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李稻葵:英国脱欧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

“英国脱欧将导致欧元相对地位下降,国际贸易、国际金融交易需要新的货币来平衡美元独大的格局,因此全球客观上需要人民币。另外对于英国而言,脱欧之后对中国依赖可能更大,原因在于贸易更加自由。在这些背景下人民币国际化可能有机遇。“6月25日,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 “国际货币体系之占优货币问题研究”论坛上指出。

昨日,英国脱欧大局已定。距离最后唱票三小时,英镑暴跌10%经历了1971年以来最大跌幅。此外,欧元对美元大幅下跌后小幅反弹,日跌3.14%。李稻葵进一步指出,当今西方世界处于乱世,而中国有望兴起。美国特朗普如果上台,GDP和TTIP进程必将受冲击。但他同时提醒人民币国际化不可操之过急。

24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就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发表声明。《声明》指出央行已做好英国脱欧应对预案,将继续稳健货币政策。同时,央行还指出,将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维护金融稳定。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进一步加强与有关央行、货币当局以及主要国际金融组织的政策沟通和协调。

李稻葵认为,目前我国货币存量达20万亿美元,实际是个堰塞湖,如果按照传统模式搞人民币国际化,对金融稳定极其不利,因此人民币国际化要走一条与众不同的、渐进的道路,各种政策需要建立在精心务实的研究基础之上。

人民币国际化将走一条什么样与众不同的道路?在昨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的对话中,记者发现,周小川指出,在扩大人民币使用,消除SDR使用者进入人民币市场的障碍方面,央行已经采取了不少政策措施。

“我们还可以在人民币可兑换方面做更多工作,包括进一步发展外汇市场和减少不必要的管制措施等。我们特别关注人民币还不能自由使用的领域,确保人民币达到可自由使用的标准。我们知道人民币在金融交易方面的使用还不够广泛。虽然交易规模正在逐渐上升,但这不会是一个线性的过程,会受到全球市场波动的影响,螺旋式上升。当然,长期内人民币还是有望能够在全球金融市场更广泛的使用。另外,我们还强调宏观经济稳定和低通胀的重要性。如果我们实现了宏观经济的稳定增长和低通胀,市场参与者自然会选择更多使用人民币。”周小川说。

一方面,央行试图帮助提高人民币在贸易、投资和金融市场等领域的可自由使用程度。另一方面,将SDR视为一个促进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方式。但周小川指出,人民币更广泛的使用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要尊重市场参与者的选择。如果美元汇率稳定、流动性充裕,没有不正常的资本流动,这时人们愿意选择美元。否则,人们也希望看到货币的多元化,以更好地管理风险,我们乐意看到这样渐进的发展过程。

“下一步人民币汇率制度应符合市场经济的更高要求,即汇率更加灵活,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资金流动更加自由,本外币兑换更加方便,并能为本国和外国投资者提供风险管理工具。”周小川说。此外,他指出,对央行来说,我们试图对公众进行教育,让其了解市场形势。努力减少过多管制,引入更多的外汇市场风险管理工具,包括外汇掉期、衍生品,希望中国企业和居民在这个环境中变得越来越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