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国外]沙特推出经济改革十五年计划 重点发展投资旅游等

沙特推出经济改革十五年计划 重点发展投资旅游等

“2030愿景”宣称,沙特今后主要收入来源将是投资、民用和军事工业、房地产和旅游,而不是石油。图为4月11日,位于沙特首都利雅得的阿卜杜拉国王金融区建设场景。人民视觉

4月25日,沙特阿拉伯公布了一项庞大的经济改革计划——“沙特2030愿景”,寻求在15年的时间里实现经济产业多元化,摆脱对石油的过度依赖。分析认为,改革的紧迫性在增强,但要取得实效,经济结构中的一些深层次障碍需要克服。

计划内容——

重点发展投资、工业、房地产和旅游

“2030愿景”旨在“去石油”,致力于经济全面发展。用该计划筹划人和执行者、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话说,愿景目标是到2020年沙特经济基本摆脱对石油的依赖。他说:“过去很多年来,沙特人已经养成了‘油瘾’,这是很危险的,它阻碍了国家各项事业发展。”

“2030愿景”明确了沙特的发展方向,核心内容是出售国营能源巨擘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部分股权和建立世界最大主权财富基金等。沙特准备通过公开募股,出售沙特阿美石油公司5%的股份,筹得资金作为总额2万亿美元主权财富基金的一部分。“2030愿景”宣称,沙特今后主要收入来源将是投资、民用和军事工业、房地产和旅游,而不是石油。

“2030愿景”强调着力解决沙特的住房和失业问题,确保国内的水和能源供应;发展本国旅游业,除麦加、麦地那接待前来朝觐的穆斯林外,沙特将欢迎更多其他类型的游客,一项新的签证计划将允许穆斯林和阿拉伯地区民众在沙特居住更长时间,为沙特带来更多收入;大力发展本国国防工业,使其能承接本国50%的军费支出。去年,沙特购买了870多亿美元武器,是全球第三大军火购买国。

目前,在沙特约3000万人口中,30岁以下人口占总人口的67%,就业压力较大。“2030愿景”提出了几项具体指标:私营部门在国民经济中的比例从此前的40%增至60%;新增就业100万人,失业率从11.6%降至7%,女性劳动力的参与率从22%上调至30%;非石油部门收入从440亿美元增长至2670亿美元。

“2030愿景”还承诺给外籍常住人口提供更多绿卡,以方便他们在沙特长期工作。目前沙特的私营领域包括建筑、房地产、电力和通讯等,80%的劳动力是外国人,他们对沙特的经济发展作用不容小觑。

长达84页的“2030愿景”这样写道:“我们将一直努力,通过教育和培训以及提供高质量的就业、健康、住房、娱乐等服务,使我们国家成为所有寻求发展机会者的乐土。”

改革动力——

持续低油价令财政状况严重吃紧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沙特就开始推行经济多元化战略,迄今取得了一些进展。而随着国家视野拓宽,目睹周边国家在发展高端服务业方面走出成功道路,加上低油价倒逼,沙特愈发认识到进一步深化经济多元化战略的重要性。按沙特商业和工业大臣陶菲克·拉比耶的话说,沙特饱受“荷兰病”侵扰,现在正努力“康复”。

“荷兰病”是指一国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衰落的现象。上世纪50年代,已是制成品出口主要国家的荷兰发现大量油气资源,政府随即大力开发,经济显现繁荣景象。然而,油气产业的“一骑绝尘”严重打击了农业和其他工业部门。到20世纪80年代初,荷兰开始遭受通胀上升、制成品出口下降、收入增长率降低、失业率攀升等问题的困扰。国际上把这种现象称作“荷兰病”,而沙特无疑符合“荷兰病”的特征。

以往沙特并非没有想过转型,但却经常认为石油价格终会回升,难关“熬一熬”就过去了。英国《经济学人》称,上世纪90年代油价下跌时,沙特仅仅大量贷款而已。而这一轮油价下跌,使石油占财政收入比重超过70%的沙特出现了近十年来罕见的经济拮据局面。2015年沙特出现了高达98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外汇储备也大幅缩水15.8%。

在产油国失去对油价控制、油价重回高位无望、国际市场供大于求、市场份额之争日益激烈的大背景下,沙特政府意识到,是时候进行改革了。这也是沙特迎接“后石油”时代到来的必由之路。

未来之路——

追求经济多样化面临结构性障碍

“2030愿景”得到沙特国内广泛支持,也得到国际社会绝大多数人的肯定。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等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称赞该愿景是“明智和勇敢的”,并预祝取得成功。

世界银行中东北非地区主管纳迪尔·阿卜杜·拉提夫·穆罕默德说,沙特“2030愿景”是一项宏伟的转型计划,它的实施不仅有助于沙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而且也将给整个中东地区带来积极影响。

4月28日,沙特和约旦共同签署协议成立联合协调委员会,以监督刚刚成立的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在约旦的使用。彭博社评论认为,沙特增加对外投资,尤其是对区域内国家投资,除了该国利用其经济实力加强政治影响的传统之外,摆脱对石油收入的依赖也是主要目的之一。

“改革完全是沙特这样的经济体所需要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东与中亚事务部负责人马苏德·艾哈迈德表示,“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将这些非常敏感的、雄心勃勃的目标付诸实践。”

中东学者看好“2030愿景”,并且期待沙特更加外向的发展方式可以对周边国家起到带动作用。《中东报》评论员阿卜杜拉赫曼·拉希德撰文《2030愿景:宣传口号还是实在计划》,指出沙特的改革方案“无疑属于后者”,“我和其他学者一样担忧该国在实现计划之路上所遇到的种种困难。然而改革方案合理而且具体,有理由相信沙特政府的执行力”。

西方一些学者对沙特“2030愿景”评价谨慎。伦敦经济学院副教授斯蒂芬·赫托格指出,几乎所有沙特经济都直接或间接地依靠政府支出,公共部门雇用了该国2/3的员工,家庭需求绝大多数依赖政府支付的工资,而私营部门支付的工资总数不足国内生产总值的4%。他认为沙特追求经济多样化尚面临结构性障碍,道路十分艰难。沙特在1970年实行第一个五年发展规划时就已经追求经济发展模式的多样性,但改革进度一直被深层次的制度障碍所制约,如今这些障碍仍然存在。

一些分析师还认为,沙特经济存在一些短板,如“企业家传统”薄弱,鼓励和扶持私营企业发展的配套金融、法律体系缺位等。路透社称,尽管沙特股市在“2030愿景”公布后大涨2.5%,但接下来削减福利、增加税赋的改革措施将难言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