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中国进口19个月以来首次正增长 外贸促进政策将进一步显效

海关总署8日对外公布的数据表明,以人民币计,中国进口自2014年11月开始长达18个月的负增长状态结束,在5月首次录得5.1%的月同比正增速。与此同时,出口也延续前两个趋势,增速稍有提升。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天和网记者分析说,进口的回暖,表明国内经济在好转,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我认为,今年年中外贸会逐步回暖,到今年秋季,年初开始的累计进出口额将会由负转正”,周世俭说。

一般来说,中国出口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全球经济增长状况;而进口的表现,则表现出内需和国内经济发展情况。

目前,影响外贸的核心政策在于汇率和出口退税两个重要因素,直接影响外贸企业的核心利润率和现金流。随着扩大出口退税清单的落地,下半年的出口企业经营和对外贸易积极性有望进一步改善。

但多位接近决策人士对本报记者强调,由于政策涉及多部门的政策协调,还得看未来细则的进一步落实情况才能评估实际效果。如果顺利,出口退税目录近期能够公布,但由于外贸订单的提前特点,一般要3个月左右,才能在出口数据上初步显出效果。

出口形势依然喜忧参半

海关的数据显示,5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2.02万亿元,增长2.8%。其中,出口1.17万亿元,增长1.2%;进口8471亿元,增长5.1%;贸易顺差3248亿元,收窄7.7%。

虽然5月当月的数据,显示出进口和出口双双正增长的趋势,但1-5月进口和出口的累计数据,却依然在负增长区间。

今年前5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9.16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同)下降3.2%,较前4个月收窄1.6个百分点。其中,出口5.28万亿元,下降1.8%,收窄0.9个百分点;进口3.88万亿元,下降5%。

从整个中国出口的图景,可以看出全球复苏的状况。从这个角度观察,中国的外部环境依然是喜忧参半。

海关总署的分析显示,中国对欧盟进出口增长,对美国、东盟和日本等贸易伙伴进出口下降。前5个月,欧盟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欧贸易总值1.39万亿元,增长2%,占我外贸总值的15.2%。其中,我对欧盟出口8581.5亿元,增长1.6%;自欧盟进口5359.1亿元,增长2.7%。美国为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总值为1.27万亿元,下降5.2%,占我外贸总值的13.8%。其中,我对美国出口9247亿元,下降4.3%;自美国进口3433亿元,下降7.5%;对美贸易顺差5814亿元,收窄2.3%。

前5个月,东盟为我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与东盟贸易总值为1.13万亿元,下降1.6%,占我外贸总值的12.3%。其中,我对东盟出口6687.2亿元,下降2.1%;自东盟进口4588.9亿元,下降1%;对东盟贸易顺差2098.3亿元,收窄4.4%。日本为我国第五大贸易伙伴,中日贸易总值为6859.7亿元,下降0.3%,占我外贸总值的7.5%。其中,对日本出口3329.5亿元,下降1.1%;自日本进口3530.2亿元,增长0.5%。

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报告也印证了这一点。世界银行将2016年全球增长预测从今年1月份预测的2.9%下调至2.4%,下调的理由是发达经济体增长滞缓、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全球贸易疲软和资本流动日减。

根据世行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出口大宗商品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努力适应原油及其他主要大宗商品跌价,这是导致下调预测的一半原因。对这些经济体今年的增长预测仅为0.4%,比1月份的预测下调了1.2个百分点。

细化促进政策有待落实

政策面上,除了汇率的平稳这个最大利好,金融与税务的支持,也在最近的政策组合中有所体现。

国务院于5月8日公布的《国务院关于促进外贸回稳向好的若干意见》(下称《若干意见》),从金融、贸易、财税、新业态、转型升级等多方面下手,促进外贸持续回暖。

在《天和网日报》采访的众多专家看来,刚刚经历一季度外贸的低潮,这个文件来得非常及时,政策既精准又着眼于长远。

具体来说,金融支持被列入首要位置,包括充分发挥出口信用保险作用和大力支持外贸企业融资,解决企业的资金流问题。

比如,进一步降低短期出口信用保险费率。对大型成套设备出口融资应保尽保,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抓紧评估和支持一批中长期险项目。其次,通过差别准备金、利率、再贷款、再贴现等政策,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若干意见》中显示,优化出口退税率结构,对照相机、摄影机、内燃发动机等部分机电产品按征多少退多少的原则退税,确保及时足额退税,严厉打击骗取退税。完善出口退税分类管理办法,逐步提高出口退税一类企业比例,发挥好一类企业的示范带动作用。

此外,《若干意见》还表示,将落实收费目录清单制度和《港口收费计费办法》,加快推进市场化改革,着重打破垄断,加强和创新收费监管,建立打击违规收费机制。

“对高附加值产品的退税倾斜,表明国家在有意引导产业的调整,促进转型升级,因为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已经提升了。” 周世俭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