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麦德能:英国退欧不会引起全球恐慌 美加息与中国经济是最大焦点

随着6月24日英国退欧公投日期的临近,“退欧派”优势不断扩大,不确定因素引发的市场恐慌从欧元区快速向全球市场蔓延。

6月14日,英镑对美元、日元等主要货币快速贬值,欧洲股市开盘普遍跌超1%,英国退欧风险的加大导致全球国债市场大受欢迎,其中10年期德国国债出现了收益率首度跌破零的历史时刻。面对6月份如此多的黑天鹅事件——A股纳入MSCI、日本央行与美联储利率决议以及英国退欧公投,投资者变得异常小心,不确定性引发的恐慌不断发酵,甚至有业内人士担忧新一轮的全球危机正在酝酿。

“‘英国退欧’对于全球市场的影响并没有大家预期的那么大,虽然可能引发投资者抛售风险资产,但不会持续太久。”彭博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麦德能(Michael McDonough)6月13日参加“2016陆家嘴论坛”期间接受《天和网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说道。在他看来,真正会长期、深刻的影响全球市场的“大事件”仍然为美联储加息节奏以及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

(彭博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麦德能)

“英国退欧”全球影响有限

“英国退欧”可能性的增加无疑成为近期令全球投资者最头疼的事情。

据ORB最新民调显示,目前支持英国退欧的受访对象比重为55%,支持英国留欧者为45%,这成为ORB就英国退欧展开民调以来,支持退欧人数比重领先幅度最大的一次。这一结果宣布后,英镑快速走低,6月10日,英镑对美元贬值1.44%,创今年2月22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雪上加霜的是,6月14日最新公布的英国CPI及PPI数据均不及预期,为退欧公投阴云笼罩下的英国经济再添阴霾,数据公布后,英国短线下挫十余个基点至1.4127,逼近今年2月29日英镑对美元的年内最低点1.3835。

有业内人士预期,英国退欧公投将成为全球货币市场十分具有冲击力的事件。彭博对经济学家进行调查显示,多数经济学家预计,英国退欧公投结果出来后当天,退欧会导致英镑跌至30年新低,留在欧盟则可能推动英镑涨至年内新高。

(彭博经济学家对英国退欧后英镑兑美元汇率预测)

除汇市遭遇英国退欧不确定性的冲击外,全球债券市场也“难逃一劫”。随着市场避险情绪高涨,英国、德国国债收益率创历史新低。其中,德国5年期国债收益率触及历史低位,而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首次跌破零,此外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出现今年2月份以来新低。

国际金融协会(IIF)6月13日在一份报告中警告称,一旦英国退欧成功,将对市场造成很大影响,全球资产和主要国家的国债将遭受重创。该协会认为,尽管激增的避险情绪可能不会持续很久,但退欧公投仍然意味着英国与欧盟未来的不确定性持续增加,因为退欧为双方带来的经济与金融成本显而易见。

麦德能对《天和网日报》记者表示,英国一旦推出欧盟,对于英国经济、英国央行接下来的货币政策,都将带来巨大影响。

但对于全球市场而言,他认为外溢效应有限。“英国退出欧盟不代表着世界末日,更何况对于这一可能性,在一年前市场已经有所预期,短期内投资者出现应激反应十分正常”。即使做最坏的打算,即英国最终离开欧盟并且经济每况愈下,这一风险传导至全球市场可能也要几年时间。

对于欧盟区而言,麦德能认为更重要的是货币政策的协调。“在我看来,货币政策绝对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体系,每个国家面对不同的问题,德国的货币政策在意大利或者西班牙肯定不适用。”因此他建议各国央行要加强沟通,令货币政策更加公开透明,同时让市场提前了解央行实行政策的目的,才能达到循序渐进的效果。

中美对话成果惠及两国企业

在6月7日刚刚落下帷幕的中美第八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中方提出即将于美国建立清算银行、为美国提供2500亿元人民币的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等一系列重要举措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麦德能对《天和网日报》记者称,这一举措意味着中美经济往来、人民币国际化的巨大进步。

一直以来,美国是少数几个人民币投资、清算或结算能力有限甚至为零的主要金融市场之一,这使得美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处于竞争劣势,也阻碍了人民币在国际上的更多使用。

在美人民币交易与清算工作组近期通过调查发现,此前尽管大型美国企业可以通过海外银行关系及其在海外建立的财务中心使用人民币账户,但与这些安排相关的复杂流程、高成本和低效率使得有些公司寻求在美国获得账户服务。

对于大多数美国中小企业而言,由于并不拥有多币种或全球财务运作能力,必须依赖其美元存款账户、外汇兑换,以及代理银行网络来进行或接受人民币支付。繁杂的手续无疑会增加人民币相关交易的复杂性和成本,并降低透明度。同时这些安排也不适合某些类型的活动,尤其是与以人民币计价的现金管理、证券交易、结算以及风险管理有关的活动。

“对于那些已经与中国建立人民币贸易往来的美国大型企业来说,清算行的设立及RQFII额度的设立,将使中美企业直接业务往来更加便利;而对于那些尚未与中国建立联系的美国中小企业而言,更是提供了一个探索中国广阔市场的窗口。”麦德能说道。

此外,在美国建立人民币清算银行有望激励,对美国无论金融还是非金融企业都十分具有价值的人民币相关产品及服务的发展。业内普遍预期,未来的发展路径取决于人民币交易量的增长规模和速度、在美国推出的人民币产品和服务的类型,以及在美国保持足够的人民币流动性的能力。这些因素可能会受到私营领域以及美中政府所采取行动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备受关注的美联储加息时点选择,以及给全球市场带来的影响,麦德能认为,美联储或将在今年7月及12月加息两次,避开9月及11月美国大选期间加息。

“我们预计美联储每次加息25个基点,非常小的幅度,市场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消化加息带来的变化。”麦德能表示,美联储之所以会加息,意味着其对美国经济稳步复苏有十足把握,而美国经济的复苏对于全球各经济体而言,将会提供上涨动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