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车险费改切换近尾声 细数省钱小tips

6月底,是全国商业车险费改的最后一个时间节点。随着第三批18个费改地区的新旧切换,商车费改慢慢接近尾声;前两批费改之后,商业车险费改的市场化进程亦加速。

在整个财险版图中,商业车险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亦正处于历史最大的变革期。商车费改启动以来,消费者的保费获得了实际优惠,但与此同时,在车险进入低增速时代的背景下,商车费改仍面临很多挑战,行业竞争也将趋于激烈,车险服务能力将面临挑战。

据本报记者梳理,目前商业车险迎来的机遇和挑战分别来自商车费改和新业态带来的挑战两大方面,而未来,大数据、科技创新给商业车险带来的将是整个行业从产品、经营主体到整个市场格局的剧变。

鼓励“好司机” 推动车险企“供给侧改革”

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2015年拉开大幕,从首批试点的6省市到第二批试点的12省市再到第三批,在第三批试点方案中,北京、上海、深圳均在列。对比各地方案,就区别而言,主要在于NCD系数(无赔款优待及上年赔款记录系数)以及理赔记录浮动系数的不同。

按照改革方案,商业车险保费=基准保费×费率调整系数。费率调整系数是影响保费的关键因素之一,而费率调整系数又主要包括NCD系数、交通违法系数、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等4个细分系数。

就车险费改大规模铺开产生的影响,安盛天平财险首席战略官、健康险事业部首席执行官袁颖晖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从第一、二批费改地区试点的情况来看,总体平稳。77%的车主保费下降,平均下降幅度为7.7%,基本达到了预期目的。”

他进一步补充,“本次费改给市场带来了两方面的变化:从消费者层面看,由于贯彻了从人、从车的市场化定价原则,大部分消费者的保费支出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实质上形成了对于良好的行车习惯和安全意识的正向鼓励;同时,保险责任范围扩大,解决了以前存在的“高保低赔”、“无责不赔”等问题,将给予消费者更好的产品体验,培育对保险更多的信任。总体而言,费改后车险的性价比更高,对于有良好驾驶行为和习惯、出险少的好司机,效果更加明显。从保险公司层面看,费改也有效地促进了经营管理水平和人员素质的提高。车险费改前,保险公司的费率基本相同,粗放式的经营尚有空间。现在不一样了,各公司在同一平台上充分竞争,如何有效控制经营成本、更多地让客户得到实惠、更好地提供服务都是保险公司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这其实也是推动车险企进行的供给侧改革。”

对于消费者的影响,由定价因素亦可观之。最惠保创始人陈文志表示:“这次费改,在费率方面达到两个效果:一是费率水平更反映了风险水平,二是通过费率机制提升安全驾驶意识和遵守交通规则意识,与此同时在条款设计上更加人性化,充分考虑车主合理预期,简化条款,减少纠纷。”

如何省钱小tips

上面说了这么多原理,接下来说说实操。本报记者对比多个省市的方案,总结以下几点:一是交通违法影响大,二是出险次数有门路,三是买车要算好零整比。

各地方案有细微不同,但总体导向一致,上述三个小tips是“以不变应万变”之策。

以第一个交通违法影响大来说,影响究竟大到什么程度呢?

在上海费改方案中,上年没有交通违法的,商业险费率下浮10%;上年有交通违法的,商业险费率上浮5%-10%。

在北京,根据新规则,挂钩车险费率的交通违法行为主要有闯红灯、超速(未达50%)和超速(超过50%)。具体而言,闯红灯3次,保险费率上浮5%,最高上浮15%;超速(未达50%)3次,保险费率上浮5%,最高上浮15%;超速(超过50%)1次及以上,保险费率上浮15%。以闯红灯为例,车主累计闯红灯次数达到3次,则保险费率上浮5%;闯红灯每增加一次,保费费率上浮5%。也就是说,车主闯红灯达到4次,保险费率上浮10%,闯红灯达到5次及以上,保险费率直接上浮15%。

需要注意的是,这三者同属于不同测算范围,可以进行叠加,也就意味着车主的交通违法系数最高可上浮45%。

第二是出险次数。以往,一年中出险次数不超过2次的话,对次年保费影响并不是很大;而费改新规加大了对出险次数的管控,例如,只要出险一次,次年就取消车险折扣,出险次数5次及以上,保费可能直接翻倍。

第三是零整比的影响。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同样是20万的车,大众和奔驰的保费可能完全不同。零整比越高的机动车,车险费率可能会越高,最终的车险价格也就越高。

零整比是指配件价格之和与整车销售价格的比值。零整比越高,表示零配件越贵,维修成本越高。对保险公司来说,承保零整比更高的车型,成本也就更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