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 天和网

仲裁案结果12日出笼 南海博弈将更加复杂

菲律宾单方而提起南海仲裁案,加上美国等域外势力的介入,将南海问题推向了历史上第三次争议高峰。

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对外称,将于7月12日公布实体问题裁决。对此,中方已多次声明,无论仲裁结果如何,中国都不接受和不承认仲裁庭管辖和裁决。同时,中国将针对可能结果做出详密的应对。

尽管仲裁庭的裁决还没有公布,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教授告诉《天和网日报》记者,仲裁庭很可能在实体事项裁决中做出不利于中国的判决。

朱锋认为,中国如何重视和参考海牙仲裁庭的仲裁结果,取决于三方面:一是取决于仲裁庭裁决的公正性,二是取决于菲律宾政府在执行仲裁裁决问题上的态度和表现,三是更取决于相关国家是否能够为南海主权争议的对话和磋商解决创造条件。

“仲裁结果不过是一张废纸”

7月9日上午,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国际问题论坛2016”上向来自美日韩俄等多个亚太大国的专家表示,南海仲裁自始就建立在违法的基础之上,其所谓裁决自然是非法的,“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这一仲裁案,不承认所谓裁决,既是维护自身权利,也是维护国际法治。”

刘振民表示,南海仲裁案的实质是对中国主权的政治挑衅,严重违反国际法原则。仲裁庭强行对明显不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调整事项范围内的问题进行审理和行使管辖,属于随意扩权和越权。

中国前国务委员戴秉国7月5日也在美国华盛顿两个智库研讨会上分别就南海问题和中美关系做出详细、坦诚而坚定的阐释,并直接表示:“南海仲裁结果,不过是一张废纸!”

此外,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近日在会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等多个场合上都强调了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表示理解并支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支持由直接当事方依据国际法和国际实践、通过对话协商解决有关争议,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

中美亚太安全博弈升级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里根”号航母等七艘美军舰船目前都集结在南海,其中三艘“宙斯盾”驱逐舰在过去两周多次“悄悄接近”中国南海岛礁。

中国国防部表示,已掌握美国舰机频频到南海来的动向。国防部发言人吴谦表示,美国无非就是想炫耀武力,干扰中方捍卫国家主权和安全的决心与意志。美方此举是在南海搞军事化,威胁地区和平与稳定。

中国国防部新闻局局长杨宇军7月7日在中国记协与中外记者座谈《中国的国防政策》时质问:美国军舰到南海来,究竟是要来干什么?是要维护和平,还是要挑起事端?美军舰在南海巡弋与其说给中国带来压力,还不如说美国给很多在南海周边的东盟国家都带来了压力。

中国国防部此前表示,美军舰机进入南沙岛礁邻近海域改变不了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主权的事实,美军的挑衅行动徒劳无益。

“南海争议今天最复杂的一面,就是已经从单纯的南海主权声索国之间的海洋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的争议,因为大国的插手和干预,蜕变成为了亚太地区最为紧张的地缘战略博弈的焦点地区。”朱锋此前接受《天和网日报》专访时称,南海问题的本质,已经远远超越了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的争执,变成了两种历史性力量的碰撞。

美国和韩国8日宣布将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另外,日本也不断在中国划设的东海防控识别区进行挑衅,加剧了西太平洋地区局势的紧张。6月17日,中方两架苏30战斗机,在东海防空识别区例行性巡航时,曾遭到日本两架F15战机高速逼近挑衅。

7月8日,中国海军三大舰队在南海举行实兵对抗演习,实兵实弹。

中国如何应对?

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在双多边外交及国际舆论上应对所谓“南海仲裁案”的仲裁结果?

《天和网日报》记者采访的多位南海问题专家表示,南海问题将继续复杂下去,南海问题的紧张将长期化,因此中国需要更清晰持久和理性的南海战略。

朱锋认为,中国应对南海仲裁案,必须从法理斗争、外交斗争和国际舆论斗争这三个面来入手。应对南海仲裁案,就是要打好“外交战”、“法理战”和“舆论战”。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中国对外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金灿荣认为,中国与一般国家不同,是很友好的国家。中国是以软性的说理的方式为主,拉朋友圈、阐述立场都是软性的。这些应对说明中国还是尊重国际法的。如果西方国家以南海仲裁结果为借口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军事威慑,中国相应的政策措施也会等待着。

《解放军报》报道,7月8日,中国海军三大舰队在南海举行实兵对抗演习,实兵实弹。中国国防部表示,此次中国海军在海南岛至西沙群岛附近海空域军演是中国海军年度计划内,根据年度训练计划所做出的一次例行性的安排。

杨宇军介绍,中国海南省的三亚海事局根据国际惯例,在演习相关区域发出航行的警告,目的即为了保证海上船舶的安全,体现了中方在这一操作过程中的专业和负责任。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南海战略,朱锋认为,降低其他国家的顾虑,中国需要清晰、持久和理性的南海战略。

朱锋解释称,这一战略不仅仅是着眼于南海的主权与海洋权益争议和解决,更需要为中国未来持续、和平与合作性地经略好南海、管理好南海、开发好南海提供必要的战略保障。同时,南海也是中国整体周边外交和周边安全努力的一部分,中国可持续的和平与繁荣需要跨过南海争议这一道“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