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跨境资金流动趋向基本面 人民币汇率或再次走强

国家外汇管理局周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5月银行结售汇逆差124亿美元,跨境资本流动形势连续第5个月改善,好于市场预期。

尽管5月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1.5%,和今年年初的贬值幅度相一致,但是仍然没有引发此前出现的市场过多的恐慌性的卖盘。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称,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逐步缓解,更加反映国内经济基本面。同时,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在中长期保持基本稳定的格局有着坚实的基础。

在市场人士看来,这一方面缘于国际形势也不乐观,不确定性因素很大,并没有其他更加看强的货币;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市场在逐步适应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锚从盯住美元过渡到参考一篮子货币和市场供求情况。

跨境资金流出压力缓解

国家外汇管理局周一公布了2016年5月银行结售汇和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

根据数据,5月份我国外汇供求状况进一步趋向平衡。

首先,银行结售汇逆差继续收窄。5月银行结售汇逆差为125亿美元,环比下降47%,日均逆差连续5个月下降。1月至4月,银行结售汇逆差分别为544亿、339亿、364亿和237亿美元。

其次,非银行部门涉外收付款逆差扩大但外汇收付也由逆转顺。5月非银行部门涉外收付款逆差235亿美元,前4个月分别为558亿、305亿、261亿和89亿美元。其中,5月份非银行部门涉外外汇收付小幅顺差2亿美元,1月至4月分别为逆差201亿、105亿、59亿和20亿美元。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跨境资本流动形势连续第5个月改善,好于预期。从结构来看,主要是企业贸易项下的结售汇对汇率形成支撑,对整体代客结售汇的贡献度高达84%。企业偿还外币负债的节奏保持稳定。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针对以上数据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我国市场主体的涉外收支行为继续稳步调整。

一是购汇意愿进一步减弱,部分渠道的外汇融资明显回升。

5月,衡量购汇动机的售汇率,也就是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73%,较4月份下降2个百分点。同期,海外代付、远期信用证等进口跨境融资余额增加3亿美元,其中外汇融资余额增加74亿美元,较4月份多增了113%,已连续3个月回升,显示企业对外债务去杠杆化步伐放缓。

二是结汇意愿继续上升,境内外汇存款下降。

5月份,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也就是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7%,较4月份上升4个百分点。同期,外汇存款余额减少88亿美元,4月份为增加9亿美元。这些都显示企业和个人保留外汇的意愿减弱。

与此同时,法兴银行中国外汇利率衍生业务销售总监顾赛荣对天和网表示,今年春节以来,中国的监管机构也在加强对跨境资金流动的管理,对外汇相关的交易给出更严格的指导和监管。比如打击非法套利、虚假交易等措施,现在看来是行之有效的。

“今年以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逐步缓解,更加反映国内经济基本面。这也说明,在我国经济运行总体符合预期、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经济保持中高增速的情况下,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在中长期保持基本稳定的格局有着坚实的基础。”外汇局新闻发言人表示。

人民币汇率或再次走强

不过,如果从外汇市场人民币价格的表现来看,5月美元对人民币“价”和跨境资本外流“量”出现背离。

在市场人士看来,这一方面缘于国际形势也不乐观,不确定性因素很大,并没有其他更加看强的货币;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市场在逐步适应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锚从盯住美元过渡到一篮子货币和市场供求情况。

5月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为1.5%,跌幅与今年年初一致,但5月外汇市场供求相对平衡,并未像年初出现恐慌性人民币卖盘。

顾赛荣告诉天和网记者,5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50一度跌至6.60,这一波动和今年年初1月份的调整有所不同,这一次没有太多恐慌性的人民币卖盘。原因主要是境外的市场也并不太平,美联储是否加息尚存不确定性,还有英国退欧的顾虑,市场上没有太多明显强势的货币,另外市场也对于中国监管机构管理稳定人民币汇率的能力相对更有信心,这是和年初最大的不同之处。

他同时表示,接下来看涨人民币的市场情绪并不明显,主要还是以偏弱为主。目前中国内部的因素还是朝着稳定人民币汇率的方向,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因素主要还是来自于境外。

“美国的经济复苏到底有多强,如果美国经济真的如市场某些人士的预测接下来变弱,美联储加息预期进一步削弱,美元就会相对弱势;另一方面,英国如果不退欧,并且英国和欧洲经济将来相对有所改善,则英镑和欧元的买盘就会较强,相对也会打压美元,美元兑人民币也就不那么强势了。”顾赛荣称。

谢亚轩认为,市场在逐步适应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锚从盯住美元过渡到一篮子货币和市场供求情况。其称,在外管政策并未进一步收紧的背景下,招商外汇干预度指标并未显示央行大幅干预的情况。市场供求凭借自身调节,投资者对于汇率波动的适应力和耐受力增强。5月人民币汇率指数轻微升值0.03%,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保持相对均衡。

他表示,美联储加息靴子落地之前,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以震荡为主。并预计三季度末人民币汇率具备再次走强和跨境资本外流阶段性改善的条件。

“在美联储加息的靴子落地之后,美元可能迎来阶段性走软。国内下半年贸易顺差季节性增加、国外长期投资者在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外汇和债券市场的开放政策有望带来新增的人民币需求。”他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