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迎接负利率的挑战

21世纪经济报道 

日本央行意外决定将利率下调至负值,再度引发人们担心央行对刺激增长与通胀已束手无策。虽然欧洲各国央行此前已经采取类似的政策,但此举却不禁让市场怀疑经历5年多的量化宽松,政策制定者已陷入孤注一掷,甚或是走投无路的境地。投资者要担心的不再只有低速增长要维持多长时间,还开始担忧负利率对金融稳定的潜在影响。

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负利率政策在为投资者带来重大威胁之际也潜藏着机遇。短期展望将取决于这些非常规措施能否成功地重振增长;当市场定价反映出低利率或负利率长久维持的可能性越来越高时,长期回报假设也将改变。

另类投资理念能帮助投资者发掘更好的回报,同时无须承担难以接受的风险。在负利率时代,做到这一点的难度日益升高。明智应对负利率带来的复杂难题,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数年的投资成败。

预期之外的反应

美联储在全球金融危机时首先采取量化宽松,市场对此反应良好。当欧洲央行和瑞士央行于2014年引入负利率时,金融市场也波澜不惊。但是,日本央行今年1月意外采取负利率却标志着市场对央行政策的反应机制发生了变化。

股市通常都会热切欢迎降息,但日本央行此轮降息却触发日本银行股暴跌。这种反应在3月份再次出现,欧洲央行进一步加深利率负值后,欧元区金融股纷纷下挫。这表明市场日益担忧负利率对银行盈利的影响。

外汇市场的表现也不再遵循常理。在日本央行降息后日元非但没有贬值反而还升值,而欧元兑美元今年初以来已升值4%。欧元区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如今有利于从欧洲央行贷款的银行,以及日本有望采取的类似措施,都旨在帮助提升银行的盈利水平,但由于境内发放的贷款得到补贴,而境外发放的贷款却没有补贴,这些措施实际上起到了资本管制的作用。

尽管负利率的积极影响存在不确定性,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CIO)预计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都不会在短期内改弦易辙。

应对不确定的世界

负利率政策、随之而来的二阶效应以及央行对这些效应的反应,这三者间有着复杂的连动性,投资者必须谨慎应对。

货币对冲、限制本土偏好、在区域及资产类别间多样化投资,是管理上述不确定因素的重要原则。因此,CIO将在投资组合模型中增加以欧元计价公司债的配置,同时减少以美元计价的公司债,以避免面向美国的敞口过大,因为目前美国的经济周期正步入成熟阶段。我们也准备在平衡型投资组合中,增加对新兴市场公司债券的配置。

高评级债券收益率下降,意味着如今我们预期欧元和瑞郎计价的AA+级债券将在未来5年的回报将为负值。高评级债券的信用保障较好,但目前为此付出的代价高昂。因此,我们也准备减少对高评级债券的策略配置,而更青睐于对冲基金。

战术资产配置

CIO在本月对战术资产配置做出三大调整:首先,相对于欧元区股票,我们将新兴市场股票从减码上调至中性。第二,我们推出了减码澳元/美元头寸。我们认为,澳大利亚与美国经济表现差异将可能体现在两国央行的货币决策中,因而澳元料将走弱。

最后,我们将日元/美元头寸的减码立场上调至中性。最新的日本央行会议结果表明央行暂时采取观望态度。而近期日元走强显示出投资于外国资产的日本投资者(包括政府养老基金等)正考虑加大对冲外汇敞口。这种风险管理方法短期内可能抑制日元进一步走弱,因此我们上调日元/美元头寸至中性。

(作者系瑞银财富管理全球首席投资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