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英国“退欧”是笔糊涂账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随着英国“退欧”公投的日益临近,各大权威机构频频发布研究报告,对这一问题各抒己见。虽然细节上存在各种分歧,但从大方向看,“权威言论”更倾向于将“退欧”视作一种“非理性选择”。正如我们上一篇文章所言,英国“退欧”,这一次很不一样。近来,民意调查的结果就越发偏向“退欧”这个“非理性结果”。在上篇文章分析了政治账之后,这篇我们聚焦经济账。我们比较了当前各大机构的研究结论,梳理了不同阵营的观点清单,结果表明,英国“退欧”是本糊涂账,虽然主流机构力挺留欧,但其他支持“退欧”的言论也有一定说服力。总之,学术研究的结果是彼此冲突的,英国“退欧”难言是个“经济灾难”,任何选择都是一种可能选择。

主流机构力挺“留欧”

自2015年3月以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英格兰银行、英国财政部等主流机构密集发声,通过一系列详尽的研究报告,阐述了其支持英国“留欧”的鲜明立场。从不同角度出发,这些报告一致证明了“退欧”将使英国和全球蒙受高额经济损失。而这一结论目前也得到了学术界诸多研究的支持。

英国工商业联合会(CBI)认为,“退欧”会导致英国经济增长放缓。在该机构3月21日发布的报告中,英国“退欧”最可能以两种形式实现:第一,英国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FTA);第二,英国与欧盟退回至WTO规则下进行贸易。

在经济效应分析中,该报告主要考虑了“退欧”的五类影响:1)增加经济和政治的不确定性,导致汇率、股票等资产价格波动;2)降低源于欧洲的贸易额和国外直接投资;3)减少来自欧洲的低质量移民;4)消除监管约束以及相应成本,但也将增加系统性风险;5)节约对欧盟的预算贡献,但也将放弃来自欧盟的资助。基于这些影响,该报告比较了“退欧”和“留欧”条件下的英国经济发展前景。从短期看(至2020年),“退欧”的负面影响主要产生于不确定性。相比“留欧”,FTA模式将导致英国GDP下降3.0%,而WTO模式则会导致英国GDP下降5.5%。在两种“退欧”模式下,英国户均GDP将损失2100~3700英镑;从长期看(至2030年),“退欧”产生的不确定性会消失,而其他四类影响将更为主要。相比“留欧”,FTA模式将导致英国GDP下降1.2%,而WTO模式将导致英国GDP下降3.5%。在两种“退欧”模式下,英国人均GDP将减少0.8%~2.7%。

IMF认为,“退欧”公投将降低英国经济增速,并增加经济运行风险。4月12日,IMF发布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将英国2016年经济增长预期由2.2%下调至1.9%。英国“退欧”公投是本次下调增长预期的主要原因。5月13日,IMF发布英国经济专项调查报告,指出“退欧”已在三方面引致新的风险:1)“退欧”公投已削弱英国市场的投资和雇佣意愿,并对企业的经济决策产生干扰;2)“退欧”公投短期内会加剧金融市场波动,长期则可能打击总产出和国民收入;3)市场会对“退欧”风险进行提前反应,从而导致部分成本在公投前就已产生。

英国财政部认为,“退欧”将永久性减少英国财富。4月18日,英国财政部发布了对“退欧”长期经济效应的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英国“退欧”可能采用三种模式:1)EEA模式,例如挪威;2)双边协定模式,例如瑞典、加拿大;3)WTO模式,例如俄罗斯、巴西。至2030年,相比“留欧”,以上三种模式将依次导致英国GDP降低3.8%、6.2%、7.5%,造成人均GDP的损失依次为1100、1800、2100英镑。5月23日,英国财政部发布了“退欧”短期经济效应的研究报告,指出“退欧”将在短期内降低英国贸易规模和资本流入,导致不确定性骤升并干扰经济决策。这一作用将在“退欧”两年后达到峰值,在一般情况下使英国GDP下降3.6%,在极端情况下使英国GDP下降6.0%。

OECD认为,“退欧”如同对英国课以重税。4月27日,OECD发布的报告宣称,“退欧”会导致高额且不断上升的经济成本,其效应等同于对英国GDP征收重税。并且,随着时期转变,这一效应会通过不同途径进行传导。短期内,英国经济会受困于紧缩的金融环境、弱化的市场信心、增强的贸易壁垒以及受限的劳动力流动。至2020年,英国GDP将比“留欧”的情况减少3.3%,居民户均收入将损失2200英镑。长期来看,移民问题、收窄的资本流入和缓慢的技术进步会进一步冲击英国经济。在乐观/中等/悲观三种情景下,英国GDP将比“留欧”的情况依次减少2.7%、5.1%、7.7%,居民户均收入损失依次为1500、3200、5000英镑。

英格兰银行(BOE)认为,“退欧”公投已对英国经济造成实质性伤害。5月12日,该行发布的通胀报告指出,“退欧”公投导致的不确定性已从两方面显著影响英国经济:第一,英镑持续贬值,其贸易加权汇率已从2015年11月的峰值下跌了约9%。第二,英国国内投资放缓,消费下降,商业地产交易量锐减。该行预计,“退欧”公投会导致经济减速和通胀高企。因此,未来英国的货币政策将可能在“促进就业”和“稳定通胀”间进行两难选择。此外,在通胀报告的发布会上,该行行长马克·卡尼明确警告,“退欧”将给英国带来经济衰退。

现有诸多学术研究也支持了上述机构的观点,认为“退欧”将从多方面降低英国社会福利。首先,“退欧”后,英国将面临更高的关税型和非关税型贸易壁垒,同时无法享受欧盟未来更深入的合作,这将降低国民收入。其次,“退欧”后的英国将无法辐射欧洲市场,跨国公司将从英国撤出,外国直接投资(FDI)将急剧减少,从而减缓英国的技术进步。最后,移民并不会挤占英国居民的工作机会,而是弥补了英国劳动力供给的不足,并提高了生产效率,限制移民将导致社会福利的净损失。

一些机构的不同声音

虽然主流机构的研究报告一致支持“留欧”,但市场上依然存在不同的声音。

评级机构穆迪认为,“退欧”对英国经济的负面影响有限。3月22日,穆迪公布了一份基于200家英国企业的调查报告。该报告预计,虽然“退欧”会增强贸易壁垒,但英国与欧盟的大部分贸易关系能够保留。并且,虽然“退欧”造成的不确定性会阻碍经济发展,但这一负面影响会被英镑的贬值部分对冲。此外,根据汇丰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的动态,“退欧”并不会严重削弱伦敦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因此,穆迪认为,“退欧”的损失与风险相对可控,并不会造成严重的失业或资产价格下跌。

“退欧”阵营经济学家认为,“退欧”有助于英国经济增长。

4月27日,“退欧”阵营的8名经济学家共同发布了研究报告,阐述了英国“退欧”的经济动力。首先,近年来欧盟监管过多,经济政策常有失误,导致经济表现持续低迷,其重要性相对于全球其他经济体正在降低。其次,通过“退欧”,英国能单边降低贸易壁垒,与全球其他高速发展的经济体加深合作,从而实现更高的经济增长和更低的物价水平。再次,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主要源于专业的人才群体,受到“退欧”的影响有限。同时,“退欧”能够重塑独立的金融监管环境,并避免未来伦敦金融城受困于欧元区国家和非欧元区国家的冲突。最后,通过“退欧”,英国能自主控制移民质量和数量,减少来自欧洲的低质量移民,并从全球引进高质量移民。据此,这些经济学家测算,在“退欧”的各种方案中,最优的选择是退回WTO规则、实行单边自由贸易模式。相对于“留欧”,这样的“退欧”模式能使英国GDP在2020年增加2.0%,在2030年增加4.0%。

总之,分歧是客观存在的。仅从学术角度分析,“退欧”和“留欧”都有令人信服的逻辑,只不过,决定这些逻辑的基准假设存在巨大差异。哪种假设更为合理?这似乎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因此,英国“退欧”的经济账,本质上是本糊涂账。

(作者系工银国际研究部联席主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