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另类政客约翰逊:心机Boy曾绯闻缠身,如今正学中文

“我想成为一个国际摇滚乐队的主唱或吉他手,这是我的目标。我还想成为一个著名的画家或者音乐指挥。有很多事情我做过,很多事情我有能力去做。”

这是2015年5月英国广播公司(BBC)为鲍里斯·约翰逊制作的一部纪录片里,当记者问他是不是要冲击首相之位时他的表态。

一年之后,他决定与首相之位擦身而过。

他希望每个人都喜欢他

有人评价约翰逊是老式卡通里的人物形象。而认识他的人都知道,有两个不同的约翰逊并存于一身;有人称他为泰迪熊、“狡猾的狐狸”,表面上的不着边际放浪形骸,同时有着“色彩缤纷”的私人生活,实质上是个严肃和心机十足的政客。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非常接近约翰逊的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约翰逊希望每个人都喜欢他,“他特别包容,可以将那些持不同意见者联合在一起,很有领导力。而且他不会不懂装懂,对一些非常专业的,比如金融衍生品等事物他不耻下问。他对人友善,热爱阅读,每次出差时,都会看到他去机场书店买书看书。他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人们对他可能有一天成为首相的猜测。他是一个很另类的政客,如果是其他人,有着他犯过的那些事、出过的那些丑闻,早就出局了,但是他的个人魅力,让他成为了英国最有个性和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之一。有些人认为,他看似桀骜不驯的外表下,有着超常智慧甚至深厚的心机。”

英国媒体曾报道说,很多人一想到约翰逊可能会成为首相,就联想到他的手指按在了核弹发射器的按钮上的情景,让人脊梁骨发凉。

2008年6月,约翰逊竞选伦敦市长成功后,曾接受过《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之后记者又多次与他在不同场合接触,甚至在地铁车厢内也遇见过。约翰逊的幽默风趣、潇洒随和,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他在中国访问期间吃油条、坐高铁、在上海外滩对着无数中国媒体自嘲被挂在缆车上等情景,无不让人感到这位以乱发为标志的伦敦前市长的另类之处。

6月23日,约翰逊带领的“退欧派”,在英国历史性的退欧公投中获得胜利。

6月26日,他在《每日电讯报》的专栏里写下了他获胜后的感言:

“退欧公投,是我们有生之年最异乎寻常的历史事件——我们应该为英国无比自豪和保持乐观,我们能够获得的一切,我们四个王国(注:指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共同努力。”

伊顿牛津成就了他的竞争力

约翰逊(全名Alexander Boris de Pfeffel Johnson) 的个人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应该是以英国上流社会特权阶层为主体的保守党成员的典型。约翰逊出生在美国纽约,是土耳其人的后裔,还有俄罗斯血统。早年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接受教育,父亲是英国保守党政客,并在欧洲议会当过议员,母亲是个画家。那时,正好披头士到达纽约,因此他就有了一个别名,叫作“金发披头士”。

约翰逊的妹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说过,每当有人问鲍里斯将来想做什么时,他总是说:世界之王。

童年时的约翰逊生活相当动荡,因为父亲常被派到美国或者欧洲大陆,在15年里搬了30次家。后来父母离异,母亲曾精神崩溃。

约翰逊13岁时获得奖学金,就读英国伊顿公学。在伊顿他练就了强悍性格:在橄榄球场上,他曾四次摔断鼻梁。

18岁时,约翰逊又拿到奖学金进入牛津大学学习古典文明学(Classics)。进入牛津大学之后,约翰逊完全沉迷于政治,曾任牛津大学学生会主席,还曾被选为牛津精英布灵顿俱乐部(Bullingdon Club,牛津富有学生的社交协会,也以酗酒和酒后闹事而臭名昭著)的主席,与现任首相卡梅伦和戴安娜王妃的兄长都曾是该俱乐部同时代的成员。

从严格意义上说,约翰逊真正步入政坛,是2001年在地方选举中获胜,成为牛津郡汉利地区(Henley in Oxfordshire)的一位保守党地方议员。后因他与所任职的杂志社同事长期保持婚外情,并导致对方怀孕的事件被媒体曝光,遭当时的保守党领导人开除出党。

2006年,梦想在35岁前进入内阁的约翰逊,眼睁睁地看着比他年轻两岁、他在伊顿和牛津的校友卡梅伦,登上了保守党党魁的位子。

直到2007年7月伦敦市长竞选开始,卡梅伦在“众里寻她千百度”的情况下,突然想起了约翰逊,但仅授予他“影子内阁”教育大臣一职,而且是以辞去《旁观者》杂志总编辑为条件。

2008年5月,约翰逊力压工党候选人、被中国人称作“红色肯”的利文斯通,成为伦敦市市长并于4年后连任。

一向是个反欧派

说起约翰逊与欧盟,还颇有一番渊源。约翰逊的父亲斯坦利·约翰逊1973~1979年期间是一位欧盟议会议员。约翰逊青少年时代的那几年,都是在布鲁塞尔度过的。而他的第二任妻子——一位左派大律师,就是那时在布鲁塞尔的玩伴。

或许正是因为早年在布鲁塞尔的生活让他在父亲身边看到了欧盟内部种种官僚及弊端。而作为记者在欧盟驻站的经历,更是不仅奠定了他一贯反欧的政治倾向,而且也使得他有了在英国最初的名声。

1989年春,在《每日电讯报》做记者的约翰逊,被派往布鲁塞尔驻站。他的“反欧”论调从那时起就极其鲜明并逐渐根深蒂固。当时的欧盟委员会主席雅克·德劳斯(Jacques Delors)常遭约翰逊激烈批评。

“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则非常赏识他,把他称为自己最中意的驻欧记者。回到英国后,他成为了《每日电讯报》明星经济学家。因此,他的“反欧”立场是一以贯之的,也为政坛和民众熟知。

在第一次的退欧宣传中,他就高呼:6月23日,应该是英国“独立日”。

约翰逊正在学中文

约翰逊对中国的认识,在担任伦敦市长前后,有着比较明显的变化。

之前,中国在他的笔下很少提起或者比较负面。在他上任市长“满月”后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口吻已经完全变化了,对中国文化和经济发展赞不绝口。而且,在他的任期内,他在引进外资、大力推进伦敦旧区改造方面颇有建树。其中,来自中国的资金也是其中一支重要的主力军。从几十年无法推进的皇家码头改造项目,到王健林参与伦敦第一高楼住宅建设,中国在英国及伦敦的投资自2012年以来出现了井喷。

“他女儿在学中文,他自己也在学。”接近约翰逊的人士告诉记者。的确,他在送给记者其著作《丘吉尔》一书的扉页上,写下中文“蕾, 羊年快乐”的字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