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人参价格下跌 难道要卖“萝卜白菜”价?

  孙宪超/制表孙宪超/摄官兵/制图

吉林省是中国人参主产区,当地人参价格从2010年开始大涨,在2014年达到历史高点之后,从2015年开始下跌。业内人士预计,今明两年,人参价格可能还会进一步走低。

证券时报记者孙宪超


5月11日早晨,吉林省通化市通化县的人参山参市场。经营人参初加工生意的老吴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市场,此时,市场中的一些商户已经开门营业。

通化市有着“中国人参之乡”称号,通化主产人参乡镇25个,人参专业村78个,人参种植户1.6万户,参农4万人,人参加工企业超过400家,产业从业人员达10万人,老吴就是众多从业者当中的一员。

“每年新参上市时,我从参农手中购进新参,再将这些人参加工成干参进行销售,就是所谓的人参初加工生意。”老吴向证券时报记者介绍,继去年新参价格下跌之后,今年干参的价格下跌幅度也很大,而且年初至今的销量始终低迷,大家普遍预计今年新参上市之后的价格仍将出现大幅回落。现在不论是人参种植户,还是经营人参生意的人都感到比较苦恼,压力也比较大。

据了解,国内人参价格在2010年至2014年连续5年出现上涨,2014年更是创出174元/公斤的历史新高。进入2015年之后,人参价格回落到140元/公斤,很多业内人士认为,今明两年,人参价格还会继续回落。

“今年的新参价格肯定要回落,大家对此已经达成共识,唯一不确定的是,新参的价格会回落到多少。”老吴说。

2010年,吉林省将人参产业确立为特色资源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之后,吉林省的人参产业就呈现出快速发展的态势,人参价格也开始逐年走高。如今,人参价格经过连续5年的上涨之后出现回落,很多人开始担忧:人参价格的回落,会否影响到吉林人参产业发展宏图?近日,证券时报记者来到吉林省通化市,试图找到答案。

人参初加工商户的压力

作为土生土长的通化人,老吴从事人参初加工生意已经有20多个年头,这些年也亲身经历了人参行业的起起落落,特别是对人参行业最近几年的快速发展印象深刻。

2010年,被看成是吉林省人参产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时间节点。这一年,吉林省提出将人参产业提升到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历史高度,全面实施人参产业振兴工程,让吉林人参产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局面。

“从2010年开始,人参价格每年都翻番上涨,这样的情景前所未有。”老吴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在这几年当中,很多人都依靠人参赚到了钱,买了房子和车子。”

2015年,人参价格一改之前的连续上涨走势,开始出现下跌。然而,因为前几年人参行业的发展实在是太快,行业的景气度过高,所以很多人对此都没有给予充分重视,依然乐观地认为人参价格还将大幅上涨。

老吴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为了进一步扩大经营规模,2015年7月,他通过民间借贷融资约80万元,约定的利息从1.5分/月至2分/月不等,一年下来的利息在20万元左右。原本打算在今年大赚一笔的老吴,这次却失算了。老吴说:“如果不是因为过于乐观,也不会举债经营,导致自己现在非常被动。”

“今年以来,干参的销售始终低迷,在前两个月几乎没有成交。”老吴说,市场清淡、行情不佳,导致干参的价格不断走低。一些品质较好的干参,成本价是600元/公斤,现在市场价格只有400元/公斤;品质稍差一些的干参,成本价在400元/公斤左右,现在的市场价格仅在200元/公斤左右。

据老吴介绍,算上融资的80万元,自己前后共投入100多万元,目前的账面亏损已经超过30万元。“现在的压力比较大,因为还有两个月就得还钱了,连本带息总共需要100万元左右,但是这笔钱目前还没有着落。”老吴说,“单纯依靠卖人参肯定是还不上钱,必须得想其他的办法。”

5月11日12时45分,市场上前来买货的人寥寥无几,但是老吴依然不愿离去。老吴说,希望能等来买货的大户,即便自己也知道希望比较渺茫。

“现在的行情不好,大家都挺悲观的。”市场内一位经营人参产品的商户说,“以前信用社都主动给我们贷款,现在一听贷款是要投向人参,都远远地躲开。如果没有借款经营,压力还小一些,否则因为人参价格下跌,压力肯定会非常大。现在的问题是,借钱投资的人并不在少数。”

多位经营人参的商户在与证券时报记者交流之后得出这样一条结论:“干参价格下跌肯定会传导到新参,今年8月份新参上市之后,价格必将下跌。”

种植大户欲减少种植

“新参价格会是多少?80元/公斤是不是底线?”当证券时报记者与人参初加工商户交流时,通化县有名的人参种植大户高德志快步走过来参与讨论。

1956年出生的高德志,如今已经进入花甲之年。这位曾经有着多年政府工作经历,从1980年就开始参与人参种植的“老人参”,现在是通化县赫赫有名的人参种植大户。包括平地参和山地参在内,高德志的人参种植面积大约在400亩左右。

“同别的物种种植有所不同,人参从种植到起货大约需要5到7年的时间,而这恰恰也会形成一个周期。”高德志介绍说,2010年之后,由于人参价格快速上涨,很多人看到了商机,就不断扩大种植规模,一些原本从事房地产、矿山经营的人也加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人参种植面积不断扩大,意味着市场供给大量增加,特别是人参价格在2014年创出新高之后,促使很多3年参、4年参在2015年大量上市,最终因为供需失衡,导致人参价格出现下跌。“我认同那些人参初加工商户的说法,2016年和2017年,新参的价格肯定还会下跌。”高德志说。

据通化市政府部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介绍,2015年人参价格出现下跌对一些人参种植户的触动比较大,很多人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一些原本在2016年计划扩大种植规模的已经取消计划,原本在2015年休耕一年、应该在今年继续种植人参的种植户也选择在2016年暂停种植。

“我从明年开始也准备逐年缩减种植规模,准备利用4年左右的时间,最终将人参种植面积由现在的400亩减少到100亩左右。”高德志说,同时还准备号召身边的一些人参种植户也减少种植规模,大家未来的发展重点应该是增加单位产量,提高人参的质量,保证低农残。

2016年5月10日,吉林省有关部门组织召开了全省人参产业发展形势分析座谈会,高德志参加了这次会议。“大家对吉林省现阶段的人参种植、加工、销售等情况进行了比较充分的讨论,对于人参价格走势也表示出了一定程度的担忧。”高德志说,“我在会上提出的观点是,大型企业应该将主要精力放在精加工,而不是投入巨资进行人参的种植,大企业和人参种植户应该各司其职。”

高德志认为,大家都知道人参价格的走势存在周期性,现在应该是到了一个下跌的小周期,大家没有必要过度悲观。一旦那些保持观望的深加工企业、大药厂开始大量采购,那么人参的价格肯定就会有所回升。只要挺过这个下跌周期,等到人参价格再度恢复上涨,到时赚个80万、100万并非没有可能。

人参价格为何会下跌?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就像很多商品的价格下跌一样,人参价格下跌的背后推手同样是供求失衡。那么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据吉林省农委参茸办公室主任孙振天介绍,为了改变多年来吉林省人参产业盲目扩张、低水平建设的状况,吉林省从2009年开始连续7年将每年新增采伐迹地种植人参面积控制在1000公顷,对于合理调配林地资源、稳定人参价格起到了积极作用。受到吉林省严控参地指标及人参价格大幅上涨等因素的影响,近些年吉林省内参农纷纷到其他省份种植人参。2015年,这些参农种植的人参大量上市并以吉林人参的名义销售,人参生产规模急剧扩张,增加了市场的供应量,这成为导致人参价格下跌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另外,一直以来,制药企业都是人参的主要需求方。2015年12月31日是新版GMP认证的最后期限,生产企业一旦没有获得新版GMP证书,不仅无法开展生产,还将失去部分省份的药品招标市场。很多企业在没有拿到新版GMP认证的情况下,不敢采购原材料,导致人参的市场需求大幅萎缩,这也是人参价格出现下跌的一个原因。

“供大于求导致吉林省人参价格出现下跌只是表象,根本原因还在于把人参作为原料转化为深加工商品的功课做得不够。如果以人参作为原材料的食品和化妆品被市场广泛接受,那么现在的人参产量远远不够。”吉林省人参商会首席专家丁立起告诉证券时报记者,2010年,原卫生部批准吉林成为全国首个开展人参药食同源试点工作的省份。当年,吉林的人参销量就增加了2000多吨。两年后原卫生部正式批准人参(人工种植)为新资源食品,人参被允许进入食品领域。很多人正是从那时起看到了商机,所以才会大规模种植人参。人参种植周期长达5-7年,2015年上市的人参其实大都是2010年和2011年种植的。

当时大家都乐观地认为,人参(人工种植)获批成为新资源食品后,随着人参深加工企业研发出大量以人参为原材料的食品、保健品、日化用品,对于人参的需求会越来越多。然而,乐观的预期却遭遇到现实的无情打击。一些人参深加工企业的确研发出了很多以人参作为原材料的食品、化妆品,但这些商品面临着同质化、简单化的问题,缺乏自己的特色。加之有关部门和企业对于人参的宣传不够,导致人参食品、化妆品被人们接受的进展不如预期,相关人参深加工企业的产能也没有出现预期中的骤增。

“根据我们的调研,人参价格之所以在2015年出现下跌,与大的宏观经济不无关系。”丁立起说,宏观经济的下滑导致人们对于人参的日常消费出现了萎缩,从一些经营人参的门店所反馈的情况看,正常生活中对于人参的消费量出现了明显的下降。

吉林省林源参茸商行主要经营人参、鹿茸、蘑菇、木耳等东北特产。5月16日,该商行的刘经理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产地的人参降价之后,零售环节的人参肯定也要跟着降价,因为之前进货价格比较高,所以现在一些人参产品的销售就是赔本赚吆喝。即便如此,买货的人也非常少,现在的生意特别清淡。

“人参不是年份越久越值钱吗?为什么不等到价格回升时再出售呢?”对于这个问题,刘经理回答说,人参不易保存,存在被虫子蛀食的风险,一旦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损失将更大,所以现在降价也卖,问题是即便降价也没人买。

价格下跌的利与弊

“人参价格下跌,是不是意味着人参产业在发展中出现了问题?”这或许是很多人的第一反应。然而孙振天认为,一直以来,人们都存在一个非常大的误区,将人参价格视为衡量人参产业发展好坏的一个评判标准。其实,人参产业效益是否大幅增长、标准化生产水平是否明显提高、精深加工能力是否显著增强、品牌营销战略是否取得较大进展等因素,才应该是衡量行业发展好坏的重要指标。

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吉林省人参产业发展主要是以原料参为主。但是到了2000年,特别是2010年之后,吉林省人参产业发展的重点则是人参深加工。2015年,吉林省人参产值实现460.7亿元,约是2009年51亿元的9倍。

“在这460.7亿元的产值当中,原料参的占比其实是非常有限的,主要贡献还是来自于人参深加工产业。”孙振天说,由于受到供求关系的影响,人参价格在现阶段暂时出现了下跌,人参种植户和人参初加工商户的确面临一定的压力,这是不可否认的现实;与此同时也应该看到,人参价格的下跌对于人参深加工企业构成利好,因为这会进一步降低人参深加工企业的生产成本,进一步促进新产品的开发。

目前吉林省相关企业已经开发出人参食品、药品、保健品、化妆品、生物制品五大系列1000多个品种,有些产品经过加工增值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例如长白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康艾注射液,单品种年销售收入近18亿元;集安益盛药业实现了人参根、茎、叶、花、果实综合利用,生产的生脉注射液、欣悦胶囊及汉参系列化妆品去年销售收入达到13.4亿元。

“如果这些已经开发出的人参食品、药品、保健品、化妆品、生物制品等大量推向市场,那么对于原料参的需求也会大大增加。”孙振天说,虽然现在人参的产量是多了,但是一旦深加工的用量上来,很可能出现人参供小于求的情况。

高德志也认可孙振天的看法。高德志同时表示,人参价格出现下跌并非是坏事,因为这可以促使不断扩大种植规模的人参种植户、盲目进入这一领域的企业、政府相关部门反思一下各自在人参产业发展的过程当中究竟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2010年至2014年,人参价格出现上涨的确是一种正常合理价格的表现。但不可否认的是,人参价格在这个阶段的上涨过程中也确实存在炒作的成分,因此现阶段的人参价格下跌也可以看成是价格回归理性。”通化市政府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