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 天和网

【独家】专访达拉斯联储主席:聚焦中性利率 加息动力与空间双降

当前,市场对阴晴不定的美国经济数据和加息前景极度迷茫——美国5月新增非农就业人口暴跌至3.8万,震惊全球;6月非农就业人口又大增28.7万,创8个月来新高;美国二季度GDP仅有1.2%,不及预期2.6%的一半,其中消费需求又成了增长亮点。

对此,市场不禁疑惑:究竟要如何解读剧烈波动、甚至相互矛盾的经济数据?我又应该用什么来做加息与否的依据?

8月4日,美联储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主席卡普兰(Robert Steven Kaplan)来到上海,并接受了《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的独家专访,他将在同日晚间在上海纽约大学发表题为“经济条件与货币政策作用”的演讲。卡普兰于去年10月正式加入达拉斯联储,并在哈佛商学院任职长达十年,在加入哈佛前,卡普兰曾任高盛集团副主席,供职22年,主要负责投资银行业务。

看实时数据 更看长期趋势

历来美联储官员分为“鸽派”和“鹰派”,但由于任职不久,市场似乎看不出卡普兰的立场。

“无论是‘鸽派’还是‘鹰派’,似乎都不能很好反应我的立场,我更倾向于称自己为‘中立派’。”卡普兰笑称。

他强调,近几个月的美国数据剧烈波动。那么对“基于数据”来进行决策的美联储而言,这些互相矛盾的数据会否造成影响?卡普兰对记者指出,“近期的经济数据夹杂着‘噪音’,因此我在看实时数据的同时,也会试图以更全局性的视野来看待美国经济,要看更长期的趋势。”

他称,例如人口老龄化趋势,全球债务对GDP的占比持续上升,全球一体化也意味着,如果全球整体经济增速放缓,世界各国都会被影响;此外,新兴的颠覆性创新力量不断崛起,新模式、新科技都冲击着各个行业的运作模式和议价能力。

因此,卡普兰认为,即使短期经济数据偶尔闪现积极向好,但“总体来看,上述趋势会使得全球增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放缓。对于美联储而言,我们的政策回旋空间(加息空间)也很小,必须要更加谨慎。”

他也坦言,未来的经济数据波动会更为剧烈,更令人迷惑,“这也意味着我们只能耐心等候加息时机的成熟。”

应对沟通挑战 强调中性利率

此前,由于突如其来的“811汇改”所产生的人民币波动震惊全球,因此IMF也呼吁中国央行加强与市场的沟通。然而当前,美联储的沟通任务丝毫不比中国央行轻松。

根据当前美联储的官方预测,未来几年利率水平会逐步正常化,且预计2016年加息1-2次;然而,根据市场的预期,各界都认为美联储甚至到2017年也很难加息。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种“预期鸿沟”?

“美联储的确面临重大的沟通挑战。美联储会对经济走势作出预测,即SEP(summary of economic projection),并会附上点阵图(17个点代表了FOMC委员对于利率走势的预测),这是一个对于未来2-3年经济发展的预测。但问题在于,经济情况不断发生变化,这一情况其实从2012年便出现了,即现实和预测悖离,使得美联储面临沟通挑战。”卡普兰称。

他呼吁,当前更应该关注的不是短期经济数据,而是“中性利率” ,亦称为“自然利率”。

之所以此前要加息,是因为美联储希望联邦基金利率最终升至与美国经济稳健增长、实现物价稳定与充分就业两大政策目标相符的水平。这样的利率水平既不会对经济产生刺激作用,也不会抑制经济增长,而是保持恰到好处的中性。美联储官员称之为 “长期中性利率”。

然而,今年3月,美联储将长期中性利率预测下调至3.25%,15日公布的最新预测将其进一步下调至3%,大幅低于2012年初预测的4.25%。

一般而言,中性利率水平反应的是通胀预期和经济前景,卡普兰的上述看法令加息和美国经济前景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美联储主席耶伦此前也表示,受生产率增长放缓、人口老龄化等更长久性因素影响,近年来美国的中性利率水平已经下降。简言之,这也意味着,美联储需要加息的空间和动力都大大减小。这也说明了,为何在去年12月首次加息后,原本预计今年加息1-2次的美联储直到现在也没有采取行动。

“尽管美国的就业市场、通胀数据都在取得一定进展,但这些进展都是渐进的,而且我认为货币政策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宽松,因为中性利率和当前的利率差距并没有很大,于是我们收紧货币政策的过程将十分谨慎,当前的低增速环境也需要谨慎。”卡普兰对记者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