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经济牌抑或移民牌 英国脱欧谁说了算?

离开6月23日英国退欧公投日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各种民意调查的结果五花八门,有的电话民调和网络民调得出的结果大相径庭,使得究竟是希望“留欧”人多还是支持“退欧”人多,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日前,《天和网日报》驻伦敦记者奔走于各种机构组织的辩论会、演讲会,可以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戏码到处上演。

在5月25日英国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院(Chatham House)关于目前“退欧”宣传活动和民意调查结果研究情况通报会上,《天和网日报》记者终于得到了一些相对权威和明确的研究分析。马休·古德温(Matthew Goodwin)教授在会上透露:年龄、热情、社会阶层,成为此次决定去留分野的关键因素。目前去留两派支持率非常接近,留欧派主打经济牌,退欧派的权重压在移民和国家安全;年轻人支持留欧率高,65岁以上人群对退欧的支持惊人地达到了82%;而公投当日投票率对留欧派至关重要,将可能根本性决定公投最终结果。古德温还认为,目前来说,此次公投的四张牌:经济、主权、移民、国家安全,已经逐渐进入到“经济”肉搏“移民”的严峻阶段。

英国经济和社会研究委员会的约翰·柯蒂斯(John Curtis)教授则在会上亮出一份统计数据显示,今年4月公投正式启动游说宣传攻势以来,8个主要的民意调查机构调查结果,支持“留欧”率领先的有5个(其中比例最高的有61%),不分伯仲的有2个,48%的有一个。平均支持率仅比之前提升了1%。由于执政党保守党内部“退欧”势力强大,党内分裂严重,而且“未决”(Don’t Know votes or Swing votes)人群比例有10%~15%,因此留欧派远未能达到“稳操胜券”的程度。

留欧派打“经济”牌

从国际货币经济组织(IMF)、经合组织(OECD)、评级公司穆迪和惠誉,到英国央行、伦敦金融城、英国工商联合会,从美国总统奥巴马到德国财长朔伊布勒,从财经商业大佬迈克·布隆伯格、巴菲特到各大型跨国公司CEO,从汽车行业协会到英国创意产业联盟,纷纷警告英国“退欧”会导致经济规模萎缩、资产贬值、英镑大跌、失业率提高、商品价格飙升等声音天天不绝于耳,甚至震耳欲聋。在强大、专业的数据支持下,英国如果退欧,到2030年,英国经济规模会缩小6%,即每户英国家庭会每年损失高达4300英镑;2年内可能有82万人会丢掉工作;英镑可能贬值20%,;英国国家医疗和公共服务部门可能被削减几十亿的开支……这些被退欧派指为故意“耸人听闻”的狂轰滥炸,使留欧派的“经济牌”打得有理有据。

一向在政治问题上“不站队”的英国央行,这次却一反常态。行长马克卡尼强烈警告退欧风险,“如果脱欧,英镑可能大幅贬值,资产价格可能下跌,失业率上升。退欧对增长和通胀都会带来负面影响,会导致衰退。”英国央行日前将第二季度经济增幅从0.5%已经下调至0.3%,并称如果有必要,不排除降息可能。之后,众多退欧派攻击英国央行不应在公投问题上显示明显倾向。这位加拿大出生的金融大佬摆出一副敢作敢当的姿态,反击道,“作为央行行长,对国家经济风险有权提出警示。”

前商务大臣温斯·凯博(Vince Cable) 在一次活动上接受采访时表示,“英国经济从欧洲‘单一’市场,包括欧盟内劳工自由流动中得益是可圈可点的。‘脱欧’使英国很难保持现在这样显而易见进入海外市场的便捷。‘脱欧’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并不清楚,但可以想见的是,‘脱欧’造成的混乱和不稳定是肯定的。而且会很大程度上损害投资者,包括海外投资者到英国投资的信心。而对英国经济造成的困扰和巨大花销更是不可估量。”凯博针对“脱欧”者寻求挪威模式的论调表示,挪威在上世纪70年代进行退欧公投脱离欧盟至今,每年支付给欧盟的费用,不低于英国的欧盟会员费,而劳动力流动导致的移民人数和英国也差异有限,但在欧洲事务上的话语权相对很小。

非常值得关注的是,他最担心脱欧会使英国海外投资受到重大的负面影响。他引用经合组织的数据,英国吸引外资的魅力之一就是作为进入欧洲单一市场的门户。如果脱欧,海外投资或大损三成,因为对于海外投资者而言,所谓的欧洲营销市场、欧盟产品标准等都会被打破。

当然,他也提到了对近600亿英镑价值的金融服务业造成的重大影响。从海事保险到外汇交易,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与欧洲及全球市场极端活跃的业务往来,很多公司集团总部都在英国,因此绝大多数在英国已经开展业务的金融企业都不会愿意看到“脱欧”的发生。

至于脱欧派们挂在嘴边的,英国脱欧对全球贸易能够获得更大自由的说法,凯博驳斥为“奇谈怪论”。他说:“作为欧盟成员国,英国已经享有了包括45个前英联邦非洲、加勒比太平洋国家、15个地中海国家,近期还有加拿大、智利、韩国等在内的60多个国家的贸易协议。如果脱欧,是不是要彻底重新开启与这些国家的谈判,还是保持现状,或者到期可以重续?目前完全没有办法判断。”

凯博还举例道:“欧盟和印度长期无法达成贸易协议的原因,正是英国对印度提出的关于信息技术人才自由流动的条款不能接受而阻止了欧印之间双边贸易协定的签署。”他还例举了美欧之间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写的迟迟不能达成的原因,也是英国和德国方面一些非政府组织的强烈反对。因此他认为,所谓脱欧可以有更多贸易谈判自由的假设是完全不成立的。

脱欧派有大腕加码

就在同一个活动上,前首相梅杰执政时的财长诺曼·拉蒙特勋爵(Lord Norman Lamont)与凯博打起了擂台。他反对留欧派的“唱衰”言论。他认为去留欧盟的论辩,应该是建立在理性、平衡、有理有据基础上的,不应该以“恐吓”民众的方式进行。“英国脱欧会导致短期经济和市场等的不稳定,但是我相信英国在欧盟之外完全可以生存甚至过得很好,与欧盟完全可以达成自由贸易协议,因为这是欧盟的兴趣点。有人说,谈判至少耗时两年,我不认同。欧盟对我们的需要与我们对欧盟的需要是在同一个程度上的。它们需要出售德国车、德国产品。”拉蒙特认为,脱欧的问题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和国家主权问题。欧盟已经不再是英国加入时的欧盟了,机构庞大、官僚成性、经济萎靡、失业失控以及难民困局,都使得英国应该重新考虑与欧盟的关系。

谈到贸易,拉蒙特的主张是回到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平台,如美国、中国或者日本那样遵循WTO的贸易原则来实施对外贸易,包括对欧盟单一市场的贸易。除此之外,在遵循WTO原则基础上,与一些国家签署特别协议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另外一个场合,《天和网日报》记者聆听了84岁高龄、前首相撒切尔当政时的财政大臣劳森(Lord Nigel Lawson)勋爵关于他的脱欧主张。这位已经移居法国南部享受平静晚年生活多年的前财政大臣,长期以来持“反欧”立场,此次更是担当起“脱欧”宣传运动的主席。

他首先指出,欧盟不是英国想参与的政治联盟。他形容在欧盟内的英国就如“一个不情愿的乘客,坐在一辆由别人驾驶的车里,开去自己不想去的目的地”。他认为只有脱欧,英国才能夺回自己的控制和制定法律的权利,推行国内事务的改革,“欧盟就是一台生锈的机器”。

从经济角度考虑,他认为,欧盟已经没有任何理由留恋。“英国经济只有15%来自对欧盟的出口,脱欧可以再也不受欧盟规则标准对英国商业贸易的束缚。因为欧盟规则每年对英国中小企业带来的损失高达250亿英镑。”

事实上,以前财政大臣、前贸易部长、前伦敦市长、前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保守党现任内阁成员、议员等长期反欧派势力组成的力挺“脱欧”派,给此次公投的激烈程度加码极重。

非常凶险的“移民牌”

“目前来看,经过这一轮的宣传激战,脱欧派的经济牌已经完全输掉了,他们现在只有将所有火力集中在最牵动民众担忧情绪的移民上来。”古德温说。

近期因为欧洲难民危机,欧盟与土耳其达成的有关安置难民的协议,其中有意加快考虑土耳其欧盟成员资格的可能以及考虑允许土耳其公民有条件免签进入欧盟国家等内容。这些安排再次触动了英国国内对于难民涌入的极大担忧。

5月24日,英国《每日快报》(The Express)头版惊现大标题:“12亿土耳其人表示将来英国”。

5月26日,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2015年英国外来移民数字高达33.3万人,创历史第二高。

古德温说,有些数据起到的说服作用可能在心理上给公投投下阴影。“留欧派现在要祈祷的是,不会有与移民相关的恶性事件发生,那对公投的影响才是最致命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