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国务院九路督查民间投资 有老板反映手握数亿投不出去

针对一季度民间投资增速罕见大幅回落,国务院于5月20日派出9个督查组分赴18个省(区、市),开展为期10天的实地督查,以摸清情况。

经过6天的的实地督查,天和网记者梳理各地媒体公开报道发现,国务院督查组发现的问题包括:民间投资的确存在“玻璃门”现象;部分民企对国家鼓励民间资本投入的优惠政策获得感不强;一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设定门槛较高;企业审批事项偏多、周期偏长;民营企业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等。

督查组连续走访发现问题

根据各地公开信息,此次9个国务院督查组已经开展了督查工作,督查时间大约在4天。在督查形式上,督查组首先听取当地政府促进民间投资政策措施,随后通过展开民营企业座谈会、访谈、实地走访民企和问卷调查等形式,听取民企声音。督查组组长来自中央各部委。

经过几天督查,一些督查组开始向当地政府反映督查存在的问题。

据新华日报报道,5月21日-25日,国务院第八督查组到江苏进行民间投资政策落实专项督查。督查组组长、水利部副部长矫勇在肯定当地工作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指出江苏省促进民间投资工作在政策制定落实、政府管理服务、市场环境建设、民营企业自身发展等方面尚存在一些突出问题,部分民营企业对国家鼓励民间资本投入的优惠政策获得感还不强,有些PPP项目设定门槛较高,企业审批事项偏多、周期偏长,民营企业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据湖南日报报道,5月22日至25日,住建部副部长倪虹率领国务院第七督查组到湘就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和有关工作情况进行专项督查。督查组召开了6场民营企业座谈会,与98位民营企业家进行座谈,实地走访民营企业9家,问卷调查100位民营企业家,暗访政务大厅办事窗口。

在肯定湖南在民间投资工作后,倪虹说,督查期间,督查组也发现了当前促进民营企业发展中,湖南省在政策完善和调整、政府管理和服务、市场环境建设以及企业自身发展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发现“民间投资确实存在一些‘玻璃门’现象”。

根据四川日报报道,5月20日至25日,国务院第四督查组在四川开展促进民间投资专项督查,督查组组长、财政部副部长刘昆向四川反映了民企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等六方面问题。

据河北日报,5月20日至25日,国家土地副总督察、国土资源部总规划师严之尧率国务院第五督查组,就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到河北省开展督导检查。严之尧在肯定了河北省促进民间投资工作后,提出河北省由于产业结构调整、创新能力不足、企业利润下滑等因素影响,民间投资积极性减弱、投资增速下降,必须认真分析、完善举措、全力解决。

5月25日,国务院第四督查组一行到陕西开展促进民间投资专项督查工作

企业“吐”真言民间投资不能“靠边站”

在此次督查中,民企向督查组反映了民间投资下滑的真实原因。

据新华社报道,国务院促进民间投资专项督查第二督查组在山西太原举办的企业家座谈会上,东杰智能董事长姚长杰向督查组反映,“我们手头掌握着数亿元资金,想投,却投不出去……”

资金投不出去的原因卡在“土地”。东杰智能副总经理张新海表示,公司希望投资停车实施,但停车设施最为稀缺的城市中心,任何一块看起来能够建停车设施的空地,都有不同部门对其设有各种条条框框,比如规划部门有“红线”要求、建设部门有容积率要求、消防部门有消防安全要求,让企业无所适从,想推动项目都不知道该从何入手。

姚长杰还反映,东杰智能位于太原不锈钢产业园的生产基地建设,也正在遭遇因土地迟迟不能到位,导致总额5亿元投资无法投出、项目无法开工的尴尬。

另据新华社报道,重庆一位环保企业负责人向督查组坦言,现在民间投资面临最大的困惑是缺乏公平待遇。虽说市场需求不足也是重要因素,但并非所有行业都不挣钱,比如不少医药、文化、环保企业效益都不错,在国家政策引导下也想扩大投资,但屡遭“白眼”频“碰壁”,影响了投资动力。

英利国际置业副总经理杨晓榆在督查组座谈会上直言,银行都会拉出一个规模排名,行业前20名可以放贷,中小民营企业只能“靠边站”。

青海央宗药业法人代表徐楠向督查组反映,公司开发了一款降血糖的藏药,研制花了六年,审批已经五年半了,相关部门迟迟拿不出审批结果,每次打电话催促,得到的答案总是“我们人手太紧”。“再这么拖下去,项目肯定要黄了。”他说。

天和网记者了解到,在接到督查组向地方反馈的意见后,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

另外,除了国务院组织的9个督查组外,国家发改委近日也组织了6个督查组,分赴国务院督查组之外的12个省(区、市),进行民间投资专项督查。

 

附:国务院民间投资政策落实专项督查九大重点任务

一是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民间投资有关政策的贯彻落实。重点督查是否存在政策落实不到位、出台配套措施不及时等问题。

二是放宽民间投资市场准入。重点督查是否存在市场反映的民间资本准入门槛高、困难多、阻力大等问题。

三是加强和改善政府管理服务。重点督查政府是否存 在政策多变、难以预期,“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以及不作为、懒作为等问题。

四是营造公平竞争的投资环境。重点督查是否存在民间投资不能享受 与其他企业同等的财政补助、土地供应、贷款贴息、用电用水用气用热价格等问题。

五是发挥政府投资的引导带动作用。重点督查政府通过投资补助、基金注资、担 保补贴等方式,支持社会资本重点参与市政基础设施、社会事业、农林水利等投资建设领域存在的问题。

六是大力促进创业创新中民间投资发展。重点督查是否支持 创业投资企业进行长期投资、价值投资、战略投资和民营企业技术创新、产品升级等。

七是加大对民间投资的金融支持。重点督查是否存在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贷款 动力不足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期限短等问题。

八是大力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重点督查PPP模式是否存在政策不完善、机制不科 学、承诺不兑现等问题。

九是落实地方政府和部门责任促进民间投资持续稳定增长。重点督查政府是否强化对民营企业的服务,建立健全有关工作机制,保障企业的 合法权益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