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人民币贬值预期减弱 外资“悄然”入债市

近日,某全球知名的基金管理公司表示增持在岸中国国债,同时全球最大的RQFII国债ETF获得近半年来的首次净申购。

接受天和网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最近观察到一些境外投资债券资金流入,但情况并未到“火爆”的程度。在境外债券产品收益率相对低和流动性差的情况下,中国国债有一定的吸引力,不排除一些避险资金进入我国债市。但可以确定的是,随着外汇市场的供求状况进一步趋向平衡,境外的投资机构已经从单方向卖出变成双向操作。

外资开始流向中国债市

去年以来中国加大了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开放力度。今年2月,中国央行发布公告,允许更多境外机构投资者进入银行间债市,并取消了投资额度限制。

但是因为去年汇改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存在贬值压力,因此境外机构投资者对境内债市也持观望态度居多。今年1月还一度出现外资大幅减持中国债券的情况。

不过,这一情况在最近发生了转变。富达投资管理公司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经理BryanCollins日前接受其他媒体访问时说,富达中国人民币债券基金增持在岸中国国债5%,投资比重占整个投资组合约20%。

与此同时,港交所上市的一只全球最大RQFII债券ETF获900万个基金单位的净申购,净流入资金约10亿元人民币。这是RQFIIETF近半年来首次获资金申购,在此之前该基金持续净流出。

中国债券信息网按月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末,境外机构持有我国国债2955.26亿元人民币,上年末为2484.48亿。

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高级策略师刘立男告诉记者,最近观察到一些境外投资债券资金流入,但没有像“火爆”那么强烈。可能有些境外人民币资金在境外债券产品收益率相对低和流动性差的情况下,倾向于购买境内人民币债券。不排除一些避险资金进入我国债市。

相关统计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全球范围内,负利率国债体量超过10万亿美元。6月以来,多国的国债收益率相继降至负利率。6月14日,德国10年国债收益率降至-0.001%。6月17日,瑞士30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0.057%,至此瑞士所有国债收益率皆为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跌破1.6%。日本10年国债收益率5年期、20年期、30年期均创新低。

“中国政府债在全球范围内来看收益率方面有很大优势。”法国巴黎银行大中华区环球市场部主管赖长庚(CG Lai)告诉记者。

在赖长庚看来,尽管近期10亿元流入ETF基金,这也算不上很多外资。但境外的投资机构已经从单方向卖出变成双向操作,这是因为离岸人民币供应现在已经相对稳定。

“一句话离岸人民币供应是关键。中国债券对于避险资金来说是很好的标的,但是实现避险策略需要稳定的人民币资金供应。”他说。“我们已经度过了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最恐惧时刻。但境外投资机构对汇率波动还是相对谨慎,所以他们会去买同时对冲利率和汇率风险的套期保值工具CNH CCS(交叉货币套期),而不是直接买离岸人民币。对于他们目前CNH CCS已经到了可以持续的水平。”

汇率风险对冲工具需丰富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未来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会加大,中国在岸债券市场想要吸引更多的境外机构投资者,还需要更加丰富的利率和汇率风险对冲工具。

刘立男告诉记者,海外投资者可以选择在境外人民币外汇市场对冲,使用不可交割远期(NDF),或者用CNH远期(CNH),但有些外汇基差风险难以对冲。

法兴银行中国外汇利率衍生业务销售总监顾赛荣对记者表示,虽然目前银行间债券市场对境外机构投资者的开放尺度非常大了,但有一个客观存在的问题,境外的商业机构向境内的银行进行外汇风险的套期保值方面,还存在很多法律框架方面的不确定性。对海外商业机构来说,相关的外汇风险套期保值目前主要还是通过境外市场达成,例如美元对人民币的NDF或者美元对CNH的远期锁定。

今年2月,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各类境外机构投资者现阶段均可在银行间债市开展现券交易,并可基于套期保值需求开展债券借贷、债券远期、远期利率协议及利率互换等交易。

另一方面,境外央行和货币当局、国际金融组织和主权财富基金可开展包括即期、远期、掉期和期权在内的各品种外汇交易。但是,目前其他境外机构投资者暂不能直接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未来,央行将继续研究推动外汇市场的对外开放,循序渐进扩大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的境外机构范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