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 天和网

美国到底怎么了?大选开始对根本制度提出质疑

头发花白的桑德斯痛陈美国社会的诸多不公平,年届70的特朗普总是语出惊人,愤怒的民粹主义口号带有极强的煽动性,或许这是过去几个月来2016年美国大选初选阶段留给民众最深的印象。

随着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党代会的分别落幕以及两党正副总统人选的正式确定,在渐趋白热化的选情背后,此次美国大选折射出怎样的思潮变化?这些变化与以往的历届大选有何不同,又会对美国未来的内政外交产生何种影响?

近日,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举办了“2016美国大选及美国社会思潮变迁”的研讨会。对与会学者来说,对于今年美国大选走到当前这一步,有太多不同以往的表现。原先认为成不了大气候的地产大亨特朗普,居然还真的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将与民主党的希拉里一争高下;而随着此前各路人马纷纷在初选中亮相,不难发现,本届大选不仅汇聚了美国政坛的老中青三代,就连肤色、种族和独立党派人士等因素也不缺。

与会学者认为,在这看似热闹的背后,正是极端主义、排外主义、民粹主义“三股势力”相融合的思潮相互呼应,推波助澜,对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社会产生重大影响,且呈现出走近主流思维、影响主流政治的特性。

不走寻常路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杨洁勉认为,对美国大选来说,社会思潮历来具有风向标的意义和作用。比如,以今年的大选为例,“宗教、同性恋、枪支管控”,这三大往届大选的热门话题,今年居然还没怎么被摆上台面讨论,相反,今年大选关注更多的却是诸如民生、平等为主的关于美国社会和制度的根本问题。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谢韬指出,今年大选令他印象最深的是,以特朗普、桑德斯为代表的老一辈,居然扛起了“愤青”的大旗,直指美国社会所存在的不公平、精英主义,而这在情理中更多是30或者40岁年轻人所关注的内容,绝非头发花白、70多岁的老人所感兴趣的话题。由此可见,2008年现任总统奥巴马在当时的竞选中显得多么中规中矩。

长期研究美国政治的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认为,与往年党派间相互较劲不同,今年的大选在两党内部也出现各种博弈,这是美国政治多年来极为罕见的现象。的确,在本次大选的初选阶段,共和党内部因是否该推举特朗普为该党正式的总统候选人闹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在最后的党代会上,一些党内大佬仍难接受现实,而选择缺席党代会;民主党这边也好不到哪儿去,尽管桑德斯最终选择为希拉里站台,但他的粉丝并不买账,并不愿在最后阶段为希拉里投票。

此外,在谢韬看来,特朗普关于贸易的论调显示,一直强调自由贸易的共和党此次居然强调公平贸易,这与共和党传统理念发生了错位。可见,最主张自由贸易的共和党如今也开始走保守主义路线,再加上本就主张对自由贸易收紧的民主党,不排除未来美国的贸易政策出现倒退。

谁该埋单?

面对本次大选现今阶段出现的那么多“不寻常”,谁该为此埋单?又有哪些可能的理由来解释当前的怪象?

现代院美国所副所长钱立伟认为,这是美国人民对现状不满,对前景不安,对变革不适,对国家方向上的迷茫所最终体现的结果。对于美国人而言,移民的涌入,尤其是不断增加的拉美裔移民抢走了他们的饭碗,再加上全球化的冲击,技术实力被削弱、安全也受到挑战,而奥巴马政府8年来也没有拿出很多的对策,来缓解民众心中的焦虑。

刁大明还提到,本次选举最大的背景是在长期矛盾不能解决、全球化资本人口流动重创美国的中下层的当前,美国社会民怨沸腾。回应全球化带来的挑战,成为了本次选举的主题,而美国的蓝领、中下层、白领,无疑成为两党争夺的对象。

复旦大学美研中心教授刘永涛强调,一方面美国政治体制最初的设计使得当前“走极端化”出现成为可能,另一方面,美国内民权运动高涨、社会矛盾突出、经济不平等等现象,都使得民众对这个国家未来方向的产生困惑与焦虑,因此需要“强人”出来挽救这个国家。

此外,杨洁勉指出,对国家政治和经济制度的质疑,催生出本次选举中备受瞩目的“特朗普现象”和“桑德斯现象”,前者主要表达了白人蓝领阶层对美国现状及共和党建制派的愤怒,后者则表达了美国年轻人和中下层白人对民主党建制派的不满,都带有浓厚的民粹主义色彩。

针对本次大选的前景,钱立伟表示,希拉里胜出的话,会沿着奥巴马政策继续左行,内政上与奥巴马差异不大,但外交上或许更加强硬;特朗普胜出的话,民粹主义、保护主义等会继续抬头。

不过,刘永涛在接受《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本届大选除了关注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人间的竞争外,还不能忘了同时进行的国会选举。其中,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33个议席也会进行改选,以产生美国第114届国会。因此,如果特朗普最终问鼎白宫,但仍需在政策制定、推广中面对国会的制约。尽管目前众议院由共和党全面把控,但鉴于共和党内部对特朗普本就没有一条心,再加上民主党在参议院的制约,风头正健的特朗普最终是否会沦为“白宫囚徒”还有待观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