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手握希腊债务命运 IMF被泄露的信中透露了什么?

9日的欧元集团紧急会议将决定希腊未来命运。

由于6月23日英国公投对欧元区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加之希腊在7月面临35亿欧元到期债务偿还问题,各方达成共识即必须在5月9日的欧元集团会议上达成共同解决方案。

在被泄露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致欧元区19国财长信中,可以看到IMF在信中威胁道:如果欧元区各国仍拒绝考虑减免希腊债务,IMF将可能退出希腊救赎计划。

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一篇周日发表在德国冯克媒体集团(Funke Mediengruppe)上的专访中表示,希腊已经“基本实现”由债权人和欧元区各国所设定的改革目标,且各方将开始讨论对希腊可能的债务减免问题。

需要看到的是,欧元集团内仍并未形成共识。对欧元集团中权重实际最大的德国来说,财长朔伊布勒尚未改变他对于希腊不需要债务减免的看法,而法国则同意给予希腊某种形式的债务减免。

IMF威胁退出希腊救赎计划

在上述信件中,拉加德指出,欧元区各财长应立即开始对希腊债务减免问题进行讨论,不管德国是否还对此强烈反对。

拉加德指出,有关于希腊通过压缩预算筹集30亿欧元的谈判已进行了一个月,仍陷入僵局之中,现在必须尽快开启对债务减免的讨论,否则IMF将退出这一救赎计划。

“我们认为,具体的经济改革措施、债务重组以及资本融资问题,现在必须要同时加以讨论。”拉加德在信中表示,“对于我们而言,如果用一个新的IMF项目来支持希腊,其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希腊的欧洲伙伴在资本融资和债务减免方面的安排要基于现实的财政目标。”

拉加德做出上述要求的原因有两点。其一,希腊政府在过去的半年中一直将IMF当作出气筒。

近期,希腊方面承认自己是泄露了一系列有关IMF工作官员电话记录的幕后黑手。

上述电话记录的矛头指向IMF蓄意要“拖垮”希腊,即IMF计划将延迟发放给希腊的贷款,待希腊在7月走向无力偿还之时,迫使德国总理默克尔同意为希腊进行债务减免,而届时又恰逢英国退欧公投期间,欧盟机构恐运转不灵,这将更加重德国方面的压力。

其中,泄露记录显示IMF的欧洲事务主管保罗•汤姆森(Poul Thomsen)在贷款评审谈判中,要求希腊做出重大紧缩改革,否则就不给出贷款评审结果。

此次拉加德在信中明确了IMF并不希望希腊进行进一步紧缩改革,亦不是希望拖垮希腊经济的幕后黑手。

“有必要澄清那些对IMF毫无根据的指控,譬如IMF在谈判中不灵活,对没必要的新财政措施做出要求,为此而导致谈判拖延和急需资金支付延迟等等。”拉加德在信中写道。

其二,与之相反的,IMF一直希望欧盟各国停止逼迫希腊进行紧缩改革。

拉加德在信中指出,欧元区各国为希腊设定的到2018年实现财政盈余占国民生产总值3.5%的目标并不现实(2015年欧盟同希腊谈判时双方同意了这个目标,尽管希腊并不情愿),且必须大幅削减这一目标至1.5%。

欧元区搞得定德国么?

容克在上述采访中表示,“各国财长将开始第一次如何令希腊债务在长期范围内变得可持续的讨论。”

目前,根据欧元区在5月份做出的最新预计,希腊的国债对GDP比率从10年前100%上升到180%,为欧洲最高水平(当下德国国债同GDP比率为75%)。

实际上,IMF已经持续表示,从经济上而言,鉴于希腊的国债水平,除了对其进行债务减免,希腊已经无力通过改革来解决该国的经济问题。

欧盟机构对于为希腊进行债务减免持通融态度。欧洲稳定机制(ESM)就在4月末承认,正在寻求帮助希腊减轻债务压力的方式,但是这一讨论并未进入政治层面。

在政治层面,法国和葡萄牙都支持对希腊进行某种方式的债务减免。法国财长萨宾就表示,同认为除非给予希腊债务减免,希腊政府将无法令国际债权人的要求通过希腊议会。

目前,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并没有改变他对于希腊债务的强硬看法,且芬兰和奥地利财长均是朔伊布勒的忠实盟友。

拉加德的信件被公开后甚至在德国政坛也激起了不同看法。德国副总理暨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表示,希腊的债务需要被减记。

加布里尔表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债务减免总要在某个时间到来,没有意义一次次的推脱了。”不过对于这种公开同朔伊布勒唱反调的言论,德国财政部发言人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如真的对希腊进行债务减免,要如何进行呢?摩根大通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考虑到在目前的救赎计划中并不允许对债务进行名义减记,因此在未来开启的债务谈判中,可以围绕对债务期限展期或延长宽限期进行商讨。

ESM在此前的表态中也表示,可以用以当前的低利率固定希腊的债务利息水平或对已到期债务再展期的方式削减希腊债务。

目前,希腊已经从规模在860亿欧元的第三轮救赎计划中获取214亿欧元,并希望在7月20日一笔35亿欧元债券到期之前能够获得下一笔资金,否则希腊将无法偿还欧洲央行的上述债务,再次面对“希腊退欧”的命运。

然希腊政府目前很大程序上希望,英国退欧公投和希腊退欧的可能性几乎前后接踵而至的这一事实,有可能会令焦头烂额的欧元区领导人做出进一步妥协,从而避免对欧盟机构造成深度伤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