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2016陆家嘴论坛】白重恩:让金融只做金融 “责任不清”易造成

“我们对金融机构、金融市场提出太多目标。”白重恩认为,支持战略新兴产业甚至服务实体经济,这都不是金融机构考虑的问题。

当前因为各种各样的压力,金融机构承担很多财政责任、社会责任,这是造成风险的一个重要原因。他认为,应该让金融专注做金融的事,那就是资源配置和控制风险。

责任不清 诱发风险

6月12日,2016陆家嘴论坛在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开幕。在下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金融创新与宏观审慎管理体制”为主题的讨论会上,清华大学教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白重恩从金融机构定位方面对经济风险的成因逻辑进行剖析。

在他看来,金融机构责任不清,容易造成风险。之所以对金融赋予过多责任,一个重要原因是希望资本市场发展进而产生财富效应,财富效应会拉动需求,进而达到促进经济增长的目标。

但是,金融归金融,行政归行政。白重恩认为,这不应该是金融考虑的问题。“比如我们希望金融机构放贷款的时候要倾向战略性新兴产业,甚至说要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我觉得连这个问题都不应该强加给金融机构。”他进而解释称,从金融角度,不支持实体经济是有其原因的,不应该用行政手段直接要求金融区支持实体经济。

作为市场主体的金融机构,承担过多非市场化的责任,责任不清就为风险埋下隐患。白重恩观察到,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压力,迫使金融机构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对金融机构提出过多要求,就会造成风险。

一方面,当出现问题时,需要找人负责,到底是找政府还是找金融机构负责?另一方面,当我们要求金融机构承担财政责任时,往往是低估了推行某些政策的成本。举例而言,如果企业欠债很多、政府欠债不多,如果只看政府直接债务比例,就低估了政府干预成本,因为企业很多债务与政府相关联。

那么,金融的目标到底是什么?白重恩认为,就是资源配置与风险控制。“我认为,如果金融机构、金融市场能够实现帮助要素、资源配置更加优化,又控制风险,就是对长期经济增长最好的支持。”他说,支持新兴产业,应该通过政府部门的税收政策、补贴政策、准入政策、产业政策等进行推动,而不能行政性地要求金融机构去支持。

不应过度倚重货币政策

在供给侧改革推进过程中,金融市场被寄予厚望。这也是为何金融机构往往承担过多非市场职能,货币政策被过度依赖。

白重恩认为,可以通过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间接地对金融机构进行引导,而不能直接要求金融机构去做,不应该让金融代替财政来实施财政政策。

“我觉得不应该给货币政策过大的负担,其实货币政策能解决的问题只是一部分,很多的改革不是跟货币政策有关,是一些结构性的改革。”他认为,货币政策必须要有其他政策的配合,要把方向搞对,让资源配置的效率有所改善,货币政策同时保证适当增长。

经过研究,白重恩发现,过去几年的改革并没有让资源配置更加有效。

不同行业资本产出率不同,有些行业高,有些行业低。如果资产配置有效,不同行业的资本产出率应该差不多。换言之,如果某些行业能够产出更多的产品,就应该让更多的资源配置到这些行业当中,最终资本产出率在不同行业间趋同。

“但从2008年以来,我们发现那些资本产出率低的行业,它的资本产出率变得更低了;而资本产出率高的产业,资本产出率变得更高了。”白重恩称,从经济学理论的角度来说,不同的要素在所有的行业、所有的企业应该带来同样的回报,这样才能使得效率是比较高的。然而,从2008年到现在的结果正好是相反的。

另一个指标变化也能得出相同的结论。白重恩表示,实际利率自2010年到2015年6月一直在上涨,经济增速下降、实际利率却上升,这是一个反常的现象。

“为什么这样?”在他看来,这就是因为过剩产能行业占有过多资源,其他产能获得资源的成本上升。如果不将过剩行业资源释放出来,高效率的行业就得不到资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