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要和难民竞争房源 德国年轻人找房难上加难

拉德万(Bustani Radwan)是一位历经艰险来德国寻求庇护的22岁叙利亚难民,格林格(Tim Gehringer)则是一位来自荷尔斯泰因州石勒苏益格(Schleswig)的德国工程专业大学生。这两个年轻人之间,有任何共同之处吗?

答案是,两人都希望能在德国房价最贵的城市之一汉堡觅得一个落脚之处,但由于稀少而变得昂贵的房源让他们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在汉堡偏僻的北郊以佛尔斯大街(Iversstrasse)遇见的时候,他们都在看一间40平方米的公寓,这是拉德万看过的第七套公寓。格林格迅速告诉了拉德万房源市场有多么残酷:这已经是这位未来工程师看过的第50套房源了,“我看房子看了四个月了。我必须要抓紧时间学习,读文献,还要找地方住。”

一方面,伴随100多万移民的到来,德国房地产领域的需求不断高涨,而另一方面,由于德国通胀水平低、贷款利率低等因素,德国人在房地产方面的投资热情高涨导致德国年轻人找房难、租房贵等问题也将愈演愈烈。

难民和德国年轻人都希望挤在一线城市

根据目前的统计数字,60%申请庇护的难民最终会留在德国。出于工作前途以及多元化社区的考量,这些难民大部分选择在德国的大城市安居乐业,而不愿意呆在德国东部的一些小镇里。

难民的选择却正好同德国年轻人的选择相同:汉堡,科隆,法兰克福,慕尼黑以及柏林这些德国大城市也是德国年轻人选择城市时的首选。

作为一个老龄化社会,德国拥有约8000万人口,在总体人口呈现下降水平的同时,上述五大城市的人口从2000年开始却维持着每年10%的增长率,持续推高租金和房价。

根据德国对于10万以上人口的大城市所作的统计,在2010年至2015年间期间,以80平米的3居室为标准,慕尼黑的房价上涨61.3%,柏林上涨55%左右,而德国所有大城市房价平均涨幅为54.7%。

在租金方面,如果以一套70平米左右的出租房作为标准,2015年,在慕尼黑,这套房子的租金比2014年同期增长了7.4%。,在柏林则增长了4.4%、在法兰克福为3.8%、在科隆为3%以及在汉堡增长了1%。

《天和网日报》记者询问一位在汉堡居住数十年的华侨李小姐,她对记者表示,虽然汉堡增长幅度小,其原因在于汉堡是传统上德国北方富豪的家园,其房屋租金原本就比柏林这样的城市要高许多,柏林虽然增长较快,但因底数低,具有较强的增长空间,譬如就在四五年前,在稍微靠近东柏林的区域,700-800欧元还能租到一套非常不错的两居室,这个价格在汉堡早就不可能了。

在租金和房价都上涨的同时,德国政府还禁止特别为移民建造聚集地,认为这种行为将产生贫民窟,并不利于移民与德国社会融合。

因而,当拉德万这样的还不怎么会说德语的年轻难民想租套房子,他也必须寻找商业租房机会,并同其他刚刚毕业的德国年轻人一起竞争。

德国福利房紧缺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德国空余的经济适用房还有400万,现在剩下的不到140万套。通常这样的福利房会安排给德国的低收入者和符合条件者入住。而新加入的100万难民大军由于语言不通等问题,大部分必须依靠慈善群体的帮助才有可能申请。

德国方面一直在讨论建设更多房屋的可能性。目前德国的新建房屋从2009年的15.9万套上升至去年的27万套。但是德国政府希望德国能够以每年35万套的速度进行建设。

从理论上讲,这是可以做到的,在1995年,由于两德统一所引起的购房热潮,德国在1995年建造了创纪录的60.3万套房屋。

不过目前老龄化的德国缺乏建造新房屋的劳动力,而德国的建筑行业协会则表示,只有当难民掌握了德语并考取了建筑资格之后,才能帮助填补上述劳动力缺口。

2016年,为促进新屋开工建设,德国政府为16个区域增加了一倍的资金,在住房投资方面投资10亿欧元,并希望在2017年将这一投资上升到15亿欧元,包括汉堡等大城市也加大了经济适用房的建设。

“我希望住在汉堡。”拉德万表示,“我希望在这学医。”不过他的确需要先找到一个住处,大学生格林格也是如此。

但是,他们俩最后谁也没得到以佛尔斯大街的那套房子,为租房竞争的路,看来还没到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