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加工贸易也要升级 上海推动出台支持外向型生产企业政策

上海提出要稳定加工贸易发展政策预期,在保持加工贸易一定规模的基础上,推动上海加工贸易加快转型升级,带动相关产业向全球价值链高端跃升。

6月8日,上海市发布《关于本市促进加工贸易创新发展的实施方案》(下称《实施方案》),提出要组织完成跨国公司全球供应链生产环节企业现状调研,推动出台本市外向型生产企业支持政策措施。

《实施方案》称,到2020年,上海的加工贸易转型升级要取得积极成果,进一步向全球价值链高端跃升。产品技术含量和附加值提升,由低端向高端发展。产业链延长,产业、贸易、投资和服务融合发展。企业主体实力增强,由低附加值简单加工向设计、技术、品牌、营销等转变,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增长动力转换,由要素驱动为主向要素驱动和创新驱动相结合转变。

加工贸易三阶段

改革开放后,加工贸易是我国承接国际产业转移的主要方式,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撰文称,加工贸易先后经历了以“三来一补”为主要方式的“起步阶段”(1978~1987);国家实施“以进养出”,给予加工贸易财税优惠政策的“积极鼓励阶段”(1988~1994);为规范加工贸易发展,对其“加强监管阶段”(1995~2006)和为降低高额贸易顺差,限制加工贸易发展的“政策收紧阶段”(2007年至今)。

在此期间,加工贸易进出口总额从1981年的26亿美元增长至2015年的5734亿美元,平均每年增长7%。总量上升的同时,加工贸易占比则发生了不同的变化。比如,1988年加工贸易占比26%,2006年占比47%,2015年则下降至31%。

各地的贸易状况,也反映了这种格局的变化。作为我国第二外贸大省,江苏省在2014年实现一般贸易15271亿元,占全省进出口总值的44.1%,超过加工贸易,成为第一大对外贸易方式。广东则在2015年1月实现一般贸易进出口月度记录首次超越加工贸易。

同样,加工贸易也一直是上海进出口贸易的重要方式,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上海加工贸易得到蓬勃发展,在上海进出口总额中占据较大的比重,对拉动上海全市进出口规模、促进吸收外资、推动产业结构升级、扩大就业等方面作出了贡献。

2014年上海市实现进出口2.9万亿元,其中一般贸易方式进出口1.4万亿元,占同期上海市进出口总值的47.2%,;以加工贸易方式进出口7924.3亿元,占同期上海市进出口总值的27.6%。

加工贸易如何转型升级

当前加工贸易发展的国际环境和国内条件都发生重大变化,传统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制约创新发展和转型升级的问题依然突出。因此,必须紧紧抓住全球产业重新布局的历史机遇,加快推动加工贸易创新发展。

鲁政委表示,加工贸易是我国高技术产品出口的主要贸易方式。以2013年为例,我国高技术产品共出口6603亿美元:以一般贸易的方式出口1107亿美元,仅占17%;以加工贸易方式出口4314亿美元,占比65%。

为了促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上海此次提出从一系列具体项目着手,聚焦在全球检测维修、高端设备再制造、集成电路全产业链保税试点、出口加工区向综合保税区转型升级、简化内销手续等方面。

比如,要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和新兴产业,提升产品竞争力。

其中包括支持加工贸易企业进入关键零部件和系统集成制造领域,掌握核心技术,提升整体制造水平。鼓励电子信息、移动通信、汽车及零部件、集成电路、医疗设备、航空航天等辐射和技术溢出能力强的先进加工贸易发展,推动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等新兴产业集群发展,增强上海产品出口附加值和国际竞争力。

而在全球检测和维修业务,则要延长产业链条。

具体来说,要新增一批试点企业参照保税加工监管模式,开展高技术、高附加值、无污染的境内外检测维修业务,推动实现生产、贸易、售后服务为一体的完整产业链条,提升抓订单和整合国际国内资源的能力。

在进口高端设备再制造方面,在临港再制造产业示范基地试点开展高端设备再制造,构建高端再制造产业链。

同时,培育和集聚5~10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再制造企业和再制造检测认证与研发创新中心,实现上海再制造规模化、市场化、产业化发展,将再制造产业培育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对上海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取消加工贸易合同审批,不再办理《加工贸易业务批准证》,由其直接到海关办理加工贸易手册。

此外,上海还提出,要简化加工贸易内销审批手续,取消加工贸易内销审批。

扩大自贸试验区加工贸易选择性征税试点推广,积极争取国家相关部委支持,向其他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和符合监管要求的区外企业推广。

此外,《实施意见》还提出,要加强国际产能合作,推动加工贸易企业“走出去”。支持企业依托境外经贸合作区、工业园区、经济特区等合作园区,实现链条式转移、集群式发展。引导纺织服装、轻工工艺等上海优势产业企业到劳动力和能源资源丰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建立海外生产基地,发展转口贸易和加工贸易。

同时,鼓励上海有条件的企业扩大对外投资,开展国际并购,推动上海装备、技术、标准、服务“走出去”,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物流链,培育一批本土跨国企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