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商务部解码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试点 与自贸试验区两线并进

导读

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与自贸区的主要目标和方向基本一致,都是通过先试点再推广的方式,探索形成对外开放新机制。但是,在具体目标、功能定位和试点范围上有所不同。

特约记者张梦洁北京报道

以开放促改革被摆在了突出位置。

5月17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例行发布会上介绍称,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为贯彻落实去年下发的《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商务部、发改委在全国选取了12个试点城市和地区,开展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试验。

这12个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地区分别是:济南市、南昌市、唐山市、漳州市、东莞市、防城港市,以及浦东新区、两江新区、西咸新区、大连金浦新区、武汉城市圈、苏州工业园区。

“设立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还是首次,如果说自贸区是‘小锅饭’型的先行先试,那这一试点就属‘大锅饭’型的多层次普及试验。”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部副主任白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时表示,从改革时间来看,这一以体制改革为重点的试验紧迫性更强。

与自贸试验区三大不同

同样都是对内对外开放的试点,为何在设立四大自贸试验区之后,此番还要再开辟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这一新类型?

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沈丹阳对此详细做了解读,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与自贸区的主要目标和方向基本一致,都是通过先试点再推广的方式,探索形成对外开放新机制。但是,在具体目标、功能定位和试点范围上有所不同。

首先,在具体目标上,自贸试验区是新时期高水平开放型经济管理体制的探索,开放力度大、试验程度深。而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更加多样性,考虑到了不同地域的发展水平不同,以及不同程度的需求,有助于多梯度推进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其次,在功能定位上,自贸试验区更侧重开放,专注对贸易投资便利化自由化以及金融等服务业开放等进行深度探索。而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更突出新体制,更侧重与开放配套的改革,形成与开放相适应的新体制新机制。

最后,相比于自贸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的范围、面积、分布面都更大更广。现有自贸区地处沿海。这12个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地区不仅包括6个城市,还包括6个新区,既有沿海也有内陆,既有省会城市也有二线城市。而且与自贸区均为100多平方公里的“点状”分布不同,综合试点试验城市和区域面积一般比较大(甚至超过1万平方公里),呈现出“面状”分布的特点。

在白明看来,之所以要再新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与自贸区高标准高规则的试验内容,很多地方难以企及有关,因此自贸区形成的可复制可推广经验多少有些“阳春白雪”,难以满足短时间内大规模复制的要求。

“所以要让大家都有标准可以参考。”白明解释说,因此这批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自身最明显的特色,就是“宽度”和“代表性”。

以选取试点的代表性为例,沈丹阳介绍称,商务部在选取试点城市主要就是考虑到对接和服务京津冀、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以及地方开放的基础条件,和下一步试点的方向,同时还要兼顾与现有一些改革开放试点区域的衔接,尽可能形成互补,基于这些层面综合考虑。

同时,也希望能够探索出不同类型区域的开放经验,以便能够有更多适用性强的经验做法和典型案例,为其他地区能够复制推广。“比如既有加工贸易重地东莞,也有钢铁产能重镇唐山等不同产业类型的城市入选;又有沿边城市防城港,也有苏州工业园等沿海产业园入选。”白明认为,试点范围、类型的多样,有利于不同开放层次的城市找到可供借鉴的样本。

根据总体目标,两年内这批试点的改革需收官,相比自贸区三至五年的试验周期更短。

不影响第三批自贸区

据沈丹阳在发布会上介绍,此次获批的12个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地区,主要是要在两年内集中力量干六件事:一是探索开放型经济运行管理新模式,重在厘清政府与市场关系;二是探索形成各类开发区(园区)协同开放新机制;三是探索推进国际投资合作新方式,既探索如何更好地“引进来”又要探索更好地“走出去”;四是探索建立质量效益导向型的外贸促进新体系,服务、货物贸易均包括在内;五是探索金融服务开放型经济新举措,侧重于金融、服务企业走出去;六是探索形成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

其中,在这六大试点内容中,体制机制创新被置于突出位置。

“比如说,外商投资体制管理改革中将审批改为备案制,并且从事前转向事后管理,那么审批权从中央部门放下去之后,地方怎么接住?怎么做好服务,以及掌握信息?再比如,在新体制下怎么促进服务贸易发展?”沈丹阳抛出了一系列问题,他认为这些都需要从多方面探索新方式方法。

沈丹阳透露说,商务部在酝酿试点方案和征求意见的过程中,部分沿海、内陆沿边省市反映,当前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仍面临不少体制机制障碍,需要啃硬骨头,因此选择部分城市先易后难来逐步推进。

此外,试点内容中另一大值得关注的重点,就是试点地区的金融开放措施。根据要求,在风险可控前提下,试点地区企业在境外发行外币债券的结汇限制将放宽;同时还将推动符合条件的企业跨境投融资,发展多种形式的对外投资基金,尤其是装备制造企业、大型投资项目的中长期融资安排。

按照统一部署,这一试点分三阶段进行:今年6月底前,试点地区将要上报试点方案,明确当地政策清单;第三方评估机构将在今年年底对其做出中期评估;明年下半年各地将总结成功经验,以便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政策清单上报国务院,确保在两年内如期收官。

不过,一个问题横亘在面前。

这些城市和区域,一些是第三批自贸区的候选热门。

因此,在此关键节点上,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的先行获批,会否延缓第三批自贸区的到来?

“应该不会。”沈丹阳回应说,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和自贸区是两条线,各自推进,因此不会有影响。“可以看到,这次上海浦东新区也被选作试点,它同时也是自贸试验区”。

在对外经贸大学FDI研究中心主任、商务部国家投资促进咨询专家卢进勇看来,从两类试点的内容和范围来看,应该说是相互促进,各有补充。但他认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相当于是把自贸区的做法在全国推广前,做一个中间程度的测试”,因此它的突然降临,确实有可能会推迟第三批自贸区的落地。

(编辑:陈洁,如有建议意见请联系:zhangmj@21jingji.com,chenjie@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