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记者观察:探访英国“退欧城”

克莱克顿,是英国东南海岸的一个海滨小城。在上世纪50到70年代时,是英国国内最红火的海滨度假胜地之一。如今,沉寂了几十年的小城,重新进入人们的视线,不是因为旅游业,而是因为去年所属行政地区诞生了首位极右政党独立党的地方议员;近期,根据当地一个网站的退欧民调发现,有着55000人口的克莱克顿,退欧支持率高达73%,成为全英第一,在一些经济学家的“留退欧”论辩中,更是被时时提到。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初夏黄昏,天和网记者从伦敦坐了一个半小时火车来到这个名字颇有诗意的“海上克莱克顿”(Clacton-on-sea)。想看一看这个有三分之二人口希望退欧的城市,到底发生了什么。

走出车站,不要说下班人流,就连街上的行人都寥寥无几。“Out”、“Out”(退出),当过往的车辆看到记者手中的摄像机和三脚架,就有司机探出头来大叫。还有一位司机在等红灯时,摇下车窗,递给记者一张小传单,上面印着“电影:英国退欧”。

还未走到海边,克莱克顿的“退欧”风潮,已经迎面袭来。

为何那么多人要退欧?

当记者在市中心步行街区,终于看到一些吃着简餐,聊着天的市民时,就迫不及待地上前询问他们到底如何看待公投。

“我投退欧票。我觉得我们应该在欧盟之外,欧盟对我和这里的人没有做过什么,特别是对老年人没有帮助。我们每年交给欧盟的费用应该用在自己的国民医疗系统上。”一位自称自己在香港工作过的中老年男子对记者说。

“不要欧盟”、“不要欧盟”。突然,一位路过的老年男子看到记者在采访,就直接冲着摄像镜头大声喊着“让我来说”,他说:“那么多欧洲其他国家移民进来,我们这里一些低收入非技术的工作都被来自欧洲其他国家的移民抢占了。”他身边一个看上去喝得醉醺醺的男子也凑上来说,“最重要的是边境,我们要设置边境,英国是个小国家,不能让那么多人来抢我们的工作,抢我们的福利。”

已经有100多年历史的克莱克顿,是英格兰东南泰特林半岛上最大的城市,直到上世纪70年代,克莱克顿在英国国内最红火的海滨度假胜地排行榜上数一数二。 然而,在1973年英国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以及80年代开始廉价航空业兴起,大多数的英国人,特别是中产以上家庭和年轻一代,都飞往西班牙、意大利等有异域风光和美食的地方旅游休假。克莱克顿像大多数海滨城市一样,旅游业遭到了重挫,而且一蹶不振。

“我们这里现在从各地来旅游的都以老年人为主。在天气温暖晴朗的日子里,他们在海边花园坐坐,走走。” 在海边经营一家冰激凌糖果店18年的法兰克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以来,英国海滨的旅游业确实衰落了。”他说,“由于没有人来,很多酒店现在都变成了政府安置难民或者无家可归者的临时住所。有的则改造成了廉租房,供那些在大都市向政府申请房屋不得的低收入人群或者东欧移民。”

据了解,虽然在克莱克顿还有两个商业开发园区,但由于当地吸引外来投资能力差,发展也很有限。而且由于地区内大多数都是中小规模的工商业,生存受到了欧洲有关商业法律法规的负面影响。目前克莱克顿的失业率在8%,居民中有18.9%的人依赖社会福利生活,向政府领取失业救济金、低收入保障金等,这两个指标都远超英格兰平均数。而由于地区内工作多为非技术工种,平均工资收入比英国平均数都要低。而且,在克莱克顿,4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占51%,60岁以上的人口占比为35%。

现在看来,作为一个老龄化程度极高,失业率在全国平均值以上,低收入人群聚集,又有一位极右政党地方议员的城市,克莱克顿退欧支持率在全国数一数二,可以说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有意思的是,克莱克顿可以说是退欧派主打的移民和国家主权牌,成功迎合大多数劳工阶层担心移民抢饭碗抢福利的心理以及老年人希望阻拦外来移民毁损大英帝国的民族情感的典型。

而根据星空电视的调查数据,英国国内反欧情绪最为高涨的地区,都集中在海岸城市,包括怀特岛、康沃尔、东安吉利亚(克莱克顿所在的大区)。这些地区主要集中有大量包括农业、畜牧业和渔业的中小型工商业,他们都希望摆脱欧盟工商法规的束缚。另外还担心边境控制问题。

年轻人命运不应掌握在中老年投票者手上

在临海的一个酒吧,记者看到一群年轻人正在饮酒聊天,就走上前去加入了他们。他们中大多是大学生,几乎异口同声表示“留欧”,并对克莱克顿大多数人支持退欧感到气愤。

“我投留欧票,因为通过学习欧盟历史,我认识到欧盟不完美,也不是非常民主,甚至有些腐败。但是建立欧盟,让各个国家一起来共同保障其公民过更好的生活的理念是值得捍卫的。”主修欧洲历史的乔治对记者说。

有着一头蓬乱卷发的小学教师基斯是坚决留欧派。道理很简单,不想改变。“现在没有什么不好,退欧之后会不会好谁也不知道,而且还要面临很多不确定性,想起来也烦”。他眼前担心的是很多年轻人可能会不屑于去投票。“我认为投票很重要,因为这关乎我们的未来,关乎到我们这一代人和下一代人。”

主修政治和哲学的贝克情绪有些激动,他坦言,在克莱克顿,种族歧视倾向非常公开化,那些想离开欧盟的人,都是带有强烈民族主义色彩的人。比如口口声声称,所谓英国是英国人的英国什么的。

“现在没有人告诉我们,如果退欧我们会面临严重的经济衰退,如刚刚过去的这场经济危机,我们是学生,

会关注大学学费肯定又会上涨的问题,国民医疗保险也会更加混乱,现在已经够糟糕了。老一代可能看不到了,退欧产生的恶果,却要我们来承担。”

退欧公投重要性被夸大 宣传攻势下民众更加迷茫

“虽然我完全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情,电视上那些政客们整天争来辩去,政客的话能听吗?但是我感觉投退出比较好,夺回我们的独立性;而且我儿子是投退的,我就跟着他吧,因为他文化程度比我高。”一位正在商业街上等客的年长出租车司机对记者说。

在一个公共汽车站前,记者又与一位当地成人教育学院的教师怀特攀谈起来。

“说实话,我现在比之前更不能确定。之前,我是肯定投留欧的,现在这么多宣传攻势,各持己见,各用各的数据举证,我被搞糊涂了。我觉得整个公投准备过程,没有好好规划和进行。公投被过分看重了,在去留双方的辩论中大量联系到民生问题、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给人产生了错觉,就是现在存在的很多问题,只要你们投我,在公投之后就会得以解决。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事实上,怀特的观点并非偶然。记者在之前采访英国国家经济和社会研究院经济部主任安格斯·阿姆斯特朗(Angus Armstrong)时,他也怀有同样的担心。他认为,这次公投,无论哪一方以多大的比例胜出(事实上,目前各种民调结果显示,几乎是“平分秋色”或退欧派领先),都毫无疑义地证明,英国社会中存在着严重的各种“疾患”,并在公投宣传活动中无意有意地被披露和提醒,英国社会的分化极其明显。

毋容置疑,在政治性主导的公投或选举事件发生时,普通民众都会在这样的民主性时刻提出各种诉求,对政府或政客会产生超常的幻想性希冀。

“退出”一旦发生,政治混乱会最早出现

很多不愿看到英国退欧的人,对卡梅伦为什么会同意举行这次公投感到很疑惑。事实上,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事件,是卡梅伦在保守党内反欧疑欧势头和势力不断上升,以退欧为标志的英国独立党异军突起的情况下,不得已承诺的一项政治举措,以此来彻底解决英欧之间长期的貌合神离和疑惑状态。

“一旦退欧发生,卡梅伦非常有可能不得不下台。那么首先会出现的就是一个领导人更替运动,选出新首相人选的过程至少需要一到三个月时间,然后还要议会通过。因此,退欧之后,政治混乱会首先出现,政治上的不稳定性会更加突出。之后,由于退欧引发的与欧盟的‘后事’处理才得以开始,无数的、难以想象广泛的谈判会在两年内进行。”阿姆斯特朗告诉天和网记者。

阿姆斯特朗认为,如果退欧发生,目前引领“退欧”运动的前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森有极大胜算成为下一位英国首相。这是他利用此次公投设下的一个赌局。

“双边贸易谈判将会是退欧后除了平稳政局之外第二重要的环节,与欧盟28国以及其他目前在欧盟身份下已经建立贸易协议的60多个国家的双边或多边贸易谈判,可能会需要至少10年时间。”

阿姆斯特朗在采访后私下里对记者说,目前英国国内88%的经济学家都支持留在欧盟,只有极小部分的知名经济学家看好“退欧”后的英国经济,这些人基本都有一定的政治上的诉求和企图。

可以想象,公投日之后,不是一场“首相抢夺战”,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这一切哄闹的辩论都会如空气一般消散。而克莱克顿百姓们期待的在移民政策、国家医疗系统、教育、工商业、旅游业、就业方面的改变,无论“退”还是“留”,都仍然会遥遥无期。

记者离开时,一丝夕阳在克莱克顿码头的金色穹顶上泛着光芒。眺望远方,地平线在平静浩渺的大海尽头,一片迷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