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16部委药价首轮谈判结果公布 乙肝肺癌三个药品降幅过半

本报记者朱萍北京报道

5月20日,历时半年多,由卫计委牵头16部委进行国家医保谈判的首批入围药企名单正式公布。同时,卫计委、发改委、工商总局等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的通知》。并且,谈判药品进入医保名单后,地方不再进行二次议价。

此次,肺癌和乙肝两个病种的三个药品进入首批谈判名单,分别为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英国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浙江贝达生产的埃克替尼,以及治疗慢性乙肝的韦瑞德(GSK),三种药物降幅分别为55%、54%、67%。而治疗罕见病多发性骨髓瘤的来那度胺(美国新基制药生产)将稍后公布。

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之所以选择这两种疾病,卫计委药政司药品供应管理处副处长蔡丽萍称,肺癌、慢性乙肝都是目前国内比较高发而且用药负担比较重的病种。发改委一位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有专门的遴选程序和原则、对基金压力进行测算,以及价格谈判对整个医药行业企业的影响也有一个评估。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表示,一次改革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此次谈判结果也仅仅是开始。但在高特佳投资研究员李挺看来,肿瘤药进国家医保谈判首批名单,在肿瘤治疗领域或将像心脑血管领域一样,出现年终端销售超过40亿元的“大品种”。不过亦有人表示,根据过去经验提示药价越低未必销量越好,所以此次药价谈判能否大幅拉动销量还有待证实。

事实上,药价谈判并非易事。早在2010年,人社部已进行将部分跨国制药公司的高质量药品引入医保的尝试,但最终由于规则统一和不同部门对接等实际操作问题搁置。而目前,据了解,很多药企仍在观望。一位跨国药企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政策并不明朗,我们没有具体方案。而另一位跨国药企中国区主席则明确表示即便药品专利期到期亦不会降价,而是停止生产由仿制药来代替。

最高降价67%

5月20日,国家卫计委网站正式公布的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涉及两种疾病3种用药,降幅都在一半以上,与周边国家(地区)趋同。

其中,慢性乙肝治疗用药“替诺福韦酯”,商品名“韦瑞德”,由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GSK)生产。谈判后月均药品费用从1500元降至490元,价格降幅为67%。

“吉非替尼”由英国阿斯利康制药有限公司生产,商品名“易瑞沙”,为靶向抗癌药物,谈判后月均药品费用从15000降至7000元,价格降幅为55%。

“埃克替尼”则由浙江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商品名为“凯美纳”,这一我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小分子靶向抗癌新药,谈判后月均药品费用从12000元降至5500元,降价幅度为54%。

据统计,现阶段我国肺癌发病率每年增长26.9%,肺癌已成为我国首位恶性肿瘤死亡原因。而一项针对三级专科医院住院肺癌患者的经济负担研究显示,患者年人均总费用约为15万元。

广东省人民医院肺部肿瘤科主任周清认为此次价格谈判对患者来说是个重大利好,并以吉非替尼为例,按照所有评估数字取最小值的保守估计,国家谈判后可节约药品费用150亿元。

据了解,参与谈判的治疗非小细胞肺癌靶向药物此前均有慈善赠药项目。有专家向媒体指出,按照国家谈判前的价格测算,两种药品慈善赠药项目的前期购药费用在6万~8万,大量患者仍然无力承担如此高昂的费用。通过谈判,企业将慈善赠药项目转化为直接降价,将有更多的患者在早期就能享受到优惠的价格,大大提升了治疗的可及性。

实际上,在卫计委正式发布谈判结果之前,业界还担心药企在与国家相关部门谈判后,是否会遭遇到地方的二次议价。5月20日,卫计委表态称,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适用于公立医院(包括军队系统)采购使用。在2016-2017年的采购周期内,各地不再另行组织谈判议价。各地6月底前会将谈判结果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公开挂网,医疗机构按谈判价格直接网上采购。

不过,在7部委联合下发的通知中,并没有将药品直接纳入国家医保目录,而是要求“完善医保支付范围管理方法,做好国家药品谈判试点和医保支付政策衔接”。对此,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解释称,国家医保目录的调整有既定的程序,不能随意临时进行增补,纳入国家医保目前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药企降价换市场

据了解,瑞士罗氏亦有参加此次的价格谈判,但是最后决定退出。

某跨国药企一位政府关系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罗氏谈判结果未达预期,目前处于进退两难的境遇。卫计委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非小细胞肺癌治疗用药的国家谈判,一开始就制定了三选二的竞争规则,此次公布谈判结果的是价格更为优惠的两种药品。

史立臣分析指出,此次跨国药企参与谈判,目的是以降价换进医保目录的机会。“进了医保目录,就意味着保障销量的机会更大。近几年,跨国药企增速放缓,在中国的日子普遍不如以前,一些优待政策也随之取消,同时也面临中国国内产品的竞争,压力很大。”

《亚洲制药新闻》此前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10家主要跨国药企的销售额平均增长11%,相比2014年全年的平均增长率低了1%;而同期中国医药企业利润率在2014年下滑至5.3%后,2015年第一季度已回升至6.9%;利润水平在2015年初迅速升至26%。

此外,专利药到期、单独定价政策的即将取消等因素也都将导致外资药企的利润大幅下滑。

据了解,此次参与谈判的药企中阿斯利康、罗氏治疗肺癌的两款药专利保护期已经分别在今年三、四月份到期,因此,包括浙江贝达在内的埃克替尼要面临仿制药的激烈竞争,降价亦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为此,浙江贝达方面亦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了其面临药品降价的问题。资料显示,埃克替尼是浙江贝达近几年来主营收来源。

不过,尽管降价或可换得市场,但还有很多企业仍处于观望状态。一位跨国药企政府关系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对于价格谈判,目前该企业仍处于观望中,因为政策还不明朗。而另一位跨国药企中国区主席则表示不会进行降价,未来其主打药品专利期到期后,将由旗下仿制药企来进行生产。

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副院长常峰表示,一次改革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此次谈判结果肯定会在相关领域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

事实上,早在2010年,人社部将部分跨国制药公司的高质量药品引入医保的尝试,包括美国礼来、美国辉瑞、瑞士罗氏和南京先声等在内的多家制药公司,都曾不同程度参与医保谈判的试点工作,但最终由于规则统一和不同部门对接等实际操作问题搁置。

上述发改委负责人指出,对于药品谈判的问题实际上需要多个部委的联动。而在选择谈判药品范围上,临床实际使用的需求则是第一原则。根据医保谈判价格机制,价格高、疗效确切,社会关注的若干专利药品和独家生产的药品先行试点。

另有专家向媒体表示,此次国家谈判试点可能会成为下一步省级谈判、区域联合谈判的“样板”,而获得授权的省级谈判或区域联合谈判,也可能会上升为国家谈判的结果。此外,对于中成药独家品种,很可能不会采取统一的国家谈判,而是以省际跨区域联合谈判采购的形式开展试点。(编辑:林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