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能源装备2025“主攻三代核电:高铁之后又一出口王牌

三代核电再次跻身国家工业建设重点议题,中国能源装备领域将“主攻当前能源产业发展亟需的三代核电 ”。

日前,《中国制造2025—能源装备实施方案》出炉(下称《实施方案》),并提出了上述目标。

三代核电主宰国内市场

6月20日晚,国家能源局官网发布的一篇文章称,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中国制造2025—能源装备实施方案》。

《实施方案》提出,到2025年前中国将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较完善能源装备产业体系,引领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

消息显示,《实施方案》瞄准制约能源产业发展的重大核心技术装备问题,注重关键技术和工艺的创新,重点突破一批关键材料、核心零部件和重大装备,并将其作为提升能源装备制造业水平的当务之急。

《实施方案》的工作任务包含保障能源安全供应、推动清洁能源发展和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三个方面、15个领域的能源装备创新行动重点,主攻当前能源产业发展亟需的三代核电、模块化小型堆、先进燃料等先进核电装备、页岩气、深水油气等油气勘探开发装备、燃气轮机、智能电网和能源互联网等先进电力装备等重要领域。

其中先进核电装备领域,共涉及先进大型压水堆、高温气冷堆 、快中子反应堆 、模块化小型堆 、核燃料及循环利用等五个领域。

天和网记者了解到,中国在运和在建的核电机组当中,大部分采用的是压水堆核电技术,而其中的先进大型压水堆包括AP1000、AP1400、华龙一号等第三代压水堆核电技术。

种种迹象表明,从2016年以后,中国不再开工建设第二代核电机组,第三代核电机组将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主宰国内核电市场。

比如,国家发改委和住建部6月1日联合印发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显示,中国要“在苏北沿海、浙江沿海等地区布局核电,推进三门核电二期、三期和象山核电一期项目建设”,而这些项目均采用了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

高温气冷堆核电站施工现场

核电技术关键设备需技术攻关

AP1000被称为世界上最先进的第三代非能动性(在理论上安全性更高)压水堆核电机组,是中国最主流的核反应堆型之一。2006年11月2日,中国决定引进美国西屋公司AP1000三代核电先进技术,并在浙江三门一期、山东海阳一期各建2台AP1000机组,作为实现第三代核电自主化的依托。

CAP1400则是在AP1000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开发的。国家重大专项“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总设计师郑明光此前向记者表示,从安全性、经济性和环境相容性指标上看,该技术都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国家“十三五”规划已经明确,要在“十三五”期间开工建设山东荣成CAP1400示范工程。

华龙一号则是中核集团和中广核联手打造的。目前,这两家巨头已经分别在福建福清和广西防城港开工建设了一台华龙一号机组。

值得关注的是,AP1400和华龙一号已经被确定为中国核电“走出去”王牌技术。其中,华龙一号在阿根廷市场已经获得实质性突破。

《实施方案》提出,先进大型压水堆需要继续进行“技术攻关”的有:核岛设备;常规岛设备;关键泵阀;关键核级材料;关键仪表和系统 ;智能化核电装备。这些都是核电技术中最关健的设备。

高温气冷堆属于第四代核电技术 。中国高温气冷堆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高温气冷堆已经成为落实中国核电“走出去”战略的重要优选堆型。 和先进大型压水堆一样,高温气冷堆主要在核岛设备和常规岛及其它配套设备继续进行技术攻关。

不过,高温气冷堆目前在全球尚无商业运营的经验。因此《实施方案》提出,要“依托石岛湾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福建霞浦 60 万千瓦高温 气冷堆商业示范工程及后续项目,推动高温气冷堆关键装备的试验示范和产业化”。

快中子反应堆俗称“快堆”,和高温气冷堆一样,属于世界上最新的第四代核电技术。由中核集团旗下中国原子能科学院研制的于2011年正式并网发电的试验快堆。被誉为中国“快堆之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此前向记者表示,快堆的一大优势是无须换料,通过提高运行安全性而降低核扩散风险。

快堆技术也是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最看好的核电技术,他正在推广的行波堆也属于快堆范畴。记者根据官方资料梳理发现,近年来,比尔·盖茨已经数次造访中国,以寻求在核能领域的合作。

《实施方案》提出,要“依托福建霞浦 60 万千瓦快中子堆示范工程项目及后续项目 及后续项目,推动快堆关键装备的试验示范和产业化”。

千亿级项目

模块化小型堆则多应用于海洋核动力平台。海洋核动力平台是海上移动式小型核电站,是小型核反应堆与船舶工程的有机结合,可为海洋石油开采和偏远岛屿提供安全、有效的能源供给,也可用于大功率船舶和海水淡化领域。

官方资料显示,海洋核动力平台属国内首创,平台技术可填补中国在民用核动力船舶领域的技术空白,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对中国开发利用新能源和全球能源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中船重工在今年1月份公布的一则消息显示,该公司申报的国家能源重大科技创新工程海洋核动力平台示范工程项目已经得到国家发改委的同意。这为实现中国海洋核动力平台“零”的突破奠定基础。

《实施方案》提出,要“依托各小型堆示范工程项目及后续项目,推动小型堆关键装 备的试验示范和产业化”。

媒体此前引述中船重工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忠的话说,仅就海上石油钻采方面的需求而言,未来市场规模就超过1000亿元。

核燃料及循环利用则人类利用核能之前和之后最为关键的一环。核燃料是核电站得以持续运营的粮食;与此同时,如何处理核电站使用过后的核燃料(核废料),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为此,《实施方案》提出,要“依托相关核电工程项目及乏燃料处理示范工程项目,推动燃 料元件、乏燃料处理(乏燃料贮运用关键材料等)和废物处理设备的试验示范和产业化”。

2015年9月23日,国家国防科工局副局长王毅韧在中核集团举行的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推介会上就曾介绍,中法两国将在华合作建设一个投资总额可能高达千亿元人民币的核循环项目。

王毅韧称,核循环项目投资规模大、技术集成度高,带动产业发展的效益明显,是典型的高科技系统工程和高端产业项目,能够产生显著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