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友人发起众筹 力挺罗塞夫度过“停职限薪期”

巴西政坛总统弹劾案的大戏还没完。

虽然在5月12日,巴西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俗称“铁娘子”的罗塞夫最终被宣布停职180天,但按照巴西宪法,要弹劾总统还有两步要走。

180天中,弹劾报告经总统自辩后进行相应修改,并递交参议院进行第二次全体投票;如果第二次全体投票获得简单多数(即得41票)通过,参议院全体会议将在联邦最高法院主持下举行最后一次表决,一旦有三分之二(54票)及以上的议员支持弹劾,那么罗塞夫将彻底告别巴西政坛,现任的临时总统特梅尔将出任巴西总统直至2019年1月1日新一轮大选,反之,罗塞夫将立刻官复原职。

鉴于罗塞夫的政治生涯尚有一线生机,罗塞夫本人及其盟友们并没有放弃,希望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通过各种合法途径,打一场漂亮的“反击战”。而“反击战”的基础自然少不了无所不能的资金。

资金众筹

特梅尔自5月中旬接任总统职位后,便立刻限制了罗塞夫的一些特权,比如限制其使用总统座机、酒店住宿费用自理等。这些条条框框的限制无形中约束了罗塞夫及其盟友的行动能力,限制了他们前往巴西各地寻求支持以推翻弹劾案的打算。

因此,为了保证资金方面的自由,罗塞夫的盟友在6月底发起了一场名为“通向民主之路:为了罗塞夫”的众筹行动。筹款消息公布4小时后,罗塞夫及其盟友就收到了来自700多人、合计6.5万雷亚尔(约合人民币13万元)的捐款。截至7月3日,众筹行动已收到款项60万雷亚尔(约合人民币122万元)。其中,50万雷亚尔将用于罗塞夫在巴西境内游说、拉票的行程费用。

该项目由罗塞夫的铁杆盟友——72岁的医生吉奥马尔·席尔瓦·洛佩斯和74岁的玛丽亚·塞莱斯特·马丁内斯——发起。两人皆在上世纪70年代与罗塞夫相识。当时罗塞夫还隶属于游击队一员,因反对独裁政府被捕入狱,在铁窗中结识了两位铁杆盟友。共同的遭遇使他们三人惺惺相惜。

“对罗塞夫总统的威吓和人身自由限制是非法和可笑的。”洛佩斯说,“一个政府怎么能如此对待他们的总统?”“我们认为,有必要开设一个账户,让人们能够提供捐款,帮助总统(罗塞夫)出行之用,”马丁内斯说道。

回天乏术?

有了资金方面的保障,至少在现阶段能保证罗塞夫一行在全巴西游说不再是纸上谈兵。但是,罗塞夫及其盟友的良苦用心,能扭转即将在下月于巴西国会举行的罗塞夫弹劾案前景吗?

巴西国民议会联邦参议院议长雷南·卡列罗斯6月29日表示,参议院全体会议计划在8月20日左右就弹劾案举行最后表决。如果弹劾案获得通过,那将意味着罗塞夫可能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前被正式罢黜。

自从5月中旬被停职后,一直住在总统官邸“黎明宫”(the Alvorada Palace)的罗塞夫也没有闲着。除了指责特梅尔一伙儿发动“政变”之外,罗塞夫一心希望重塑公众形象,在弹劾案最后投票前抓住最后的契机。罗塞夫本人也在6月底表示,“我会回来的,如果我将于8月回来,我要重振巴西,并消除那些催生国家政变发生的仇恨和种族主义词汇。我们要把人民的权利还给他们,我们要恢复我国的经济。”

其实,罗塞夫力争在全巴西范围内做最后的拉票和动员的想法并不陌生。早在上世纪90年代,罗塞夫的前任、也是她的政坛恩师卢拉,就曾以“平民大篷车”的行动,到访巴西各地,在全巴西境内寻求支持。但是,罗塞夫的这一念头可行吗?

有巴西政界分析人士认为,与卢拉相比,罗塞夫不善言辞,不是个能打动群众的演说家,因此,要靠此举翻盘存在不少困难。倒是更多分析人士认为,罗塞夫所在的劳工党及其本人给巴西留下的经济烂摊子,很有可能使得劳工党最终在2018年的总统大选中付出沉重的代价。

不过,目前唯一令罗塞夫欣慰的是,巴西民调机构Ipsos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受访的超七成民众对临时总统特梅尔的执政给出了负面评价。而对于被弹劾离职的罗塞夫,民众对她的反对率则为75%,这一数据比之前略有降低。该民调机构表示,随着民众对于由特梅尔领导的民运党执政措施的满意度逐渐下降,罗塞夫的支持率有所回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