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 天和网

【农商行生存系列】重庆农商行的突围之路

根据银监会的最新数据,截至目前,全国农村商业银行数量达到1000家。除了已在香港上市的重庆农商行(03618.HK)外,还有4家农村商业银行通过境内上市发行审核,6家农村商业银行准备挂牌新三板。

截至2015年末,重庆农商行以7168.05亿元的资产规模赶超成都农商行,成为全国资产规模最大的农商行。从农信社到农商行,再到赴港上市,从专注县域金融到转型综合化经营,重庆农商行完成了一次次成功的“突围”。

然而,在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利率市场化推进、金融脱媒加速、不良贷款持续反弹等大环境下,银行转型压力日益增大。尤其,对于那些偏安一隅的农商行而言,挑战远大于机遇。

借助近年来国家对于“三农”投入的加大,以及重庆当地城乡统筹建设等机遇,在县域金融领域已经形成较强优势的重庆农商行,如今,正试图通过进一步推进综合化经营的布局、移动金融的创新再次“突围”。

从县域金融到综合化经营

2008年,前身为重庆农村信用社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挂牌成立。两年后,这家银行登陆香港H股主板,成为全国首家上市农商行、首家境外上市地方银行,也是目前唯一一家境外上市的农商行。

随着重庆城乡统筹的发展、“五大功能区”建设的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长江经济带等政策红利的不断释放,改制、上市后的重庆农商行步入发展的快车道,完成了它的一次又一次“突围”。

《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整理公开数据发现,截至2016年3月末,重庆农商行资产规模7255亿元,是成立时的5.2倍;存款余额5186亿元,是成立时的4.9倍;贷款余额2852亿元,是成立时的4倍,各项指标增速均高于同业增长水平。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县域金融是重庆农商行最重要的阵地。截至2015年末,重庆农商行的县域存款增幅15.15%,占总存款的比重达66.52%,县域零售贷款占总零售贷款比重为72.32%,县域中间业务收入占全行中间业务收入的41.30%。

申万宏源在其报告中表示,目前重庆农商行80%的网点位于重庆县域,而在重庆,县域地区贡献了59%的人口数和56%的GDP,因此重庆农商行将最大程度的受益于中西部新城镇化改革和县域地区金融深化。

此外,近年来,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深入推进、新兴金融业态的蓬勃发展,商业银行传统的盈利模式面临严峻挑战,纷纷加快了综合化经营步伐,重庆农商行也不例外。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农商行在2012年参股设立了重庆汽车金融消费公司,2014年控股设立渝农商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此外,重庆农商行在江苏、四川、云南、广西、福建等地还控股设立12家村镇银行。

业务和产品方面,重庆农商行除了在传统的县域金融领域形成了从传统农户到农村各类市场主体,覆盖信用、保证以及各类抵质押担保方式的比较完整的产品集群,在农商行普遍较弱的中间业务、国际业务、创新金融等领域也有较多的布局。

以创新金融为例,重庆农商行“触网”较早,目前已有比较完备的手机银行等电子渠道业务,网上商城、直销银行平台、农信农商行代销联盟等电商平台,以及小额贷款自动审批业务“云微贷”、P2P平台资金结算等互联网金融产品。

除了抓住自身在县域金融的优势地位,并较早开始向综合化经营转型之外,重庆农商行的异军突起离不开重庆当地经济、金融的发展。

一位重庆金融业人士告诉《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地方农商行、城商行普遍受地方政府干预较大、受地方经济影响较多。而重庆农商行发展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重庆当地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当地政府对于金融业的大力支持和推动。

从数据来看,过去的14年间,重庆一直保持两位数的GDP增速,2015年也达到了11%的GDP增长。而在金融方面,2015年,重庆金融业增加值1410.2亿元,是2010年的2.6倍,年均增长13.8%。

在资产质量方面,根据银监会数据,2015年,全国银行业不良贷款率1.94%,而重庆银行业不良率为0.9%,其中重庆农商行的不良率为0.98%,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上述重庆金融业人士表示,城商行、农商行的客户多为当地企业,尤其是一些国企,但由于重庆本身的经济形势较好,企业本身的财务状况比较健康,发展势头也比较稳定,所以贷款资产质量相对于不少地区而言会优质一些。

另一方面,重庆当地政府比较鼓励金融业的市场化发展,所以相比很多地区,重庆本地的银行业机构放款更多是基于商业决策,并且受当地政府的政策推动,重庆金融机构的创新力度普遍较大。

资本压力渐大 欲回A股

尽管在利润增长和资产质量方面的表现优于同业,重庆农商行的资本金压力却日渐增大。

截至2016年3月31日,重庆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85%,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86%,资本充足率为12.02%,较2015年末分别下降0.03、0.03和0.07个百分点。

事实上,近年来,为了补充资本金,缓解资本压力,重庆农商行已经尝试过多种方式。此前,它还曾计划在新三板通过非公开发行方式,发行不多于1亿股优先股,募集不多于100亿元,用于补充一级资本。

随着证监会重启城商行、农商行的上市闸门,重庆农商行也跃跃欲试。

6月6日,重庆农商行发布公告,提出了A股发行并上市等多项议案。这也是继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徽商银行、重庆银行和锦州银行之后,第6家在H股上市的城商行或农商行宣布回归A股。

根据《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度股东大会会议文件》内容显示,重庆农商行将根据一般授权发行A股,数量不超过13.57亿股,约占A股发行完成后总股数的12.73%。

对于募集资金的用途,重庆农商行在公告中表示,募集资金用于补充资本金,提高资本充足率,健全公司治理结构,打造境内外融资平台,实现全体股东所持股份的流动性,推动银行持续稳健的发展。

申万宏源在其报告中表示,在完成A股上市后,重庆农商行将成为首家A、H股同时上市的农村商业银行。这将进一步加强其资金状况、去除H股再融资的限制,并获得价值重估的机会。

香港某银行业分析师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投资市场对于内地银行业持两面的观点,其中受近期人民币汇率、宏观经济走势、银行“不良”反弹等因素影响,消极观点较多。

他表示,即便是关注内地银行股,市场的焦点也主要集中在较大型的银行上,而看淡区域性银行。农商行估值持续低位,较受冷落,难免有回归A股的想法。再加上,不少银行当初的首选本就是A股,现在A股放行城商行、农商行上市,自然选择回归。

一位投行人士告诉《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在港上市的银行因为在当时上市时已经做过一次审批,并且在上市后公司治理结构和管理制度都逐步完善,相比未上市银行,回归A股挂牌,它们本身的条件会更有利。

“但目前,除了还有多家在港上市的城商行、农商行也在积极准备回归A股外,

那些已经过会的城商行、农商行还在排队等获批文。这一次,重庆农商行需要多长时间‘突围’目前尚不明朗。”上述投行人士表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