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运动员频遭袭击 里约奥运会还能好好开吗?

“那男人站在我面前...我提了提衣服示意自己身上没钱,他说了一些什么我也听不懂,然后他就拔出枪指着我。”曾6次参加残奥会的澳大利亚运动员,47岁的帆船金牌得主丽丝尔·特施(Liesl Tesch)向媒体描述了自己当地时间20日在里约热内卢遭遇抢劫的经历。

“这位残奥会帆船冠军在早上7:30遭遇劫匪,地点就在他们入住的酒店附近。事发时周边有人经过但没人帮忙。”澳大利亚奥运代表团团长奇勒(Kitty Chiller)事后呼吁巴西警方为运动员的安全提供更多警力,也禁止团队的400名运动员前往里约的贫民窟地带,“运动员在里约进行训练和测试赛阶段遭到抢劫,这已经不是个案了,我们希望运动员们能够得到保护。”

帆船金牌得主丽丝尔·特施(Liesl Tesch)(前)

最好“穿得穷点”

同样是在20日,里约Souza Aguiar医院内忽然冲进20名蒙面枪手,他们的目标是试图救出一名已经遭到指控并被警方严密监控的贩毒集团核心人物。与警方的交火最终导致1人死亡两人受伤。

Souza Aguiar医院是里约当地最大的公立医疗机构,也是距离即将举行奥运会开幕式的主会场马拉卡纳体育馆最近的一家医院,并且是里约5家指定接待奥运游客的医院之一。

上个月,一名西班牙奥运帆船冠军埃查瓦里(Fernando Echavarri)和他的两个同伴也称在里约街头被5名年轻男子用枪指着头。

有分析指出,巴西并没有受到外部战争威胁,也没有本土军事力量造成的内战迹象,恐怖袭击在常规预警之外难以预测,因此,对巴西政府来说,安保事务最花力气的。街头暴力和犯罪等城市困扰着巴西大城市,且治安风险有可能随着政局不稳以及民众的对立情绪而有所恶化。

“巴西很像美国,越大的城市越乱,小城市反而比较安全。”曾经在巴西工作过的雅鹿告诉《天和网日报》记者,相对于小城市和县城,圣保罗、里约、累西腓、库里提巴、萨尔瓦多等一些旅游胜地和著名城市的安全威胁更大一些。她说:“巴西的危险主要来自于黑帮和职业流氓,而且巴西的城市里有明显的地域分割,有的地方就是黑帮据点或者事故频发区,所以到了每个城市都要询问当地人,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

一位5年前因工作前往巴西的李先生也向记者表示,在巴西的时候使馆工作人员曾交代他去海滩的时候身上尽量不要带财物。那些经常往返巴西的人经验更加丰富,甚至总结出经验,即“穿穷一点就不会被盯上”。可见,巴西令人堪忧的治安状况已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根据美国国务院外交安全局在一份最新报告中的提示,巴西的主要安全风险是“扒窃,持枪抢劫和飞车贼”,小偷小摸等街头犯罪比劫持绑架等恶性暴力事件更加多发,而且多数犯罪都使用武器。非政府组织“巴西公共安全论坛”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则称,2014年巴西有5.8万人死于暴力事件。

“巴西社会治安差最主要的因素,一是贫富分化严重,二是城市化率特别高,并且城市化所带来的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两个问题相互作用,使巴西社会治安很成问题。”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巴西研究室主任周志伟告诉《天和网日报》记者,“巴西城市化率超过85%,如果大多数人没有就业和教育保障,那么就无法实现公平,无法实现贫困的代际改善,缺乏教育和就业的青年人群就会给治安带来威胁。”

政府加强反恐和安保

据旅游部门估计,奥运期间将会有30万~50万游客到访里约。

但目前看来,巴西政治经济的各种不稳定因素,正在加速社会治安的恶化,而这个问题,在奥运会即将开幕之际,将会被成倍放大,政府能力也将因此遭到拷问。此前,已经有不少声音质疑巴西是否已经为奥运会做好准备。

好的方面是,从巴西官方的举措来看,政府并非熟视无睹。

巴西联邦政府表示,在奥运期间,将出动了8.5万人的军队和警察保障治安,8月5日的奥运会开幕式当天更是安排了10万人的安保力量。这样的安保规模已经是四年前伦敦奥运会安保人数的2倍多。但是,人员是否能够及时、充分地到位,政府尚未给出一个肯定答复。

一个月前,里约州安全部长贝尔特拉梅(Jose Mariano Beltrame)和巴西国防部长容曼(Raul Jungmann)共同表示,军队的介入,能够帮助里约当地警方提高打击犯罪的能力。而且,警方正在配备新式步枪,尤其是在案发率最高的贫民窟地区。

里约的贫民窟地区

据新华社报道,有巴西政府官员透露,巴西联邦政府将拨出8.49亿美元的紧急财政资金,用于奥运期间的安保和基建。但是,在此之前,里约州政府17日宣布进入财政紧急状态,也因此,包括警察在内的里约州公务员开始面临工资难以到位的尴尬局面。

除了应对一般暴力事件的威胁,预防恐怖活动也是巴西在奥运到来前的安保工作重点之一。18日,巴西情报部门表示,将会在网络上侦测葡萄牙语的与“伊斯兰国”有关的宣传信息,目前已经确认有一个组织正在网上进行极端信息的传播,并已经了解了该组织的操作方式。

针对恐怖主义威胁,巴西也已经建立了一个国际警察中心,来自超过50个国家的警官在此合作监控安全,而且,专门成立的反恐中心也将投入运作,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和西班牙的多国反恐专家将在此工作,共享情报。

巴西警方最近加强演习训练

乱局何时结束

有评论称,社会安全状况的恶化是政局动荡和经济下滑叠加作用后的表象之一。

从经济方面来说,主要是由大宗商品价格走低所带来的经济衰退预期。继2015年3.8%的负增长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几周前再次预计巴西2016年的经济增长将萎缩3.8%。20日,巴西央行发布的《焦点调查》报告预测,巴西今年经济将衰退3.44%。该国央行新任行长戈尔德法因早些时候表示,稳定经济是当前主要任务,央行将全力控制通货膨胀,当前的目标为4.5%,可有上下2个百分点的浮动。不过,巴西去年的通胀率高于10%,《焦点调查》预计2016年的通胀率为7.25%。

值得一提的是,《焦点调查》报告的经济衰退预期已出现逐步收窄的趋势,而且预计2017年的GDP将出现1%的增长,通胀也将回归到5.5%的水平。

“一些积极的信号主要出现在经济层面,从年初以来,无论是罗塞夫还是特梅尔,都对经济做出了一些调整,比如削减开支、增加税收,也包括调整汇率和货币政策,都慢慢有了一些效果。”周志伟表示,这些信号表明经济有可能见底并逐步反弹,开始恢复性的增长,但是由于通胀压力较大,利率仍会保持高位,对投资会有限制,反弹幅度不会太大。

再看政局,5月中旬,在参议院55票赞成、22票反对的情况下,总统弹劾案获得通过,罗塞夫开始被停职180天,副总统特梅尔代理总统一职。不过,特梅尔目前也被指控曾向巴西石油公司索要政治献金。民调显示,只有2%的民众支持特梅尔参加2019年的总统选举。

周志伟认为,弹劾案的最终表决可能会成为一个转折点,但是方向并不明朗。他说:“政治危机的警报并没有解除,罗塞夫的弹劾未出结果,即便是弹劾通过,巴西的党派斗争也可能进一步加剧,劳工党会加大对特梅尔的攻势,政治斗争可能会因此加剧,对经济形成制约。”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霍慧琳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