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日本GDP两季度来首增长 一季度年率增长1.7%

21世纪经济报道 

5月18日,日本内阁府公布了今年第一季度(1月至3月)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季节调整值)数据。该数据初值显示,一季度GDP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比上季度实际增加0.4%,换算成年率为增长1.7%,两个季度以来首次呈现增长,2015年第四季度GDP修正后为下降1.7%。

不能对第一季度的数据太乐观

数据公布后,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石原伸晃表示,第一季GDP表现较好的原因可能是消费回升,日本经济将保持温和复苏趋势。

具体来看,今年第一季度日本个人消费较上季度增加0.5%;但企业设备投资减少1.4%,为三个季度以来首次下降;公共投资增加0.3%,出口方面增加0.6%,进口减少0.5%。

“第一季度GDP环比增长了0.4%,这确实好于市场预期。不过,具体数据显示了不太健康的经济状态。一半的增长来自于公共领域。民间方面,个人消费增长了0.5%,但在上季度萎缩了0.8%,我对个人消费能否保持增长持怀疑态度。另外,企业投资萎缩了1.4%,出口也仅仅增长了0.6%。这么看来,0.4%的增长并不值得高兴。”Japan Marco Advisors的首席经济学家大久保琢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

个人消费占到日本GDP的60%。有相关分析指出,第一季度日本个人消费的增长一定程度上受益于闰年因素。若剔除这个因素,经济实际情况可能处于原地踏步状态。

安倍或将再次推迟上调消费税

好于预期的第一季度GDP数据,尤其是个人消费数据,让第二次的消费税上调看起来顺理成章。

从2014年4月起,日本将消费税从5%上调至了8%。但由于私人消费受挫,安倍于2014年11月宣布,推迟原定在2015年10月将消费税由8%上调至10%的计划,并表示将延期至2017年4月实施。

此前,不断有日本媒体表示日本将再次推迟上调消费税,而日本政府也不断出面否认这些报道,称维持该计划不变。安倍多次重申,除非出现类似雷曼兄弟垮台的危机或重大地震打击经济,否则推动明年调升消费税的计划并无改变。

不过,是否推迟上调消费税不仅仅取决于近期日本经济和个人消费的表现,对于首相安倍来说,这关系到他个人的政治利益。

“好于预期的GDP数据,对于首相安倍来说造成了一定的不便。民意调查显示民众不喜欢上调消费税这个想法,而日本夏天将迎来参院的选举。在参院选举这个背景下,安倍只想去顺应民意。一个疲软的GDP数据原本可以为他提供顺势推迟上调消费税的依据。”大久保琢史说。

据日本《朝日新闻》在4月份所做的全国电话民意调查显示,对于预定明年4月将消费税上调为10%一事,有59%的受访者表示“应该延期”,超过了回答“不应该延期”的32%。

“我认为安倍还是很有可能宣布再次推迟消费税上调,问题的关键在于推迟多久。是推迟一年?两年?还是无限期的推迟?我认为,推迟一年听起来是个好主意,若推迟太久,安倍肩上整顿财政的压力会更加大。所以,消费税上调比较有可能被推迟至2018年实施。另外,若推迟消费税上调成真,安倍很有可能借势在夏天发起众院的提前选举。”大久保琢史说。

日本政府目前肩负着庞大的公共债务,亟需整顿。日本公共债务规模超8万亿美元,超其GDP的200%。而2016财年预算案将产生10.8万亿日元赤字。

有分析指出,若再度推迟上调消费税,除政府财政恶化外,财源不足也会导致社会保障难以维持。

内外需皆疲软、日元升值 日企受挫

日本经济的现状是苦无带动前行的强劲动力,可谓内外需皆疲软。一方面,内需复苏仍然脆弱;而在外部方面,中国等新兴市场增长放缓以及美国经济增长迟缓,都让日本企业缺少投资的意愿。

与此同时,今年迄今日元的升势也将对公司利润造成负面影响,并危及企业信心。5月是日本上市公司的年报季,许多大型出口型日企都在年报中表达了对日元升值的担忧。比如,车企丰田5月11日表示,以美元兑日元全年平均维持105的水平来看,丰田预计汇率变动将带来超9000亿日元(约合540亿元人民币)的利润缩水。据《日本经济新闻》此前测算,当美元兑日元维持在110水平时,日本七大车企的利润将缩水8000亿日元。

据日本媒体报道,关于明年4月是否按计划进一步上调消费税,将由安倍结合经济形势及七国集团(G7)峰会的讨论等做出最后判断,而4月份熊本地震的影响恐将反映在第二季度GDP数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