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发改委多路督查去产能 各参与方仍有顾虑

时至年中,经济半年报即将发布。6月以来,国家发改委分多路赴河南、河北、安徽等地督查各地去产能成效。目前,各地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工作已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多路督查去产能

6月26日,由国家发改委国防司副司长周平带队的钢铁煤炭化解过剩产能督查调研组一行到安徽省马钢督查调研。

周平在马钢调研时指出,化解过剩产能工作任务繁重、时间紧迫、情况复杂、问题众多,地方政府和企业要从全局的角度相互协调配合。

6月17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兼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赴唐山钢铁集团进行调研,与企业负责人就当前钢铁企业运营特别是去产能情况进行深入交流。他指出,河北经济总体走势和全国基本一致,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稳中有新,主要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但下行压力仍然较大。

据了解,今年河北在原有计划上增加1251万吨钢铁压减任务。“十三五”期间,河北省将压减炼铁产能4989万吨、炼钢4913万吨。

近日,河北省制定出台宣钢整体退出方案,连同唐钢、承钢部分产能一并整合重组、减量搬迁。“十三五”期间,张家口、保定、廊坊钢铁产能全部退出,秦皇岛、承德原则上按照50%的比例退出,其他城市和城市周边的钢厂也要逐步退出或退城进园、向沿海搬迁。

6月4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赴河南就化解过剩产能情况进行调研。他强调,化解过剩产能事关企业职工安置、资产处置、债权债务、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和产业布局调整,情况复杂、任务繁重,但又势在必行、时间紧迫。河南去产能特别是煤炭去产能任务较重,必须积极稳妥推进,坚决啃下这块硬骨头。

徐绍史还在2016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今年要去掉煤炭产能2.8亿吨,涉及70万员工安置;今年要去掉钢铁产能4500万吨,涉及到需要安置的职工是18万人。

化解过剩产能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自从“去产能”被列为2016年经济工作五大任务之首后,政策持续加码,目标方案也越发明确,目前已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记者了解到,为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近日,各有关省区市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施方案都已制定完毕,明确了各自的工作安排和目标任务。
此外,28个省级政府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还完成了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目标责任书的签订。2016年度中央奖补资金也已向地方拨付到位,钢铁、煤炭化解过剩产能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李朴民在6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经国务院批准同意,建立了由25个成员单位组成的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有关部门和单位还在工作层面建立了定期沟通会商机制。

地方政府去产能的举措也各具特色。据河北媒体报道,河北省委督查室、省政府督查室采取“事先不打招呼,到现场再通知当地政府配合,直接进入封停设备现场检查拍照”等方式,对封停设备进行了突击检查,未发现封停装备复产情况。

浙江省政府公布的《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实施方案》中提到,鼓励和引导企业多渠道、多方式积极主动退出过剩产能或低效产能,能够主动退出的钢铁产能要尽早退出。鼓励地方综合运用兼并重组、债务重组和破产清算等方式,加快处置钢铁“僵尸企业”,实现市场出清。

去产能困境:各参与方有顾虑

去产能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此前接受《天和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地方政府、钢铁企业、企业员工以及银行等在内的各参与方对此均有顾虑。

刘世锦指出,对某些地方政府而言,钢铁行业是支柱产业,去产能会对GDP、就业、税收等各方面造成影响。同时急剧去产能,有可能带来大规模失业等一系列问题,地方政府考虑社会稳定与发展,对去产能有所顾忌。

钢铁、煤炭企业对国内经济预期仍然较为乐观,期待经济回暖。靠市场倒逼去产能存在一有风吹草动就死灰复燃的可能性。比如今年年初钢铁等大宗商品价格上升,许多钢铁企业不仅没有去产能,反而增加了开工率。此外,企业对职工安置等问题也有忧虑。

对银行而言,钢铁行业贷款占比较高,去产能料将造成不良贷款增加。以唐山某大型国有银行为例,2015年钢铁企业授信额为255亿元,超过该行总授信的50%,去产能可能会增加银行不良贷款。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曾表示,去产能确实面临着很大的阻力和困境,比如来自企业、银行与地方政府联动的阻力;僵尸企业破产退出,来自兼并主体与被兼并者联合反对的阻力;僵尸企业存在“僵而不死”的寻租空间,上市公司难以退出的阻力;政府部分救助措施短期化倾向明显,企业退出有心理阻力;不适应、不适合去产能的发展理念,形成思想上的阻力等。

本报记者了解到,企业债务问题也是产能过剩、无法快速出清的原因之一。数据显示,中国大型钢企2015年平均资产负债率为70.06%,债务总规模达3.27万亿元。如果债务问题无法解决,且不能控制金融风险,钢铁去产能计划就无法顺利进行。

川煤集团、安泰集团、中煤华昱等多家煤炭企业就因债务未及时兑付而发生违约。业内人士分析,很多煤企去产能过程中,不断关闭矿井,煤炭产销量不断减少,现金流不足,负债率高企,煤企债务违约有可能集中爆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