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北京:三个农民工家庭的公租房期望

  5月4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确定了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措施。对于公租房,会议提出要推进公租房货币化,政府对保障对象通过市场租房给予补贴。在城镇稳定就业的外来务工人员等凡符合条件的应纳入公租房保障范围。

  对此,记者走访了北京市几处农民工聚集地,探访在此居住的农民工的租房生活,并了解他们对公租房的期望。

  “能享受到公租房,会更有归属感”

  在北京南二环天桥的一家快餐店,刘玲玲麻利地收拾好杯盘狼藉的桌子,向门外新走来的顾客吆喝:“欢迎光临!”她操着一口地道的京腔,如果不是深入接触,谁也不会想到她是一名来自山西农村的女孩。

  “我5岁的时候就被父母带到北京生活。”刘玲玲的父亲在北京及周边的建筑工地已奋战了20个年头,母亲做过餐厅服务员、洗碗工。她年幼时,同奶奶在农村老家生活,后来奶奶去世,她被父母接到北京。多年来,他们一家三口长期租住在天桥的一处胡同里,过着清贫的日子。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到,发展住房租赁产业,支持利用已建成住房或新建住房开展租赁业务;推进公租房货币化,政府对保障对象通过市场租房给予补贴。而去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表示新一轮住房制度改革要“以满足新市民住房需求为主要出发点,以建立购租并举的住房制度为主要方向,把公租房扩大到非户籍人口”。这些对常年租住在北京的刘玲玲一家来说,无疑是好消息。

  刘玲玲说,由于长期在胡同里租住,他们一家已与街坊四邻打得火热,多年来留在北京工作、生活,与邻里和睦也有一定关系。“房东是一个特好的人,当家里接济不开了,从来不会催促房租。街坊四邻从来没有给过我们一家异样的眼光。”刘玲玲认为,此次房屋租赁新政出台后,自己若能享受到公租房,就对北京更有归属感了。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显示,50岁以上农民工只有15%的人想在城市定居,40岁至50岁的为21%,30岁至40岁的为37%,20岁至30岁的为45%,20岁以下的高达61%。可以看出,越是年纪小的农民工越渴望留在城市,农民工子女很大程度上从内心想成为城里人。

  “家乡,在我心里已是他乡,每逢回老家过年,我反而觉得是在出差。”由于特殊的成长环境,刘玲玲已经适应了北京,并决定在北京继续未来的生活。

  如今,刘玲玲找的男朋友是北京人,并期待进一步发展。“我舍不得这里,这里有我的过去、现在,我也要把未来奉献给北京。”

  “期望房租低一点,能租得起大点的房间”

  在北京市东北五环崔各庄乡东辛店村的中心街道上,矮楼林立,电线交织,两三处工地上的工人们正在进行紧锣密鼓地施工,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不时有运送建材的大卡车穿行,尘土飞扬……这是记者5月6日看到的一幕。

  “这里更像城乡接合部”,王凯对记者说。他是一名常年在北京建筑工地上施工的山东小伙,租住在该村的一间公寓中。他来北京工作快7年了,两年前,家乡的妻子带着3岁的儿子来到北京同他一起生活。“现在工友们都很羡慕我。”王凯得意地说。

  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近日公布最新抽样调查结果:在常住外来人口迁移原因方面,2015年“来京就业”依然占到外来人口大多数,达65.4%,但与2010年相比,下降12.1%。而“随同迁移”人口已经从2010年的12.5%上升到2015年的19.5%。

  在妻子没有来到北京之前,王凯和工友一同住在工地上,如今他的生活范围已经从狼藉的工地扩展到生活气息浓厚的城中村,虽然租住条件差、一间房很拥挤,但“找到了家的感觉”。

  对于此次出台的房屋租赁新政,王凯告诉记者,自己不奢望能享受到“公租房货币化”等政策,只是希望房租能低一点,可以租得起一间稍微大点的房子供一家三口住。

  “好政策儿子能享受就好了”

  在北京市东南三环十八里店乡小武基村的一家幼儿园校门前,簇拥着等待孩子放学的家长,其中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引人注目,他骑着一辆堆满硬纸壳的三轮车,脸上和双手上都有黢黑的泥垢。老人叫郑宝庆,是来接孙子的,5年前,他从河南来到了北京。

  10多年前,郑宝庆的老伴下地干农活时摔伤,造成偏瘫。儿子当时在北京,给开汽车修理店的舅舅打工。郑宝庆选择将老伴送至北京,“一方面为了治病,另一方面儿子主动要求接到身边照顾。”于是,郑宝庆决定北上,和家人团聚,“我想照顾老伴,给儿子减负”。去年,老伴去世后,郑宝庆在离儿子不远的小武基村内租了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并开始自谋出路,有活就去建筑工地干活;没活就骑着三轮车在村子周边捡废品,维持生计。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5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与2011年相比,2015年50岁以上的农民工占比17.9%,总数已达4966万人。而且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开始步入老年。

  “我不想成为儿子的负担!”郑宝庆告诉记者,他今年已经62岁了,有两个孙子,儿子和儿媳的收入也不高,无力赡养他。但他不仅不能拖累儿子,还要帮助儿子分担压力,于是他承担起了两个孙子上下学的接送任务,力所能及地帮助儿子一家。生活虽然辛苦,但也还算幸福。

  在北京工业大学的一项调查中,有51.3%的外来农民工认为工作生活压力大,但仍然有41.4%的外来农民工认为现在的工作生活状态幸福。

  “是否希望住上公租房,享受公租房新政?”面对记者的提问,郑宝庆表示自己老了无所谓,如果这么好的政策能让儿子享受到就好了。

  (应被采访人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