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人民币这半年:汇率大波动背后的改革定力

昨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再次下调122个基点逼近6.660关口。年初至今,这一中间价已经累计贬值1402个基点,与之相随的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断刷新近6年新低。而更能反映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水平的CFETS指数也在7月1日跌破95关口,成为该指数创立以来最低水平。

自去年“8·11”新汇改后,各国央行、国际机构、投资者对于人民币汇率波动及汇市政策变动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关注。回顾过去半年,人民币汇率先后经历了1月的大幅波动,2至4月新汇改后较为平稳的“蜜月期”。然而自5月以来,在国际形势变动,尤其是6月英国意外退欧扰动下,人民币再次持续走低,导致国际市场猜测声再起,人民币未来将走向何方?中国央行是否在顺应国际形势达到货币贬值目的,还是看空人民币的力量实难击退?

外汇储备五年来最低

昨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6594,刷新2010年12月以来最低水平。盘中人民币延续了多日走贬势头,一度跌至6.6730,此前机构普遍预期,2016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跌至6.80,依目前走势,人民币恐提前突破这一重要关口。

更令市场担忧的是,7月1日最新公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报94.88,不仅突破历史新低,同时较2015年底已贬值6%,这意味着到今年底该指数或下跌超过10%。“如果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继续走低,市场可能会认为人民币出现长期贬值的单边走势,而如果当前人民币能够保持强势,那么市场就会形成人民币双向波动的观点。”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说道。一旦形成人民币长期单边贬值预期,最直接的影响恐怕是外汇储备的快速流失。去年“8·11”新汇改后,外汇储备由2014年6月最高点近4万亿美元迅速下降至2015年底的3.33万亿美元。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5月,伴随着人民币波动幅度的增加,外汇储备出现今年2月来最大月度降幅——279亿美元,外汇储备跌至3.19万亿美元,成为自2011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6月份数据尚未公布)。然而通过对比可以发现,人民币承受的连续贬值压力主要由外部市场波动加剧造成。此前因美联储加息预期走弱导致美元贬值以及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利好出口国汇率回升,促使了今年2至4月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表现强势,进入平稳波动的“蜜月期”。

业内人士分析称,在“蜜月期”中国央行采用了双重策略,一方面允许人民币对美元小幅升值以打击资本外逃,同时让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贬值,以刺激出口。而现在,随着美元的强势回归,蜜月期已经结束。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此前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无论美联储几月份加息,都只是细节上的区别,加息的大方向是没有问题的。“因此,美元与其他货币利差拉宽的优势其实才刚刚开始,美元的强势周期还远未结束,这是人民币汇率和中国资本流动必须面对的一个长期外部环境。”刘东亮说。除美联储加息预期不明朗外,英国意外退欧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也在考验着人民币汇率的相对稳定。

汇改脚步不停

尽管面临重重考验,反观国内市场,无论是业内对于每日中间价更有把握的预期,抑或是央行与市场及时透明的沟通机制,在这半年来都有明显好转。

“管理浮动汇率对于央行来说也是全新的挑战,但经历了去年‘8·11新汇改’和今年1月份两轮大幅波动后,可以明显看出央行的管理更加有经验,采取顺势而为的策略。”瑞银大中华区首席投资总监及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胡一帆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近日也表示,当前人民币的汇率机制已经逐渐赢得公信力。“新汇率机制的公信力逐渐提升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央行的市场沟通有显著的改善,汇率政策的阐述与每日中间价基本一致,同时进一步强化关于资本流出相关规定的执行。”

即使面临着美元升值的压力,央行行长周小川认为从基本面因素看,人民币汇率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7月4日,央行在2016年二季度例会中表示,将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充分、灵活地使用货币政策工具,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回顾上半年,我国在外汇市场改革的脚步并没有因全球环境的变化而踯躅不前。

5月6日,央行意外公布了一直以来颇为“神秘”的人民币中间价定价机制,从此市场对于判断每日中间价走势变得更加有迹可循,避免因中间价偏离市场预期而出现大幅波动。央行在完善人民币汇率机制上的一系列改革,也获得了国际市场的认可。在今年6月召开的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美方对于人民币汇率话题的关注度明显“降温”,央行副行长易纲还透露,中国将向美国提供2500亿元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同时不久将在美国设立人民币清算行,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取得重要突破。此外,我国关于进一步完善外汇市场的多项举措已箭在弦上。

6月21日,央行公开表示,已经开会研究了商业银行有序参与离岸外汇市场的问题,央行这一表态,不仅有利于未来逐步收窄在岸与离岸市场汇差,增加商业银行参与离岸市场的机会,减少套利空间,同时为国内外汇市场更好地与国际市场对接做铺垫。

6月24日,当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英国退欧公投上时,一件对于中国外汇市场有着深远意义的标志性事件已经悄然发生——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在上海宣告成立并召开了第一次工作会议。

中国银行行长陈四清认为,建立外汇市场自律机制,是完善外汇市场体制机制的重要举措,必将进一步提升人民币作为交易货币、储备货币的职能和地位,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向纵深发展。

另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的建立,也可以看作央行为了人民币更好地满足SDR货币篮子要求,更好地对接国际市场所做的准备工作之一。随着今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日期的临近,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后SDR时代”将有更多利好消息维稳人民币汇率。

“今年三季度末,人民币汇率将具备再次走强的条件。”招商证券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分析称,一方面,季节性因素可能带来贸易顺差规模的进一步扩大; 同时,人民币正式进入SDR货币篮子,带动一些经济体参考该货币篮子增加配置人民币资产,此外,中国债券市场的开放政策有望持续发酵,为中国带来更多的国际资本流入。

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也认为,考虑到今年9月即将于杭州举行的G20峰会,以及10月人民币正式加入SDR的大好机遇,短期内有利于鼓励海外资本流入国内债券和股票市场,同时维持汇率稳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