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从银行业看实体经济:需以“造血”应对“抽血”

  记者近期在多地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采访了解到,银行业一线人士对当前宏观经济走势不太乐观,建议关注企业集体违约、缺乏投资信心等现象,继续推进产能出清,防范实体产业面临更严重的抽血失血问题。

  多家银行分行及基层部门负责人反映,从去年开始,企业信用风险在区域、行业等多方面蔓延,反映出经济走势不太乐观。

  “我们感觉经济形势‘不怎么好’。”一家股份制银行南京分行行长助理说,不良资产急剧上升,涉及企业从小型、中型到大型,总体处于加深蔓延过程中,还没有止住的趋势。

  天津一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人士也表示,大中小等不同类型客户的风险暴露日益加大,出现风险或潜在风险的企业数量明显增加。“绝大部分实体企业销售收入和盈利下降,而扩张较快又不代表未来趋势的企业,资产负债率过高,随着盈利能力下降,面临生存问题。”上海银行上海市北分行行长张宏彪说,比如酒店物业等,现在盈利达不到预期,财务成本又很高,只要有一两家银行收贷就可能资金链断裂。

  来自基层的信息还显示,一些劳务输出地也感受到了压力。“乡镇信息员报来的数字,去年10月以来有10%-20%的农民工提前返乡,预计今年来自农民劳务收入的存款要下降20%左右。”湖北省麻城农商行董事长范伟说,当地农民工返乡增多,与沿海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有关。

  当前来看,一些以技术立身的实体企业发展特别快,也不愁贷款,银行之间都在争抢这些客户。同时,在一些经济转型快、转得早的地区,银行也体现出效益平稳、风险较低的状态。浦发银行南京分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孙俊说,根据总行部署,北上广苏浙等地成为今年承担增长任务的主要区域。

  不过总体而言,一些受访银行业人士认为,当前走势在今年至明年上半年可能很难看到拐点。“做好过几年苦日子的准备,V形反转不是很现实,中长期应该是L形然后慢慢回升。”民生银行上海分行行长胡庆华说,只有真正淘汰落后产能才能触底反弹。

  多位受访银行业人士认为,当前经济运行中出现的几种现象需引起关注。

  ??企业集体违约、经营风险集中暴露。民生银行一家省级分行小微业务负责人说,去年以来,在一些产业过度集中的区域,出现几十家企业集体违约的情况。另一家银行省级分行有关人士说,某些地区发生过一轮风险,搞了一次对几十家企业的联合授信,稳住一段时间,后来再次回潮,最终这些贷款多数将成为不良贷款。

  多位银行客户经理说,一些国企、地方政府投资平台、地方政府有关部门下属企业的信贷环境也发生一定变化。“倒下一个局级干部,就造成一批企业受牵连,出事前是香饽饽,出事后就有大问题,资金链马上就会绷紧,甚至断裂。”

  ??企业新增投资信心脆弱。民生银行南京分行公司银行部总经理谢江说,虽然该行信贷业务总量持续增加,去年还搞了“百业攻坚”,但还是出现制造业、民营企业、小微企业三个“占比下降”。这反映出市场需求下降,新兴成长力量少。

  民生银行南京分行小微部门负责人说,小微企业信贷换手率是企业投资活跃的参考指标,过去一般在30%左右,但现在非常低。不少企业只愿意维持现状,没有扩大生产动力。

  ??新“三角债”大量存在,隐患较大。“过去‘三角债’的源头主要是国企,现在从产业链上下游到担保圈互相影响。”一家银行省级分行公司金融事业部负责人说,这轮“三角债”比过去波及范围更广,风险隐患更大。

  多位银行业人士认为,相对于改革开放以来连续30多年的黄金发展期,我国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但从基层视角来看,只要应对得当,仍然有发展空间。

  一是继续推进产能出清,鼓励兼并重组。“银行有些债权也会成为呆账,但早破比晚破好,现在几乎天天处理不良资产。”一家银行省级分行授信审批部负责人认为,可继续鼓励兼并重组,以期早日新生。张宏彪也说,虽然有保有压,但有些企业可能只是延缓死亡,继续支持则亏损更大,不如早点抽身。

  “不怕阵痛,怕长期痛,跟着国家的节奏调整,未来能看到前景。”孙俊说,围绕地区上市公司和待上市公司,该行去年12月份与无锡市成立100亿元产业升级基金,对经济活力总体有信心。

  二是防范小微企业和实体产业面临更严重抽血失血。部分业内人士认为,从整体看,银行信贷资金为了避险,会更加向国有大型企业和基础设施建设集中,对此倾向需提前谋划。如中部一县市某国有银行过去深耕农村,在当地的联保信贷产品很受欢迎,去年总行直接叫停了这项创新,基层行和地方都叫苦不迭。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叶永刚建议,发挥政府和市场两只手的作用,以县域为单位梳理打通融资渠道。如湖北省开展县域金融工程,整合财政补贴资金作为风险池,引导银行信贷按5-10倍放大,同时引入保险机构推出小额贷款保证保险参与分担信贷风险,缓解融资难。

  三是更加注重提升相关政策的可操作性。一家银行省级分行公司银行部负责人说,不少政策难以落地的重要原因是行政色彩浓厚,与市场规律不尽相符,应进一步完善政策思路,带动市场行为“自然跟进”。另一位银行业人士也认为,对于新兴行业而言,各地补贴政策不一也给银行授信评估造成困难,使得基层银行很难把握相关政策。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由记者方问禹、陈刚、姚玉洁、沈?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