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民间投资意愿减弱 部分PPP项目门槛设置过高

本报记者王海平南京报道

“旗下子公司刚完成一轮数百万美元的天使投资,但是,全国分公司的扩展步伐要缓一缓。”85后的创业者顾蕾将原本的“扩大再投资”战略调整为如今的“融资”。

企业再投资意愿减弱,但并不影响顾蕾所在的城市无锡。2016年1-4月,无锡完成民间投资942.42亿元,同比增长14.5%,增速较一季度加快了3.7个百分点。

同一时间,江苏民间投资完成10367亿元,占全社会投资比重上升到70.2%,增长11.2%,高于全社会投资1.7个百分点,对投资增长的贡献率达到82%。在国资和外资相继乏力的情况下,民间投资成为了当下经济增长的主力军。

近日,国务院促进民间投资专项督查第八督查组在江苏省督查指导工作,江苏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云峰向督查组表示,将全力畅通民间投资渠道,激发民间投资活力,让民间资本“进得了门、成得了事、赚得了钱”。

有些PPP门槛过高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长江学者”刘志彪教授对当下的民间投资下滑表示担忧。他认为,目前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处于向下一代传承的阶段,这一时期也是换挡期、调整期和阵痛期。

“与第一代企业主不同,第二代很多从初中开始就接受国外教育,所以回来接班后在熟悉环境的同时在企业发展上较为谨慎。”刘认为。

南京鼎利财富总经理杨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已不向房地产融资。投资项目已从面转点,且单个项目的投资额度大幅度收缩,目前集中在生物医疗领域,更不追求资本市场表现,已有的不少投资项目在c轮投资中就直接退出了。”

国务院督查组在江苏召开座谈会时表示,有些PPP项目设定的门槛较高,民企难以进入。对此,某地级市分管城建的副市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PPP项目主要集中在民生领域,投资有回报但周期长,因此很多民企不愿意进入。

江苏住建委旗下从事PPP的南京卓远咨询公司总经理吴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方面,很多项目之前已经谈好了,中央提出做PPP,因此很多城市就有针对性地设置了准入条款;另一方面,大多PPP项目并不是城市的重大项目,而是可有可无盈利微乎其微,所以地方政府更愿意与央企国企合作。”

有地方领导在交流时就对吴健表示,不想在自己的任期内出现任何风险,与国企合作,可以推动更大项目,至少不会出风险。事实上,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调研看,很多地方政府在PPP合作中设定的“注册资本金10亿元”条款就可以阻止一大批民企。

国内最大的民营造船企业扬子江船业集团董事长任元林在中财办主任刘鹤调研时喊出了“先要确保活下去”。任元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要“切实解决非国有经济的国民待遇”是他向刘鹤提出的建议之一。

江苏民间投资占七成

10年前,江苏民资、国资与外资呈现出“3∶3∶3”的格局,但到“十二五”末,这一格局已发生了颠覆性改变。

来自江苏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江苏民间投资年均增长15.9%,到2015年,民间投资完成31998亿元,增长14%,占全社会投资比重达到69.8%,较2014年提高2个百分点。而2016年1-4月的最新数据看,这一占比已超过70%。

2015年,江苏全省项目民间投资完成26265.3亿元,比2010年增长139.9%,年均增长19.1%,比全部项目投资年均增速高2.3个百分点。其中,第一产业完成205.6亿元,第二产业完成18853.1亿元,第三产业完成7206.7亿元,年均增速分别为10.4%、17.6%、24%。

从投资结构上看,民间投资的迅猛成长也意味着国企与外资的快速下滑。

以江苏经济重镇无锡看,2016年1-4月,全市国有经济完成投资243.43亿元,同比下降9.1%,降幅较一季度扩大了7.4个百分点;外资(含台港澳)经济完成投资185.04亿元,同比下降15.8%,降幅较一季度扩大了1.5个百分点。

外资的下降受制于国际经济的大趋势,本质上无法阻止外资的“候鸟天性”。对江苏而言,尤其是苏南地区,外向型经济的持续发展受考验正越来越严峻。

受访的江苏省国资委官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破产的舜天船舶案例可以看出,江苏国企当下处于深度改革与调整期。而国企研究者宋文阁教授则认为,民间投资有不少是在空转,因此数据上好看,但并未真正落地。

(编辑:李博,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wanghp@21jingji.com,libo@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