿美元的贷款,以支援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安保工作。

主办标价飙升2000倍

然而,历史的数据却表明,里约不太可能会在如此沉重的支出后获得多好的回报。

自1896年第一届雅典奥运会起,举办奥运的成本就开始激增了。根据体育社会学家、《游戏:奥运会的全球史》一书的作者戈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计算,从雅典到现在的里约,举办奥运会的投标价已经飙升了2000倍。

按照戈德布拉特的算法,都转换成现在的货币价值的话,第一届雅典奥运会的举办成本大约是1000万美元,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激增到了17亿美元,二战后1948年的伦敦奥运会(被称为“紧缩的游戏”)则花了3000万美元。

随后,举办奥运会的成本预算就出现了持续的上涨。直到1976年的夏季奥运会,举办城市加拿大蒙特利尔市花费了15亿美元的预算,几近让当地政府破产,用了30年才还清债务。1984年奥运会的举办城市洛杉矶学到了教训,最终花费了3.2亿美元,不但没有亏损,还获得了一定的盈利。

但收支不平衡的问题又在随后的几届奥运会中出现了。戈德布拉特举例称,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花费了70亿美元,2004年雅典奥运会投入了110亿美元,2012年伦敦奥运会花费了148亿美元,2014年索契冬奥会斥资510亿美元,也创下了历史最贵奥运会的纪录。

而即将开幕的2016年里约奥运会预计将会花费大约120亿美元,考虑到汇率的变化,戈德布拉特认为巴西最终的花费可能超过200亿美元,也就是第一届雅典奥运会的2000倍。

开支平均超156%

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的研究人员最近发表了与体育赛事相关的成本超支报告,时间从1960年~2016年。研究人员发现,自从1960年以来,没有一个运动赛事把成本成功控制在了预算内,而平均成本超支率达到了156%。

报告依据每一座城市在争取举办权时递交的预算材料,而最终的投入则以实际花费的与奥运会相关的基建投入和服务投入为主。

“最大的超支案例是加拿大蒙特利尔市举办的1976年奥运会,超支率达720%,其次是1992年于巴塞罗那举办的奥运会,超支了266%。” 该报告指出,“就冬季奥运会来说,最大的超支案例是1980年在美国普莱西德湖举办的冬奥会,超支324%,其次是2014年的俄罗斯索契冬奥会,超支289%。”

“问题始于一个现实,那就是奥运会是由国际奥委会组织的。它是不受管制的国际垄断,具有巨大的经济实力,每四年一届的奥运赛事邀请世界各地的城市相互竞争,向国际奥委会证明他们才是最有价值的举办地。”津巴利斯特表示,“所以各个城市就开始竞争,每一个都试图在奢华的条件上超越其他对手。”

他称,或许有更好的方式来组织奥运会,比如,企业赞助商可以聚集在一起,以一个不同于国际奥委会的组织模式来改革这一体系。

东道国股市总能大涨?

尽管如此,津巴利斯特也不得不承认奥运会将给举办地提供短暂的无形效益。“通常(举办地的人们)会有一种自豪感,这是一种社会凝聚力。”他表示,但是这种自豪感和凝聚力通常只能持续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然后就会消失。

除了无形的效益,还有可以量化的收益。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曾在今年5月16日的报告中指出,里约奥运将使得相关城市的基建永久性地改善,同时还能短期内产生税收效应。报告认为,举办奥运将催生71亿美元的基建投资机遇,并且这种投资的回报是长期的,不仅局限于“奥运季”。

另外,根据巴西央行的数据,里约奥运将为当地带来50万国际游客,他们将为巴西增加大约2亿美元的旅游收入。

更显著的是,市场专家已经观察到,东道国的证券市场通常会在奥运会后获得明显的活力。“东道国的证券市场回报率不仅会具有强劲的收益(除了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而且往往会超过全球基准。”澳新银行亚洲市场研究团队在一份报告中说,“东道国证券市场的平均增益为24.4%(以美元计算的话则为20%),而MSCI世界指数只不过9.2%。”

巴西也会这样吗?“如果历史会重复,那么巴西证券市场的强劲态势将会持续更久。”该团队如此预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