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小贷公司线上线下共舞 考验细分市场专业度及风控能力

21世纪经济报道 

“地方农商行的客户渠道在下沉,互联网金融、网络小贷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都已经在县里开展业务了,分走了我们不少客户。”浙江省内某小贷公司负责人表示。

根据《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小贷公司的经营范围被划定在“本省(区、市)的县域范围内”。尽管各地近年来对小贷公司的经营地域略有突破,但均限制在市区或周边县域。在苏、浙、皖地区调研期间,多家小贷公司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地域限制成为小贷公司发展的限制之一。

借助于互联网,小贷公司经营的地域限制“天花板”得以突破,但也大幅挤压了传统线下小贷公司的生存空间。

不过,多位小贷行业人士持乐观态度:在广袤的县域街道和田间地头,寻找到更加细分的市场,更贴近客户,线下小贷公司仍将在与互联网小贷的竞争中夺得一席之地。

互联网小贷牌照诱惑

小贷公司一直通过不同方式尝试跨区域业务。

有个别小贷公司经过特批在全省或全市范围内开展业务,也有实力较强的小贷公司股东在不同地区申请设立小贷公司,还有通过并购重组。

海宁宏达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沈向晟介绍,经浙江省金融办批准后,宏达小贷并购了邻县的海盐汇通小贷,并计划在嘉兴市范围内复制这样的经验,实现跨区域经营。

互联网为小贷业务打开更大的想象空间。

目前,包括广州越秀区、江苏、重庆、上海、浙江等多个地区开展互联网小贷试点,并且吸引了包括万达集团、上海复星、蚂蚁金服、京东、绿地集团、保利集团等多家知名大型企业加入。在广东省2015年新增的35家小贷公司中,17家就为互联网小贷。

佐力小贷(06866.HK)总经理胡海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目前在德清县的小贷市场份额已达60%左右。

“目前我们的贷款余额在16亿元左右,集团给我们定下的目标是上百亿元,我们不满足于做一家常规的小贷公司。”胡海峰说。

依靠德清县乃至周边县域的业务要达成这样的目标十分遥远。胡海峰表示,传统线下模式存在人力成本消耗过高、管理困难等问题。未来要通过线上突破,利用科技手段把规模迅速做大。

2015年4月,佐力小贷获得浙江省金融办批准,可以开展小微电商网贷业务。公司方面表示,这打通了向全国网上零售商提供贷款服务的渠道,突破目前业务网络局限于湖州的限制,减少公司对该地市场的依赖。2015年报披露,其互联网贷款余额为1.03亿元,占当年贷款余额的7.09%。

胡海峰介绍,佐力小贷的互联网电商贷客户已经遍布全国,尽管目前占比相对还较小,但已进入上升通道,有望进入爆发增长期。

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近日也评论称,互联网小贷公司牌照将大量涌现,业务突破地域限制,实力较强的互联网小贷公司将有巨大增长空间。

寻找线下细分市场缝隙

“尽管互联网金融还没大规模在我们县开展业务,但已经到家门口了。”安徽广德农村商业银行行长余华介绍。

今年3月末,蚂蚁金服集团宣布启动“千县万亿”计划,首个项目就落户在与广德毗邻的浙江省安吉县,在3-5年内,网商银行将在安吉投入10亿元专项资金,向当地居民提供电商在线贷款、县域居民创业及大学生创业贷款等服务。

此外,个人或商户可通过微众银行的微粒贷、京东金融的白条以及其他网络小贷公司随时随地完成小额借款,已对传统线下小贷公司的业务形成一定冲击。

不过,互联网小贷业务不乏局限。

“我老婆每个月工资2000元,花呗额度有1万多;我堂堂一个公司副总,额度却只有3000元。”安徽广德德善小贷公司副总经理陈伟说。

目前的互联网小贷主要依靠自身平台或网络等行为数据为用户核定信贷额度,但在县域乃至农村,更多的个人和小微企业主目前仍缺少线上数据,即便是有线上记录,也不能完全体现出用户的信用状况。

广德东方小贷公司董事长芮峰表示,街边的一家饭馆、服装店,目前仍有许多这样的客户尚未被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覆盖,线下的需求仍将一直存在。这些客户不一定能在网络贷款平台上核实信息。

“每一个细分市场背后的风控差异很大,坚持在自己最有优势的细分领域仍有自己的生存空间。”芮峰表示,他们的一家分公司小贷客户中有50%左右都和阿里、京东等有合作,但他们仍会向小贷公司借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