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不要低估英国人的才智:退欧后跟中国谈啥都未必赢

普莱斯(Vicky Pryce)是英国最优秀的经济学家之一,她曾经做到英国经济学家在政府中的顶尖职位——政府经济服务部门联合主席,目前是英国经济研究院高级顾问。但是同她初次见面的人很少能从她优雅的英音背后分辨出,她是一位17岁从雅典来到伦敦的希腊裔英国人(原名为Vasiliki Kourmouzi),并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中度过了她的大学时代。

在接受《天和网日报》的独家专访中,普莱斯一一驳斥了退欧派的各种不实说辞,其中包括欧盟会费之争、英国贸易模式之争,以及移民之争。

特别是在贸易方面,针对退欧派所谓的退出欧盟之后,英国可以更加拥护自由贸易的主张,普莱斯提出,无论是在哪种情境下,都无法覆盖英国最为重要的服务产业。与此同时,英国的谈判能力也或被削弱。

不过普莱斯对于经济学家在这场公投中,所进行的“事实选战宣传”也感到些许失落,她预计了投票的前景:“要么人民因为被一些令人感到可怕的事情说服(投脱欧),或他们认为不确定性实在太难以承受了,所以选择留欧,总之他们可能不会记得所有经济学家说的数据,在很大程度上这很可惜。”

不过,在采访即将结束之际,普莱斯微笑着总结道,“不要低估了英国人民的聪明才智”。

服务业非贸易壁垒将伤害英国竞争力

天和网日报:2015年,英国向欧盟付了180亿英镑会费,但是英国真正的净支出在85亿英镑左右,退欧派还是渲染英国会费过于庞大,甚至给出了英国每周要给布鲁塞尔白送3.5亿英镑这样错误的数字,你对此怎么看?

普莱斯:交欧盟会费是因为我们希望有一个繁荣富强的欧元区来进行贸易通商。

与此同时,会费令我们拥有通向所有其他成员基金的特权。譬如《地平线2020基金》这项研发基金总额度在800亿欧元左右,可以为广泛的英国大学以及公司使用,与其他国家相比,英国在此方面技巧娴熟,在申请得到上述资金方面非常擅长。

整体来说,钱花得很值得。如果我们这笔钱不花在这个上面,又如何才能妥善使用呢?

日报:退欧派想把这笔钱花在国民健康支出上……

普莱斯:是的,不过如果我们还想要同欧盟进行贸易,就要付出进入单一市场的费用。按照英国财政部的三种退欧测算,即挪威模式、世界贸易组织(WTO)模式和加拿大模式三种,比如第一种挪威模式,将比现在英国的方式更昂贵。

挪威模式下,不是欧盟的一部分,基本上对于欧盟没有影响力,但是必须接受所有来自于欧洲的制度。挪威通过付费的方式,拥有通往单一市场的途径,然而他们付出的人均费用比他们原本成为会员的还要高,而且这笔钱他们还是留不住享受不到的——为了获得自由的市场准入,这笔钱会直接打到欧盟账上,而不像英国一样得到抵扣和其他运用。更需要说明的是,在英国公投中,有关移民的问题是一大焦点,但是挪威必须接受欧盟的“人口自由流动”规则,其移民水平按照人口比例计算,比英国要高得多。

因而,英国可以使用挪威模式,但英国照样要付钱,照样得接受移民,但是对欧盟还不能有任何影响力,为什么人们非要这样呢?

目前最主流的“脱欧”后假设是使用加拿大模式,按照英国财政部的计算,到2030年,英国每户会为此多负担4000多英镑。

日报:退欧派没有考虑过服务业非贸易壁垒这样的问题?

普莱斯:非贸易壁垒有关标准和资质问题、有关政府采购协议,如退欧情况出现,将出现整体服务业的问题。在服务业方面,欧盟目前没有统一市场,虽然有一项有关于服务业的欧盟指令,但是没有完全被执行。而英国的服务业优势不只是表现在金融城和银行业,在数字技术、能源、电脑系统方面,领先也非常明显,因而在此方面具有比较优势。与此同时,欧盟在未来将更加开放。

一旦英国退欧,首先,这种退欧谈判没人知道能花上多长时间;第二,英国无法利用自身的影响力来影响这种开放进程,毕竟如果我们在这个领域更具有竞争力,我们希望这个领域能够让我们受益。英国服务业乃至创意产业这样具有明显比较优势的产业在欧洲就无法具备竞争力了。

退欧之后自由贸易能有话语权吗?

日报:退欧派认为自己不是反全球化主义者,并认为退欧之后英国会更加享受自由贸易。

普莱斯:作为欧盟的一员,并不会阻止我们同其他国家签订贸易协定的,实际上我们刚同中国缔结了一项新的贸易协定。

同时,以中英为例,中英之间是可以谈成自由贸易协定的,但是问题是,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掌控我们的要价呢?在这种谈判中,是不是中国而不是英国更有可能成为赢家呢?

在国际协议中,谈判方真正想要的是平等,因此需要同样强大的参与者做出决定,这样对双方都有利。如果只是一个国家,那么不得不接受更强大对手的条件。

日报:移民是否真正拉低了英国的实际工资水平?

普莱斯:人们被鼓励去思考移民同薪水之间的关系。实际上,认为社会中工作总量是固定的,是错误的观念。原因在于,劳动市场可以通过工资或移民变化进行调整,从而适应劳动供求的变化。这如同一群人看着一个蛋糕,当外国人拿走了一块又一块之后,蛋糕就剩得越来越少。

这些移民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即他们所付出的个人所得税等,要远超他们所拿走的。因此如果没有移民进入英国劳动力大军,英国的国民赤字占国民生产总值比例将大大增加。

要对英国人民有信心

日报:您如何预测公投结果?

普莱斯:实际上英国企业一直都在抱怨欧盟的制度,报纸也成天连篇累牍地在报道,之前欧盟对于大部分英国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事儿。然而一旦脱欧公投双方的拉票战开始,让人们坐下来考虑事实、考虑经济是很困难的,他们并不思考成因,而倾向于用民粹主义思想考虑移民问题。

到了投票的那天,要么他们被一些令人感到可怕的事情说服了,或者他们认为不确定性实在太难以承受了,所以决定投留欧一票,他们可能会忘了我所说的所有这些数据,在很大程度上,这都很可惜。

不过我对英国人民在最后如何决定还是有信心的,我不知他们会如何决定,但是不要低估了英国人民的聪明才智,也不要低估了英国人民在过去几个月中的乐于倾听。当然,无论选民如何选择,我们都会接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