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夏斌:要严防少数金融机构将不良资产处置风险嫁祸老百姓

经济下行压力下,不良资产的处置正在形成一个巨大的市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夏斌表示,要严防少数金融机构把风险偷偷输送给老百姓。

22日举行的第四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国际论坛上,夏斌表示,面对中国经济下行中的银行不良资产增多的压力,很多市场人士都在考虑成立资产管理公司,把不良资产打包处理。

而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在寻找资本、股权投资的时候,往往大谈2002~2003年四大行改革处置不良资产的经验。”夏斌说。

上世纪末,为有效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体系稳定、推动国有银行和企业改革发展,财政部出资400亿元,成立东方、华融、长城、信达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各自承接处置对口银行的不良资产。

近日,中国华融(2799.HK)和中国信达(01359.HK)分别发布了2015年年报。其中,中国华融2015年实现净利润人民币169.5亿元,同比增长30.1%;年末集团资产总额达人民币8665.5亿元,较2014年底增长44.3%;权益总额达人民币1188.0亿元,较2014年底增长42.2%。

中国信达2015年末的集团合并总资产7139.7亿元,比上年末增长31.1%;实现归属于本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人民币140.3亿元,同比增长17.9%。其中,传统类不良资产新增收购851.4亿元,同比增长176.5%。

夏斌说,一定要保持清醒的是,在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处理银行不良资产管理的实际效果往往不一样。

他说,2002年左右,正是中国经济这一超级繁荣周期的开始年,比如当时可以几千万拿下一幢烂尾楼,通过一点银行的正常贷款或“关系贷款”装修后出售,现在可以价值几十亿元。在经济繁荣时期和房价泡沫形成时期,不良资产的处置能大赚利润。

但中国经济当前面临下行压力,中国经济将进入常态的中高速增长,这意味着有些资产价值必然下跌。也因此,当时同类不良资产处置的回报率在今天就很难得以实现了。

因此,夏斌表示,宏观监管机构对此要有清醒的关注:首先,金融机构不良资产的转让、出售,一定要坚持严格的市场评估原则,绝对不能政府干预;

其次,对于金融机构将不良资产打包,搭配其他金融产品,以理财、信托的方式销售给老百姓更要密切关注,加强监管,“要严防少部分金融机构把风险偷偷输送给老百姓。”

夏斌说,这个问题应该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因为很多不是以资产管理公司的名义做这项业务,而是各种投资公司在做。如果信息披露不够,包括不良资产的回报到底多少,很容易把风险输送给老百姓。“同一个金融产品,在不同的历史周期可能是不一样的,这点在尽管部门应该严加关注。”

除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外,目前也已经有了20多家地方性的资产管理公司,同时,民间市场上也有一些投资公司在从事资产管理业务。

中国银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3921亿元,较上季度末增加1177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5%,比上季度末上升0.07个百分点。

中国的金融创新,一直是聚焦于金融产品、金融组织架构、金融调控与监管制度的创新这三个基本内容。

夏斌表示,由于金融具有天生的不稳定性特征,所以金融产品的创新、金融组织机构的创新,必须与金融调控与监管的创新相适应,否则这种创新是不利于经济的稳定,“今天来看,相对于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创新,金融调控监管制度创新迫在眉睫,这对稳定经济而言更为重要。”

夏斌说,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增长与防风险的平衡纠结中,既要稳定增长,又要防范系统性风险。在这样的纠结平衡中,微观金融创新是想加大信用,或者是规避监管创造利润。宏观金融的调控创新,则是要通过汇率与资本管理制度的变化,把中国经济和中国金融融入全球经济化,引入全球配资资源的机制和因素。

面对当前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平衡纠结,紧的货币政策不适用,但是大水漫灌式的货币政策同样也不适用。

因此,夏斌说,此时判断金融产品创新是好还是坏,就是看它是配合结构性的金融政策,还是钻政策的空子,在大水漫灌之下救僵尸企业,扩大杠杆和过剩的产能。

而判断金融宏观调控创新,汇率和资本管理制度的创新是好还是坏的分水岭,则是看它是有利于防范系统性风险的爆发,有利于国内的经济稳定,还是引爆系统性风险的爆发,方便投机资金冲击国内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