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英国退欧,世界重构

英国退欧,这次,的确非常不同。

6月24日英国退欧公投结果揭晓,跟公投前普遍性认为英国不会退欧相反,更多的英国民众选择了离开欧盟。英国成为自2008年本轮经济危机以来第一个真正做出“非理性选择”的欧洲国家。黑天鹅降临,资本市场一时大起大落,混乱不堪。

在公投前一个月,5月26日,我们在本专栏发表评论《英国退欧,这次为何不同?》,就明确表示此次英国退欧概率超过民调水平和以往任何一次退欧危机;6月13日,当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英国财政部在内的一系列权威报告都得出英国退欧是经济灾难时,我们继续发表《英国退欧是笔糊涂账》,从学术视角分析了这些权威言论的假设脆弱性;6月22日,当市场在公投前提前庆祝留欧达成共识时,我们的专栏评论《英国退欧:不值得庆贺的峰回路转》指出,这是不值得庆贺的峰回路转,高兴过早反而跌得更惨。现在,公投结果无情地表明,笃信并押注“现状不会改变”才是真正的非理性。我们无意强调过去的预测,只想继续放眼未来。而退欧后的未来,短期主题和长期命题大不相同。

短期主题是市场重估

英国退欧是一个程序繁杂的过程,但市场调整已先期展开。我们认为,市场调整的主线先是矫正前期过度乐观的预期,再是审慎评估英国退欧的长期影响。

市场重估将在全部市场同期展开,并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维度:

第一,风险偏好将大幅下降。对于英国退欧,无论是英国首相卡梅伦还是金融市场,都从未真正恐慌过,市场首先就要为这种风险低估付出代价。

第二,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降,避险模式开启,大宗商品分化。与增长相关的油价和工业金属价格全面承压,与避险相关的黄金价格受得提振。

我们认为,鉴于市场重估包括预期调整和长期影响两个部分,因此,市场重估将具有以下特点:一是政策反馈影响大,市场激变必将引发政策应急,超常规政策出台的可能性加大;二是结构分化大,初期影响是同步的,共同冲击过后,市场将出现地域分化。

长期问题是三大主义

英国退欧是英国的选择,欧洲的悲剧。更进一步,我们认为,这也是全球的风险。风物长宜放眼量,从长期视角审视英国退欧,真正的风险在于,它是全球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和孤岛主义从非主流变成主流的标志性事件。英国退欧,打开了全球治理失序的潘多拉魔盒。

英国退欧只是三大主义正式站上历史舞台的开始,接下来,一系列多米诺骨牌将被推倒:

第一,欧洲一体化面临实质性倒退。英国公投退欧的结果,鼓舞了欧洲分裂联盟,未来,更多的欧洲边缘国家将以退欧为威胁向欧盟提出更任性的政策要价,而核心国家也将不得不面对凝聚力和约束力下降的挑战,欧洲正在变成一盘散沙。

第二,全球民粹抬头将加大“非主流”政府出现的可能。卡梅伦在公投后提出辞职,美国正在经历一次非常特别的大选,欧洲未来三年也将有超过20个国家进行大选,全球政治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精英政治和利益联盟固化的格局将逐步被打破。

第三,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全球化退潮将愈演愈烈。英国退欧不仅是对区域一体化的干脆否定,也是对全球利益协同的正面挑战,在孤岛主义泛滥的背景下,要素流动和国际贸易放缓,全要素生产率下降,全球经济复苏将由此受到长期抑制。

长期主题是世界重构

任何一枚硬币,都有两面。英国退欧,有风险的一面,也有机遇的一面。

对于市场而言,长期主题是发现并顺应未来的新主题。我们认为,英国退欧,既是黑天鹅事件,也是破局之举。所谓不破不立,未来的主题,将是世界重构。保守主义、民粹主义和孤岛主义是引发宏观乱纪元的触发因素,而重构的方向却由世界潮流所决定。

我们认为,世界重构,将包括以下内容:

第一,欧洲整体没落,欧元的国际市场地位将逐步下降,伦敦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也将受到冲击。

第二,中美地位同步提升,宏观乱纪元里,中美的核心稳定作用将进一步凸显,虽然中国短期面临一系列挑战,但长期崛起还将延续,人民币短期承压,长期国际化将具有深度拓展空间,香港和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潜力还可以继续挖掘。

第三,新兴市场中期委顿。英国退欧推倒了政治社会动荡的多米诺骨牌,大部分新兴市场将更多暴露自身在政治、经济、人文、历史各方面积累不足的脆弱性,中期动荡难以避免。

我们认为,世界重构的大趋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在回避短期风险之后,聚焦世界重构中的长期机遇,将是顺势而为的理性选择。

(作者系工银国际研究部联席主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