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国务院都急了,民间投资到底遇到何种困境?

1~4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速由去年底的10%略升至10.5%,其中,政府投资由去年底的9.5%猛增至20.6%,民间投资却由10.1%“腰斩”至5.2%。

民间资本都去哪了?为什么投资意愿不高?5月下旬,国务院派出多个促进民间投资专项督查组,分赴山西、广东、重庆等省市开展专题调研,其中PPP项目落地情况是调研重点之一。

正处在进行时的督查有不少鲜活声音传来,有企业家就颇有感触地说:“现在很多PPP项目就是为国有企业‘量身定做’的,很少有民企参与的份儿,有的地方直接告知‘优先考虑国企’。”

前述企业家表示,“一方面因为国企能从银行贷到更低成本的资金,另一方面政府也想避免引发道德风险质疑。我们申请过很多PPP项目,都被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大岳咨询总经理金永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当前财税改革持续推进的背景下,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PPP模式是激发民间投资、开拓融资渠道的重要模式,各地政府要加快推进PPP模式,监督PPP项目落实。

PPP成民间投资重要抓手

根据财政部PPP中心统计,截至2016年3月末,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入库项目7721个,总投资87802.47亿元。

但若以执行阶段项目数与准备、采购、执行等3个阶段项目数总和的比值计,入库项目的落地率为21.7%。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财政部两批示范项目中,数据显示,入库项目共232个,其中24个处于识别阶段,93个处于准备阶段,42个处于采购阶 段,73个处于执行阶段,尚无项目进入移交阶段。以执行阶段项目数与准备、采购、执行等3个阶段项目数总和的比值计,3月末示范项目落地率为35.1%。

尽管如此,但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资本都对PPP抱有相当的期待,一位财政部官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衡量一个PPP成功的标志是看它整个生命周期是不是按照合同约定来提供了公共服务,公共产品,如果仅从施工来看,财政部示范项目总体进展率也是很高的。

他说,当前经济形势有下行压力,财政收入紧张,而医疗、养老这些社会保障支出压力巨大。“我们如果要更多的公共基础设施服务和产品,为什么不用事后付费的方式来保障市场上的资源去建设,去生产,去服务呢?”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PPP项目能否切实落地,是扭转民间投资增速下滑的关键所在。“PPP模式现在的状态是方兴未艾、前途无量,它的规模以后会越做越大,具体的操作模式有可能越来越丰富。”

多位专家和分析人士预计,近期督查组专项调研加上地方政府大力推荐,下半年有望迎来一波PPP项目落地高峰。

民企感慨PPP也有“天花板”

在投资中,民间资本的“玻璃门”和“天花板”之说由来已久,PPP领域也同样有这方面的苗头。正如前述企业家所言,很多国企在PPP项目中占了先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在3月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上就提出,如何提高社会资本参与PPP项目的积极性是一个问题,比如收益 率现在一般给出的是6%到8%,如果引入民营资本,市场融资成本都要达到这个水平,融资成本比较高,所以参与这个项目就没有了积极性。

“PPP是全生命周期,民营资本比较担心的是,和政府签了一个合约,市长换了后,还能算数吗?”王一鸣说。

金永祥表示,很多民间资本对PPP的热情很高,也有很多项目已经落地,但相比国企而言,的确有些项目会让民企望而却步。

“这主要与项目本身有关,有些项目回报率比较低,但资金规模要求很大,民企在参与竞标时,的确与国企存在起跑线差距。”金永祥说。

道德风险也是一个主要方面,一位地方政府人士就曾向记者表示,国企要更放心些,违约后果是我们不能不考虑的事情,有很多企业会担心政府不履行承诺,但反过来讲,长周期的运营项目,我们也怕企业由于一些原因,无法执行合同。

总被提到“吃小灶”的国企也的确在积极开拓PPP领域的生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采访过多位基建和环保领域的国企负责人,他们都对PPP充满期待。一位基建类国企负责人表示,经过长年的积累,我们无论在资本还是项目建设经验上都完全具备参与PPP的能力。

PPP领域立法已提上议程

除去民间资本参与PPP的隐形障碍,法律和人才也是PPP这个固投抓手的掣肘。王一鸣就提到,地方政府在实施PPP项目时,能力建设、知识储备、人才积累似乎都还跟不上要求。

财政部还曾在去年发出“征集令”,建立PPP专业咨询服务机构库,供有需要的PPP相关方参考。

在立法方面,5月2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法规司主要负责人带队,会同财政部有关司局负责同志走访湖北省有关全国人大代表,就加快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领域立法的议案听取代表意见。

发改委法规司主要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在立法过程中积极研究采纳代表建议,并就立法情况继续加强与代表的沟通,争取今年第三季度将立法草案上报国务院。

金永祥认为,对社会资本来说,与政府合作的不确定性是参与特许经营的最大阻碍。

“在许多领域中,政府既扮演‘裁判员’又扮演‘运动员’,这让很多社会资本担忧在参与特许经营过程中无法获得相应的地位和利益。我们希望通过法律的完善能解决社会资本和政府之间的契约精神,实现各方利益的平衡。”金永祥说。

财政部金融司司长孙晓霞年初也表示,推广运用PPP既涉及理念、观念的转变,又涉及体制机制的变革,本身就是一个难活细活。从相关国家经验看,建立PPP制度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以后还要面临优化法律环境,还要对假PPP进行纠偏。

民间投资倒退实质是国进民退

新浪专栏作家陈功认为,中国当前经济承压,虽然政府不断推出重大投资项目,但仍然不能扭转局面。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民间投资不力是个短板。今年初以来,民间投资增速持 续回落。1-4月份,民间投资增长5.2%,增速比一季度回落0.5个百分点,比全部投资增速低5.3个百分点;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为62.1%,比去年同 期下降3.2个百分点

国务院对民间投资放缓很是着急,在5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就直言,“说实话,一些民营企业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玻璃门’、 ‘弹簧门’、‘旋转门’,而是‘没门’!不知道‘门’在哪儿!”“因此,必须进一步放宽准入,让民间资本投资‘有门’!”针对民间投资增速下滑,国务院将 派出9个督查组赴18个省(区、市)开展实地督查,组织开展第三方评估和专题调研。督查将针对政策落实到位、出台配套措施及时与否;是否存在民间资本准入 门槛高、困难多、阻力大;是否存在政策多变、难以预期,“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金融机构是否对民营企业贷款动力不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 资贵、期限短;PPP模式中的政策不完善、机制不科学、承诺不兑现等问题。

在国有经济占重要地位、政府仍然主导经济资源的背景下,民间投资难以兴旺、卡脖子的问题依然严重:

第一,民间投资倒退的现象,在宏观上是“国进民退”的体现,并不令人奇怪,这个问题长期以来就一直存在。由于国有企业掌控重要资源,并且有政策和金融资源支持,以至于后来民间投资演化成为一种国有企业投资的附属,呈现“民企抱国企大腿”的局面。现在国企投资不旺,项目减少,民间投资自然也跟着减少。

第二,结构性问题限制了民间投资。当前中国经济面临诸多结构性问题,包括行业垄断、市场垄断、行业过剩、金融资源配置等等,都是结构性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不是民企说增加投资就能增加的,除非国企市场和行业都出现结构性的改革,否则民间投资前景不容乐观。

第三,政策调整和落地。从短期解决问题来看,政策落实方面的问题最大,即便派了督察组下去,发现了许多问 题,恐怕也难有改变。原因很简单,当初在做规划设计和项目安排时,就根本没有考虑民间投资,虽然有口号和概念,但根本落地不了。以“一带一路”为例,领导 讲话和政策上并没有歧视民间投资,但实际的项目设计和规划就没有考虑民企,企业对外投资参与“一带一路”项目要得到相关部门的保证函,但民营企业很难拿到 政府的担保背书,因此也就别想参与相关的项目了。

第四,银行经营问题。商业银行是金融企业,现在对风险和利润都有控制,他们的选择自然侧重于国企。不是国企 没有问题,而是因为出了问题银行好交代——代给国企的贷款即使出了问题,也是肉烂在锅里,只算失误,不算犯罪。但如果对民企的贷款出了事,那问题就说不清 楚了。要改变这种情况,政府应该有所作用。国务院除了推担保行业之外,还应该考虑其他为民营企业增信的模式,如推出国家排行榜、产业协会排行榜等;也可由 国家认可和监管的第三方风险评估机构提供全面的管理评估报告等等。

第五,宏观经济形势不好。目前,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都不好,受大环境影响,国内外普遍存在行业萧条、市场不景气的因素。这方面的情况很清楚,不用多说,宏观形势上,目前的确有很大困难,必然会影响民间投资的意愿。

第六,民间投资自身存在问题。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影响民间投资的因素很多,如制造业萎缩,企业经营管理不 善,管理层老化,资金脱实就虚成为潮流,企业转向从股市、楼市赚快钱,等等。此外,至于国家大力投入、有资金保障的基础设施项目市场,包括PPP项目,民 间投资上不去的因素也有很多。很多领域并不见得是基层政府有意阻止,更多可能是国有投资的挤出效应所致,以及市场盈亏的影响。

分析民间投资下滑问题要一分为二。民间投资并不是简单的放松和刺激的问题,政府还是应该加强对民间投资的管理。结合中国的现实,可能更多还是管理的问 题,一放不如一管,增强管理实际上就为民间投资增信了。现在流行的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可以用于民间投资管理,国务院可以考虑建立国家级和省一级的“白名单制 度”,让有信誉、有技术、有市场、管理好的民营企业进入这个名单,然后用这个白名单对接金融机构。如果以这种方式操作,信贷的水龙头就可以向民企打开,民 营机构的资源问题就可比较好的解决。(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