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 天和网

特朗普的副总统人选:离普京只隔两个座位

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谁将成为副总统?

在一轮高调的“海选”之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搭档渐渐浮出水面。据路透社报道,除了传统的共和党候选人,包括前众议院发言人Newt Gingrich、印第安纳州州长Mike Pence,或者是新泽西州州长Chris Christie外,特朗普当前的重点考虑对象之一,是已经退休的前美国陆军中将迈克尔•弗林。

目前,《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已经确认弗林榜上有名,但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对此没有做出任何评论。

迈克尔·弗林生于1958/1959年。长期从事情报工作的他曾亲身参与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地针对基地组织的军事行动,并为美军的情报战做出了卓越贡献。2012年到2014年间,弗林曾是奥巴马总统手下的国防情报局局长。2014年8月7日,弗林从国防情报局长的职位上退休,并从2016年2月起开始担任唐纳德·特朗普的总统竞选的外交政策顾问。

弗林:美国纵容了“伊斯兰国”的崛起

打击IS经验丰富、抨击奥巴马的中东政策和全球战略……对于重视打击全球恐怖主义,让美国“重振雄风”的特朗普而言,弗林的经历和立场可谓天生一对。事实上,迈克尔·弗林是民主党成员,但却是奥巴马的强烈批评者。2012年,弗林担任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时就曾明确指出:美国和其他国家(尤其是土耳其和海湾国家)为了推翻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政权而为基地组织领导的叙利亚叛军提供政治和武器支持,并直接纵容了今天“伊斯兰国”的崛起。

2015年8月,美国国防情报局(DIA)2012年8月写就的一份机密备忘录得以披露,该报告当时就预测了IS的崛起。时任局长迈克尔•弗林表示:美国政府对于叙利亚的反政府圣战组织有意采取放任态度,这些组织最终成为了今天的“伊斯兰国”。

同月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迈克尔•弗林证实:美国早就监控到圣战组织在叙利亚以反对派的身份出现。而在他看来,美国政府对国防情报局的分析不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是故意将其置之不理。“我觉得这是一个决定,一个故意的决定。”弗林说。当时半岛电视台主持人问到:这是否是“一个故意制造冲突的决定?故意支持‘基地’组织、萨拉菲教派和穆兄会?”迈克尔•弗林表示,这个问题得问美国总统奥巴马——“他的政策让我们非常非常困惑,我坐在这也很难说清究竟是什么,很长时间我都感到很困惑。”

这份2012年8月的报告指出:“萨拉菲斯特派(Salafist)、穆斯林兄弟会、以及伊拉克基地组织是驾驭叙利亚叛乱的主要力量”,而这些力量受到了来自“西方、海湾国家和土耳其”的支持。该报告同时预测:“如果形势失控,叙利亚东部很可能会出现一个公开或非公开的“萨拉菲斯特公国”(Salafist principality)……而反对派支持方恰好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他们想借此孤立叙利亚政权。”报告对这种前景的“可怕后果”提出了警告,称这会让基地组织在伊拉克卷土重来,并使伊拉克、叙利亚及其他阿拉伯世界的逊尼派圣战力量联合起来,他们把自认为异教徒的穆斯林少数民族视为敌人。

“通过与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其他恐怖组织联合,伊拉克‘伊斯兰国’还可能宣布建立‘伊斯兰国’,这将严重威胁到伊拉克的统一和领土完整。”现在看来,弗林领导的国防情报局正确地预见了今天的形势。但就在文件解密后不久,美国国务院就匆忙地将DIA的备忘录贴上了“不重要”的标签;但弗林表示,他“密切关注”这份文件,“情报是非常清楚的”。

当时,弗林也提出彻底消灭IS的方法。他表示,空袭并不足以战胜IS。“我们不可能从空中战胜敌人。首先,应将IS驱逐出去,关注安全和稳定,难民们应回到他们的祖国。诚然,这不能很快办到,我们需要找到并消灭IS的高层,摧毁他们的组织,截断他们的资金流,并驻守在暂未建立起秩序的地区。”

弗林:曾与普京同坐晚宴主桌

同时,弗林在俄罗斯问题的态度上也与特朗普颇有相似之处。与时不时“点赞”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特朗普类似,弗林也曾表达过美俄应该携手应对叙利亚内战和“伊斯兰国”的态度。2015年11月,迈克尔•弗林在接受德国《明镜》杂志采访时称,“我们应该积极与俄罗斯合作。俄罗斯决定在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这从根本上改变了局势。”当时,在“今日俄罗斯”举办的一场晚宴中,弗林还被拍到坐在主桌,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只有2个座位的距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