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英国脱欧进程关键节点:议会如何掂量民意?

对于欧盟成员国而言,通过公投退出联盟,这在欧盟历史上尚无先例。而英国就通过公投选择脱欧,使得英国与欧盟的双边关系都将面临一段相当长的不确定期。

目前,退欧派明显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在接受采访时,一位退欧派保守党人在电视上表示,“退欧阵营没有英国退欧后的计划。你去找唐宁街10号(首相府)要吧,他们应该有。”

《天和网日报》采访了对英国议会制度以及欧盟宪法熟悉的数位学者以及律师,得到的共识是,英国此次公投对英国议会没有法律约束力,但仍有民主正当性,这种两难情势所对应的法律解释处于模糊地带,加之目前对于二次公投的民意呼声,最终决策仍有待议会商榷。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英国确定脱欧,正式与欧盟说再见目前来看至少需要两年,但在现实的各方博弈中,恐怕要复杂得多。

议会说了算

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公投结果出台后表示,“脱欧,就是脱欧了。”几位律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律师均表示,这种表达方式不符合法律常识,公投的脱欧结果只是英国脱欧历程的开始。

英国此次公投对英国议会没有法律约束力,但有民意基础。与此相对的另一股民意是在公投结果公布后,留欧派所进行的“二次公投”请愿活动。目前,签名数量达到了366万人左右。不过有英国政府内部资深人士已对《天和网日报》记者表示,这种请愿意义不大,关键要看议会态度。

从宪法意义上来说,相较于卡梅伦政府任内所进行的前两次公投,此次脱欧公投的相关法案没有明文规定的法律强制力,而前两次公投(2011年的选举制度改革和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均有。此次脱欧的效力,仍可解释为是“指导性”或“建议性”的。理论上的一种极端情况便是,只要不启动《欧盟宪章》第50条的相关程序,英国在这方面就一直可以投下去。而卡梅伦在辞职演说中已表示,将由下一任首相将英国脱欧的的程序进行下去。

一般而言,这需要英国用书面形式知会欧盟以及其他27个成员国,而新任首相必须得到英国下院对于退盟声明的授权,目前英国议会连要授权哪位首相都不知道。

与此同时,考虑到留欧派在英国议会中占70%,无论如何计算,新首相都无法在脱欧问题上得到过半数的支持。如触发议会改选,恐怕将出现联合政府执政的情况,脱欧问题的授权合法性将再受质疑。

因而,如果英国议会秉持着“议会主权至上”原则,借助民意为由,那么,70%支持留欧的英国议员还是有空间将此次公投作为咨询性公投,并开启二次公投或出台替代方案。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也对此不抱希望,“如果让我说的话,我不认为我们可能做到这一点。”布莱尔表示,“但是你也知道,干什么这么早就把这些可能性就排除了呢?”

从理论上来讲,英国议会可以通过否决任何首相决定启动《欧盟宪章》第50条的相关程序的动议。不过从人数上来算,目前仅有小党英国自由民主党领袖蒂姆(Tim Farron)在呼吁要无视此次公投,然而他的党派在英国议会的650席位中仅占8席。

想走也没那么容易

一位在伦敦金融城工作的资深投行人士告诉《天和网日报》记者,如果英镑币值大幅下滑,英国出现通货膨胀,经济基本面迅速恶化,那么也许还有转机,不过目前英镑的跌势已经平稳。

由于该人士是欧盟籍贯,他对于自己的前途和职业未来都感到彷徨,并对记者表示,他的业务涉及到特定的税务法,肯定会受到影响,不知是在欧洲的母公司是否会彻底裁员,把英国分支关掉。

实际上,不仅是英国,欧盟其他国家也将面临各种不确定性。金融机构和其他各行各业在公投之后制定的各种应急预案也正在重新审议中。无论前路如何,可以肯定的是,英国脱欧的正式实施就目前来看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

从程序而言,《里斯本条约》第50条规定其成员国退出联盟前要发出退出意向通告。英国发出该通告以后,欧盟与英国将针对具体事项进行谈判并签署退出协议。至于欧盟条约何时终止对英国的约束,这可能是在该协议生效后,若协议没有达成,可能是公告发出的两年后,又或是经过双方协商的更晚的时间。在谈判期间,英国依然是欧盟的正式成员国。英国正式脱欧的最早时间为2018年的第一季度。

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在一份简报中认为,英国一旦脱欧将需要对英国法律进行一次全面的审查,其中涉及金融监管、就业、反垄断、数据保护以及知识产权。这一审查同时也将涉及已经下放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三地议会的立法权。而真实情况将更加复杂,因为英国脱欧违背了苏格兰和北爱尔兰人民的意愿,这两地人民多数希望留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