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4月外储再现正增长 资本流出持续改善

继3月转降为升后,4月我国外汇储备再现正增长,这体现出我国跨境资金流出的情况持续缓解。近期,美元阶段性走弱,国内经济回升,央行重视并引导国外资金流入等因素共同作用下,我国资本外流的态势得以控制。

最新数据显示,4月我国外汇储备余额3.22万亿美元,较上月增加70.89亿美元。尽管从SDR计价来看,外储仍下降87亿SDR,但降幅较3月的378亿SDR有所收窄。

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剔除估值因素,我国的外汇储备仍在下降,央行对冲基础货币收缩的压力持续存在,未来可能更倾向于公开市场操作,并配合MLF、SLF等提供流动性。

资本流出趋缓

央行日前公布了4月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2196.68亿美元,较上月增加70.89亿美元。这是自上月外汇储备转降为升后的再次正增长。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计值因素导致增长规模较3月小幅回落,3月计值贡献约300亿美元,4月计值贡献仅为130亿美元。实际的外汇储备连续第四个月出现改善,尽管4月改善的幅度可能有限。

近期跨境资金流出压力较年初明显缓解。我国的外汇储备余额降幅不断收窄。今年1、2月份,我过外汇储备余额分别下降995亿美元和286亿美元,3月份转为上升103亿美元。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今年初,受外部金融市场动荡影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压力上升,结售汇逆差扩大,外汇储备下降。春节以来,美联储再次加息预期降低,国际金融市场波动有所缓和,同时我国稳增长政策效应显现,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企稳回升,人民币汇率水平总体稳定,结售汇逆差逐月收窄,外汇储备由降转升,我国国际收支状况和跨境资金流动趋于平稳。

从微观的结售汇数据来看,也可以看出资本流出的势态放缓。1月至3月,银行代客结售汇日均逆差分别为35亿、22亿和15亿美元,下降比较明显。从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来看,1月份逆差558亿美元,2、3月逆差分别收窄至305亿和261亿美元。

谢亚轩称,一方面,美元的阶段性走弱,这推动新兴市场汇率和跨境资本流动持续改善,招商亚洲新兴市场流向指标已经连续4个月上升,4月流入规模达到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另一方面,国内经济回升,企业偿还外债节奏显著放缓,经济主体对于人民币汇率预期显著改善,进入良性的双向波动阶段。同时,重视并引导国外资金流入,如在2月末开放国内银行间债券市场,4月末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平衡外汇市场不能只靠严格限制资本流出而是要用流出、流入平衡的方式来实现。

公开市场操作对冲流动性压力

尽管4月较3月的资本流动情况得以改善,但是如果剔除估值因素,我国的外汇储备仍在下降。分析人士指出,央行对冲基础货币收缩的压力持续存在,未来可能更倾向于公开市场操作,并配合MLF、SLF等提供流动性。

从SDR计价的数据来看,外汇储备仍呈现不断下降态势。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4月末央行官方外汇储备余额为22716亿SDR,当月下降87亿SDR,较3月378亿SDR降幅收窄。

央行自今年3月其公布SDR计价的外汇储备数据,这一数据并不受美元涨跌影响。谢亚轩称,人民币中间价也从单一盯住美元到参考"一篮子货币",弱化美元的影响,SDR计值可以更客观的看待央行外汇储备的变化。

国泰君安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徐寒飞指出,需要注意到美元下跌在本论外储回升过程中"功不可没"。4月美元指数下跌1.67%,他估算对外储估值提升贡献约150亿美元,剔除这一影响,4月外储仍在下降。也就是说,央行外汇占款仍在趋势性减少,央行对冲基础货币收缩的压力持续存在。

谢亚轩表示,一季度央行外汇占款负增长1.02万亿元,预计二季度逆差规模显著收窄。从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来看,央行对经济的表述更为积极,对物价的不确定性上升,相机抉择的货币政策更重视灵活性和有效性。因此,央行可能更倾向于公开市场操作,并配合MLF、SLF等操作来提供流动性,保持银行间利率水平的稳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