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华尔街大变局 巨额利润时代已成历史

凯瑟琳快要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了,过关斩将申请到了摩根士丹利的实习机会。不过她并没有止于此,后又进入谷歌(Google) 实习。到底在硅谷,还是在华尔街发展?她有些举棋不定。

“我还没有最后定。”凯瑟琳对《天和网日报》说,“不过,硅谷也很有吸引力。”

华尔街的光彩在渐渐褪色,过去一年中如亚马逊、苹果等科技公司才是MBA学生的首选。

原因很简单,华尔街正在经历着巨大的变革,不再像以前那么赚钱了。种种金融新法规以及新科技的发展使得投资银行巨额利润的时代已成历史。

监管高压

在2006年、2007年所有最聪明的学生都想到投行工作,而现在华尔街已经不容易招到那些最优秀的学生了。根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的研究报告,去年只有10%的麻省理科学院毕业生进入金融领域,而在2006年这个数字是31%。其他顶尖常春藤学校也有类似的趋势。

据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华尔街投行的生存空间正在被挤压。2015年,投行股票业务的回报率仅有6%,低于8%~10%的股票交易成本。换句话说,投行非但没有为股东创造价值,还损害股东的价值。

金融危机后,美国国会出台沃尔克法则,禁止华尔街投行进行自营业务,禁止银行自己进行大规模的赌注和交易,是金融改革法案中对华尔街影响非常大的一部分。在其2014年4月1日生效之前,华尔街已经分拆了大部分的自营交易部门,而在这两年,自营交易已经基本取消。目前华尔街的交易只是为了做市,2008年之前以三四十倍杠杆参与交易狂欢的盛况已经完全不复存在。

另外,美联储对投行进行了全面资本分析和审查(CCAR)。CCAR是在2009年压力测试后美联储对金融机构的年度检查,要求他们保持大量资本来应对可能的市场极端情况。银行如果想要提高分红和股票回购量则需要获得美联储的同意。在过去两三年中,摩根大通和高盛就曾被迫重新修改他们的资本计划。

要求银行储备大规模资本金,其实也就是变相达到控制银行自营交易规模的目的,因为这从根本上控制了银行的杠杆率。在金融危机之前银行的投资杠杆率是30倍左右,雷曼兄弟破产时曾经达到40倍。现在投行的杠杆率已经下降到10倍左右。而将于2017年实施的巴塞尔协议Ⅲ,会进一步加大对银行的储备金要求。这也就意味着银行业的收入会大为降低。

而且,严格的监管要求使得银行需要雇佣大量的律师和风险人员在其合规管理部门工作。现在华尔街上大量的工作机会都是来自这个部门,合规方面的成本越来越高。

转型

另一方面,随着电子交易的普及,科技进步,市场透明度越来越高。银行业作为中间人能赚取的利润在大幅降低。而新的交易平台还允许大机构自己进行交易,减少了银行为了做市所需要的交易量。

在固定收益及大宗商品和外汇交易方面,以前一笔单子就可以赚70%~80%的利润,而现在市场的价差越来越小。至于投资银行业务,虽然表面光鲜也非常重要, 但需要大量高智商高强度员工,工资开销占成本的七八成,利润实际并不高。

随着投行利润的下滑,华尔街也在经历转型,资产管理开始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BCG预计到2020年,买方的资产管理规模将高达100万亿美元,高于2014年的74万亿美元。现在来看,到2020年,买方市场的管理费用收入将接近3000亿美元,占整个资本市场收益池的45%。然而,到2020年作为卖方的投行收入仅约2050亿美元,占据总体收益比例从2006年的53%降至31%。

高盛、摩根大通,以及摩根士丹利等投行的资产管理部门已经在大规模扩张。资产管理行业的收入稳定,对资本要求也很高。尤其是日渐流行的指数基金简单化,低费率。然而,资本管理业的利润率和昔日投行无法相提并论。所以也就意味着整个金融业的收入水平在无可避免地下降。

一位顶尖投行的董事总经理认为这些变化使金融的系统风险降低,投行这样的中间人截流的资源越小,资本的运行更加有效,整个社会获益。未来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中金融业所占的比例会大幅缩小。

“华尔街必须进行自我调整,找到自己的价值。”这位董事总经理如此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