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徐翔系仍持7公司52亿市值 多家平台被列“黑名单”

从去年11月初被调查后,曾经的私募大佬徐翔一案仍旧在持续发酵。

近日,泽熙投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犯罪,被依法批准逮捕。

而在4月中旬,华丽家族、大恒科技、宁波中百、文峰股份4家上市公司陆续发布公告称泽熙系所持48亿元股份被轮候冻结。

根据《证券日报》记者粗略统计,截至2015年年底,徐翔系仍持有7家公司5.6亿股股份,截至5月6日,市值共计52亿元。

随着徐翔案件的深入,与其相关的多家上市公司都遭遇了不同的变故。有多家公司因为泽熙系的参与而终止了定增,还有不少公司的高管失联。

徐翔曾经以精准踩点上市公司定增或重组,随后股价大涨获得巨额收益而闻名资本市场。如今涉嫌内幕交易,当初的投资神话也随之破灭。

法律人士认为,上述上市公司的股份被轮候冻结也只是刚刚开始。一旦内幕交易罪落实,徐翔以及相关责任人可能要承担行政法律责任、刑事法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

48亿元股份遭轮候冻结 徐翔系至今仍浮盈11亿元

4月12日晚间,华丽家族、大恒科技、宁波中百、文峰股份4家公司陆续发布公告称,泽熙系投资平台所持的股份被轮候冻结。

根据华丽家族发布的公告称,青岛市公安局已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送达了《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请其协助轮候冻结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所持有的公司90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及孳息,轮候冻结起始日为4月11日,冻结期限为两年。

宁波中百也发布了轮候冻结公告,公安部门对公司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所持有的3540.5252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轮候冻结,持股比例为 15.69%。西藏泽添作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其实际控制人徐柏良,即徐翔的父亲,也成为宁波中百的实际控制人。此外,公司自然人股东竺仁宝持有的 1888.4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也被进行轮候冻结。

需要一提的是,竺仁宝多次出现在泽熙系投资的公司中,且在泽熙曾经夺权董事会的过程中与其保持着高度一致。而如今,这位神秘股东的持股在徐翔案爆发后也紧跟着被冻结,因此被业内认为是泽熙系的“马甲”。

同时,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持有的文峰股份27500万股以及大恒科技的12996万股仍处于冻结中。

而实际上,上述股份在2015年11月1日徐翔被捕后的第九天便已被司法冻结,冻结期限为两年。

《证券日报》记者按照5月6日的收盘价来计算,泽熙系所持上述4家上市公司股份市值为48亿元,其中,宁波中百9.1亿元,华丽家族7.7亿元,文峰股份15亿元,大恒科技16亿元。

而从当时泽熙系进入上述公司所投入的资金来看,至今仍旧是浮盈的。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这几年的公告发现,2014年,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以每股3.67元的定增价认购华丽家族9000万股,斥资达3.3亿 元;郑素贞当时以12亿元的价格成为大恒科技的大股东;西藏泽添以3.2亿元从宁波中百原控股股东中购入3540.5252万股股份;而郑素贞则以 8.64亿元的价格受让文峰股份1.1亿股股份。

泽熙系以总计27亿元的价格进入上述4家公司后,4家公司股价都出现了大涨,作为徐翔概念股,有的公司甚至出现十几个涨停,截至5月6日,泽熙系仍旧浮盈11亿元。

需要一提的是,上述公司股权被轮候冻结,可能只是个开始。徐翔案仍未结束,上述股份以及在这一过程中获得的收益如何处理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去年11月1日,徐翔因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泽熙投资在上海总部的办公地点 也被查封。

近日,徐翔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犯罪,被依法批准逮捕。消息称,徐翔案或将于近期在青岛审判。

多家资本运作平台 被列入“黑名单”

公开资料显示,徐翔旗下共有四个公司作为资本运作平台,分别是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上海泽添资产管理中心、西藏泽 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另外,郑素贞和徐柏良作为徐翔的母亲和父亲,分别作为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和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常常出现在上市 公司的资本运作中。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同花顺数据统计,截至2015年年报发布完毕,泽熙系上述资本运作平台出现在7家上市公司的股东列表中。

这7家公司分别为世纪星源、康强电子、华丽家族、金龙汽车、大恒科技、文峰股份、宁波中百。

《证券日报》记者翻阅了上述公司的年报发现,上海泽添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泽熙投资基金1号私募投资基金报告期末,持有世纪星源股份数量41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0.45%。

康强电子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年底,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计划依旧持有公司1031万股,占公司总流通股本的比例为5.31%。

此外,截至去年底,泽熙1期单一资金信托持有金龙汽车1001万股,持股比例为1.65%。

通过计算,截至2015年年底,“徐翔系”共持有上述7家上市公司合计5.6亿股股份,市值为52亿元。按照2016年5月6日的收盘价来计算,世纪星源市值为2900万元,康强电子市值为2.2亿元,金龙汽车市值为1.4亿元。

需要一提的是,从徐翔去年被抓后,其旗下多家资本运作平台早已被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

工商管理系统信息显示,徐翔旗下的平台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上海泽熙添晖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泽熙添煦创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目前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企业已经被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

前不久,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中国基金协会列入“黑名单”,协会通过上述该公司在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系统预留的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均无法与公司取得联系,公司亦未在限定时间内回复相关情况说明。

正所谓树倒猕猴散,曾经叱咤资本市场的泽熙系正在一步步成为历史。

精准潜伏定增和重组 或成涉嫌内幕交易导火索

尽管去年的股市大起大落,但作为所谓的资本市场的“传奇人物”,徐翔在股灾中的收益还是令人咋舌的。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份左右,泽熙旗下总共管理着近200亿元规模的资产。至徐翔被带走之时,泽熙1期实现了323.55%的总回报,泽熙2 期实现了160.34%的总回报,泽熙3期实现了382.07%的总回报,泽熙4期和泽熙5期则分别实现了210%和180%的回报。

2014年9月26日,徐翔旗下的产品泽熙1期与泽熙11期分别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以每股9.72元的价格分别购入美邦服饰2600万股与 2030万股。随后泽熙1期和泽熙11期在9月29日通过二级市场以10.72元和股11.26元的均价将美邦服饰的股份全部抛出,一共获利5726万 元。

但与此同时,泽熙6期却在抛售当天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以9.82元/股的均价大笔买入美邦服饰5055万股,持股比例达到总股本的5%,达到举牌红线,一举成为美邦服饰第三大股东,此后,徐翔又在2015年4月份-5月份期间清仓了美邦服饰,套现近9亿元。

实际上,这几年来,参与上市公司定增和重组,精准踩点,快进快出,是徐翔及其泽熙系的主要资本运作手法。

根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除了上述上市公司,泽熙系参与过并成为当年超级牛股的公司有豫金刚石、中青宝、鹏欣资源、鑫科材料、华东重机、南洋科技、准油股份、东方锆业等等。

而从泽熙系进入这些公司的时间点来看,有很多都是在公司发布定增或重组公告之前,而一旦泽熙系潜伏后,上市公司股价一般都会大涨几倍甚至几十倍。

有私募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徐翔与很多上市公司董事长关系较好,尤其是宁波当地的公司,他在此前也参与了很多当地公司的定增,随后股价大涨赚得盆满钵满,这本身就是很蹊跷的事儿。

在徐翔被调查后,多位上市公司高管失联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此外,徐翔还有多位亲信曾在其参与过的上市公司任职。

大恒科技在今年年初发布公告称,董事长、总裁鲁勇志先生未能正常上班,经公司多方了解、核查相关情况未果。截至公告日,公司尚无法与鲁勇志先生取得联系。

而值得注意的是,据称徐翔手下有“八大金刚”,鲁勇志正是其中一员。此外,宁波中百的董事长徐峻,曾任泽熙投资总经理助理,而徐峻也一度失联。

徐翔案爆发之前,多少传奇事,被资本市场称之为私募界的神话,而如今,随着徐翔涉嫌内幕交易,这些神话也在一瞬间终结,一代私募大佬,曾经身家数十亿元,最终或只能落得阶下囚的下场。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旦内幕交易罪名成立的话,会产生相应的法律责任。包括行政法律责任,处罚所得收益的1 倍-5倍;还有刑事法律责任,徐翔以及相关责任人甚至牵涉其中的上市公司的高管会被判刑;第三是民事赔偿责任,在徐翔从事内幕交易的时间段内,从事相反交 易的投资者,可以向内幕交易人进行索赔诉讼。

他还认为,这三方法律责任内,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并不影响其所持股份的所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