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南边不亮北边亮 拉美经济并非一团糟

拉美地区始于去年的这波经济寒冬在今年依旧难见消散前景。如何走出经济寒冬,是摆在拉美国家面前的严峻考验。

在5月29日举办的“中国与拉美:跨越太平洋的发展伙伴”高端圆桌会议上,20余名中外学者与外交官员不仅深入探讨了中拉的发展模式与合作空间,同时还为拉美经济近况把脉。

中国前驻巴西大使陈笃庆指出,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合作在整体上已扬帆起航,中国可以在技术、资金筹措等方面为拉美发展提供帮助,而拉美国家则应当对中国企业持更为开放的态度,双方需要增加信心、增进互信。

作为拉美最大经济体,巴西驻上海总领事安娜·甘迪达·佩雷斯(AnaCandidaPerez)则从巴西的角度表示,中拉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并非双方开展合作的障碍,巴西将优先考虑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伙伴的合作。

南边不亮北边亮

2015年,大宗商品价格的齐齐下跌,不仅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历史记录,同时给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拉美地区带了切实的阵痛。再加上全球货币政策的越发宽松,“需求”顿时在全球市场成为了稀缺品。

今年伊始,包括世界银行(WB)、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一系列多边金融机制纷纷调低了对拉美经济的预测。IMF发表的报告预期,整个拉美地区的经济今年将下降0.5%,这一降幅甚至超过了1月该组织预测的“-0.3%”。报告认为,拉美经济今年的表现将差于2015年。联合国拉美经济委员会(CEPAL)的报告更悲观一些。该机构4月8日公布的报告指出,2016年拉美地区经济仍无转升的迹象,预计全年将下降0.6%,这将是连续第二年经济负增长,连续第四年增速下降。世行的报告同样也降低了对拉美地区经济形势的展望。

那么,在悲观的预期中,拉美经济真的那么糟糕吗?

世界银行拉美地区首席经济学家托雷(AugustodelaTorre)此前在接受《天和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得把拉美区分来看。“比如,拉美北部地区,墨西哥和一些加勒比海国家,主要依赖与美国进行贸易往来,因此经济发展并没有那么悲观。而南部拉美国家就不同了。目前,包括世行、IMF等多边金融机构对拉美的悲观预期,主要集中在南部拉美国家。”

的确,数据显示,作为拉美第三大经济体,墨西哥的一系列经济指标比巴西抢眼许多。比如,今年第一季度,巴西的失业率已从一年前的8%飙升至11%,而墨西哥仅为3.7%;墨西哥今年一季度的经济同期相比上涨2.7%,比经济学家的预测稍微乐观。而巴西今年的经济情况则依旧被预计将萎缩3.5%。

根据墨西哥国家统计局(INEGI)认为,2015年墨西哥经济实现2.5%的增长主要基于墨农业、工业和服务业的较好表现,尤其是服务业2015年增长3.5%。

当然,一系列改革为墨西哥市场打下良好基础。2015年,涅托政府主导的结构性改革成效显著,电价、通信价格和原材料结构出现下降,工业生产价格没有转嫁给最终消费者,因而保持了通胀率2.13%的较低水平。

因此,不难理解,在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纷纷接连下调巴西、委内瑞拉评级后,均给予墨西哥债券稳定的投资评级,墨西哥债券也在危机中成了投资者的避风港。

托雷指出,墨西哥、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虽然经济复苏缓慢,但至少还是维持了正增长。“北部拉美地区的经济发展主要与美国来往密切,美国经济的缓步复苏也在某种程度上传导至这些国家。而南部拉美国家的经济放缓其实是始于2012年。”托雷说道。

这一点也得到了与会的墨西哥学者的认同。墨西哥蒙特雷科技大学学者维拉(FranciscoJavierValderreyVillar)在接受《天和网日报》记者采访时提到,他并不介意经济学家们总拿墨西哥与巴西的发展进行对比,他本人对巴西也感情深厚。相反,他认为,墨西哥还需要从巴西等南部拉美国家与中国经贸往来中取经。

巴西怎么了?

至于南部拉美地区经济受到重创的原因,托雷曾告诉本报记者,“主要原因有二,首先是大宗商品价格的集体跳水,这对依赖这些商品出口、维持财政平衡的南部拉美国家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次,中国需求放缓。尽管中国经济目前增速维持在7%左右,但与本世纪初,11%等两位数的增幅还是存在加大差别。”因此,托雷认为,在这两种因素的集体作用下,南部拉美国家的经济结构缺陷被不断放大。对于巴西、智利等国家,之前一直大量出口大宗商品,但如今在没有需求的情况下,出口不管用了。

而作为拉美最大经济体巴西的近况也牵动各方的关注。始于去年对前总统罗塞夫的弹劾,以及各种经济指标的失衡,再加上国有石油公司巴西石油(PetroBras)腐败案不断发酵,如今的巴西似乎让人感到陌生。

中国社科院的学者王飞认为,巴西当前的困难是财政盈余、通货膨胀、浮动汇率三位一体的宏观经济政策失调的结果。高赋税、高利率、低投资以及基础设施建设的不足是当前巴西经济面临的几项具体限制。要解决经济危机,巴西政府需要进行财政整顿,增加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并协调利率政策与汇率政策。

而巴西经济智库瓦加斯基金会(FGVEAESP)研究员雷内托·弗洛斯(RenatoGalvaoFloresJr)在发言中指出,巴西遇到的危机背后原因很多。在他看来,大宗商品价格跳水,对巴西当前的政治与经济危机影响有限,主要还是内部原因,也就是巴西政府对于宏观经济管理的不负责,责任不到位所使然。“以2014年大选年为例,那时候的通胀几乎到了一个上限,但是相对来说还是掌控之中的。在2014年,(罗塞夫)政府非常担心会大败。所以后来我们看到白的通胀会急剧上升,然后赤字也是这样的。所以在这个事情上,内因是主要的。”他说道。

而且,弗洛斯认为,巴西民众对前总统罗塞夫后期的不满高达90%,而这些人曾是罗塞夫的支持者,这也是非常不寻常的现象。

巴西弗鲁米嫩塞联邦大学政治学系学者戈麦斯(EduardoR.Gomes)告诉本报记者,政治上的弹劾,救不了巴西经济。作为巴西人,他还是对巴西的前景非常乐观。“要知道巴西曾遇到过比现在更糟糕的时候,那时,失业率超过20%,但我们也挺过来了。”戈麦斯认为,巴西的当务之急便是落实好方方面面的改革,而不是空喊口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