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全球厕所革命 又是印度在拖后腿?

如果你居住在上海,可能花5~10分钟就能找到一个公厕,但在诸如印度、塞内加尔,甚至部分欧洲国家,你可能都有过“憋屈”的经历,或者不得不习惯就地解决。

在印度街头,露天厕所随处可见。在法国巴黎的地铁站或塞纳河旁,也不难看到人们的豪迈举动。在这些奇葩的如厕现象背后,是现实的经济、环境和健康卫生问题。而在全球的厕所革命浪潮中,是什么在阻碍进程,又是谁在拖后退?

25亿人缺少基本卫生设施

根据2011年世界银行发布的《印度缺乏卫生设施的经济影响》(Economic Impacts of Inadequate Sanitation in India)报告,该国每年为糟糕的卫生条件花费近550亿美元,相当于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4%左右。

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称,因为卫生设施的缺失或不完善所造成的健康问题,会让非洲和亚洲损失至少200亿美元。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下称“盖茨基金会”)的数据显示,当前全球共有25亿人缺少基本的卫生设施,超过全球总人口的40%。由于缺乏卫生设施,全球每年都有150万儿童死于腹泻,还有大量儿童因此感染慢性腹泻,阻碍营养物质的吸收进而严重影响儿童大脑、身体和免疫系统的发育,也降低了疫苗的吸收效果。

另外,在城市地区,尽管家用卫生间和社区公厕比较普及,也仍然有约 21 亿人使用的厕所和化粪池未能得到安全清理,部分城市还存在把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放到明沟或地表水中的现象。

四大难题

说到全球厕所革命的挑战和难题,盖茨基金会水源、卫生与清洁项目主任阿伯加斯特(Brian Arbogast)在接受《天和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最难的问题是在粪便的处理上,即如何杀死粪便中的病原体和虫卵这些致人生病的罪魁祸首。

“粪便的某些部分处理起来比较简单,比如可以通过生物技术将粪便做成堆肥。但是粪便中会有很多虫卵,比如说绦虫、蛔虫等。这些虫卵很难靠纯生物的手段消灭。而全球有超过10亿人受到了这类虫卵相关疾病的影响。”他表示,因此任何革命性的厕所解决方案都需要同时实现消灭虫卵的功能。

另一个挑战是如何减少厕所用电和耗能。阿伯加斯特说,如果一个厕所的设计方案既可以实现粪肥处理和杀灭病原体,又能实现电能上的自给自足,就会是一个很棒的厕所解决方案。在实现这些完美方案以前,厕所革命的创新者能做的就是尽可能降低厕所的能耗,尽可能节能环保。

第三大阻碍虽然在中国不存在,但在不少国家,仍然存在政府意愿不够强烈的问题。“一些国家并不重视卫生条件,在这些国家卫生是一个闭口不谈的话题。”阿伯加斯特表示,政府重视后的第二步是需要明确哪个机构来专门负责,需要对卫生领域进行投入从而找到对应的解决方案。

在近日由国家旅游局和盖茨基金会主办的中国厕所革命研讨会上,光大置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颜建国提出,中国的厕所革命一定程度上仍然受制于现在的管理体系。比如旅游景点的厕所是旅游局在管,高速公路上的公厕是交通部门在管,商场的厕所是商业部门,加油站的厕所又是经信委管。

最后,如何改变人们的行为习惯也是挑战之一。某些国家的传统是“野外就地解决”。所以如何鼓励人们,让他们知道这样做对自己和对他人的健康都会造成影响也具有挑战。阿伯加斯特表示:“有一些国家的民众改变起来会快一点,但有一些还是很难改变固守的行为。”

国别差距大

目前,盖茨基金会主要在中国、印度、塞内加尔等国推动厕所革命。虽然并没有厕所问题糟糕程度的详细排名,但阿伯加斯特告诉《天和网日报》,印度和非洲一些落后国家的厕所问题的确是最糟糕的,进展也相对缓慢。

“在厕所革命上,中国政府表现出来的意愿非常强。从决策到推进,是进展最快的国家之一。”阿伯加斯特这样评论。

根据我国国家旅游局的数据,2015年全国建设旅游厕所21028座,其中新建14320座,改扩建7689座。2016年,预计建设旅游厕所25587座,其中新建17615座,改扩建7972座。中国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也明确提出了“旅游要发展,厕所要革命”的口号。

阿伯加斯特还表示,在发达国家,虽然部分城市在厕所粪便的处理方面还有待加强和改善,但大部分人都有使用厕所的习惯。所以厕所问题最严峻的还是在一些发展中国家。而发展中国家在卫生方面取得的成绩和速度却也各不相同。

阿伯加斯特用两个邻国的情况举例称:“刚才讲到印度的情况不理想,进展缓慢,但是它的邻国孟加拉国最早也有大概90%的人是不用厕所,直接野外解决的,但是现在这个比例已经降到不到6%。”

当然,孟加拉国目前业还只是解决了厕所问题的第一步,即鼓励人们使用厕所。接下来还需要解决粪便处理的问题。

“此前的分析数据显示,孟加拉国首都的粪便废弃物大概只有2%得到了真正有效的处理。”阿伯加斯特说,“虽然现在20%的孟加拉人都养成了用水冲厕所的习惯,而且他们的厕所也是接入地下污水管道的,但是大概9%的污水在去往处理厂的路上就泄漏掉了。另外,即使是到了污水厂里后,也有大约9%的污水不经任何处理就直排到自然环境里。”

印度和孟加拉两个邻国为什么会在厕所革命上出现如此大的差距?

阿伯加斯特表示,不全面地解释来说,孟加拉国进展较快可能有几个要素:第一,政府具有很强的政治意愿;第二,当地政府采取的是去每一个村落逐一开展工作的方法,毕竟鼓励和教育这些村民养成卫生习惯是非常重要的;第三,当地政府还设计了促进他们行为或路径改变的方法。举例而言,政府先从富人入手,说服富人购买并使用坐便器。希望效仿富人的中产阶级也愿意跟着购买,然后政府再给中产阶级提供购买坐便器的贷款方案。下一步再用补贴的方式,帮助最贫困的人群来建造厕所设施。整体的方案成系统,也相对周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