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聚焦营改增】银行业营改增棋局未完 尚待细则落地

营改增试点如期全面推开,金融业作为最后的四大试点行业之一,营改增攻坚战才刚刚打响。

相对于一般企业,银行业务复杂,产品繁多,各家银行统计口径不尽相同,税务部门相关细则尚未出台,营改增对银行中间业务、金融市场等业务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需“且行且观察”。

中收影响不大

近年来,银行传统业务转型背景下,中间业务收入成为银行盈利增收的新发力点。营改增对于金融服务的增值税销项税率6%比原营业税税率5%上升了1个百分点,是否意味着银行中间业务收入纳税负担加重?

对此,毕马威中国间接税合伙人沈瑛华对《天和网日报》记者分析称,这并不意味着税负的必然增加:即使商业银行无法将增值税转嫁到下一环节,但由于商业银行提供服务获得的进项可以抵扣,例如,不动产相关进项、经营费用相关进项(水电费等),其实际税负将低于6%。因此,预计商业银行就中间业务而言的增值税税负与营改增前持平,或略有下降。

沈瑛华强调,由于实施营改增的时间非常紧迫,商业银行可能无法就许多已经签订的合同转嫁增值税,并且在获得较少进项的情况下,短期内税负有可能有所上升。但是从长远来看,商业银行中间业务的税负只减不增。

营改增税费的变化对于中间业务究竟会带来多大影响?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对《天和网日报》记者表示,这对于不同类型银行的影响不一而同,中间业务项目划分详细,其中包含了各项收费类项目,每项业务收费标准不同,税务部门并不十分清楚,且不同银行测算口径也不同,因此营改增对不同银行中收的影响并不一致。

不过,曾刚表示,通过此次营改增,很多小银行税费回到了比较低的税率水平,有些服务收费可以竞相抵扣,营改增对小银行影响不一定明显。

金融市场业务受影响大

4月29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金融业有关政策的通知》,对前期政策及时做出调整。针对市场担心影响债券利率,明确规定了“质押式买入返售金融商品、持有政策性金融债券属于金融同业往来利息收入”,这意味着二者将不在增值税征收范围内,这两份被业界称为“打补丁”的文件可谓来得及时。

沈瑛华表示,营改增新规基本延续了银行间同业拆借免征营业税的政策,对相关同业业务进行免税,但是增值税税制下,对于同业业务的定义比营业税有所收紧,同业业务可能受到一定影响。由于财税部门正在积极收集业内意见和建议,可能会出台后续文件,明确相关增值税处理,因此,营改增对同业业务的影响尚待评估。

一位上市城商行高管则对《天和网日报》记者表示,营改增对于大型银行与中小型银行的业务影响并没有太大差异,国有大行的政策性金融债、买入返售业务规模与其资产规模成正比,城商行体量小,其持有的政策金融债和买入返售产品也相对较少。

对于银行的跨境金融服务营改增征税,沈瑛华分析称,进口金融服务适用其他进口服务的一般规则,服务接受方需要代扣代缴增值税,并且当服务接受方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时,其所代扣代缴的增值税可以抵扣。出口金融服务方面,营改增新规并未对广泛意义上的出口金融服务给予免税待遇,意味着,当我国金融企业出口金融服务时需要按照6%的税率缴纳增值税。

净利润略承压 创新业务有阻力

营改增对于银行业是一场系统性流程的重新梳理。沈瑛华表示,在营改增正式实施的背景下,银行需要实现“价能算、账能记、票能开、税能报”的增值税合规目的,要求银行对其业务流程进行重新梳理、调整或改造。比如,改造IT系统以实现价税分离;调整财务系统以实现与金税系统的对接;建立和执行增值税发票管理及增值税风险管理的内部管理流程;梳理相关风险控制点等。

“鉴于政策出台和实施的间隔较短,且财税部门可能陆续出台操作细则,因此,对于银行来说,短时间内消化和理解新政策,同时还需要做好准备应对意料之外的问题,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沈瑛华说。

“金融业的营改增是‘早产儿’,”曾刚表示,金融业营业税改增值税并没有系统性的改革方案,加上银行业务复杂,产品繁多,不同产品和服务性质差异很大,表现在会计科目上要比一般企业复杂,因此,银行在实施营改增过程中会遇到更多的问题。小银行作为一般纳税人税收相对简单,大银行需要在逐步探索中完善,涉及到技术等重新调整,除了资金交易成本增加,预计操作成本和管理成本也将是一笔重大开支。

事实上,早在营改增新政公布之前,一些银行已经开始积极备战营改增,提前做好相关准备工作,比如改造业务系统的前端,优化增值税链条式管理。营改增新政公布后,银行需要重新审视相关业务模式,以最大化享受优惠政策,并规避相关税务风险。

近年来,银行业净利润增幅不断下滑,银行“躺着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营改增带来的税务成本是否会给银行经营带来压力?对此,曾刚表示:“压力肯定有,不同银行的影响不同,大银行压力会略有增加。”据他分析,这主要取决于银行业务结构,对于倚重金融市场业务的银行,原来资金交易做得多的银行可能导致税务成本上升。

曾刚强调,营改增有可能对银行业务创新带来一定影响,由于具体细则还没有出来,尚难看到银行具体的创新方向调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