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学者反思中企海外投资失败案例:社会责任理解不到位

中国对外投资规模在持续增长。在"一带一路"的推动下,预期将持续增长。

"走出去已成为中国经济深度融入全球价值分工体系的一个主要法则,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新旋律、新常态、新阶段。"在日前由深圳综研软科学发展基金会、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下称"综研院")主办的"2016中国智库论坛暨综合开发研究院年会"上,原财政部部长、综研院理事长项怀诚说。

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具体情况,参会的专家以水电项目为例,表示海外水电项目补偿机制不到位,延续国内思路,造成当地舆论反弹,需要改进方法。

对外净投资元年

综研院同期发布的《中国开放褐皮书》,有详细的数据统计。该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实际对外投资超过利用外资的规模,对外投资出超额约200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超过万亿美元。综研院院长樊纲表示,"2015年是中国对外投资的元年"已被广泛接受。

樊纲进一步解释说,以2015年为元年,是因为去年ODI(对外投资)首次超过FDI(外商直接投资),中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具有元年意义。

这意味着中国已由资本输入国转变成资本输出国。中国政府也制定了相应的战略,"开放"被列为"五大发展理念"之一,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发起并成立亚投行、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自贸试验区纵深发展等一系列重大战略举措,都在推动中国对外开放及走出去进程。

在此形势下,如何创新对外直接投资的机制体制,如何从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等方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互对接,提高中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树立风险防范意识,提前做好投资环境和市场风险评估,建立风险规避机制和必要的保障体系都成为新的挑战。

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王志乐表示,从大的环境看,国际投资的环境已经改变,中国企业走出去要认识到新的治理环境,不能将旧的一套规则搬到国外,不然就会面临各种代价。

对外投资要敬畏社会责任

对外投资增长的同时,很多国企承担的项目在海外遇到很多阻力,甚至搁浅,造成很大的损失。在高铁、发电站、矿产等走出去的主要项目都有案例。

李开孟表示,中国企业在外兴建的水电项目涉及征地拆迁、移民安置,但是当地的安置一旦出现问题,出现罢工、集会等,就会损害了中国在当地的声望。

李开孟说,这种情况,中国企业不能埋怨人家,而要理解国外的环境,因为国内很多想法、理念跟投资所在国不一样,"比如国内考虑水电项目补偿,就是生活水平有保障,只靠利益补偿。但其他有些国家的理念上,除了经济资本之外还有其他的资本,比如绿色资本。"

水电建设通常会对环境有影响,使得生物多样性减少,陆生植物、水生动物减少,有些是不可逆的。李开孟建议,要充分考虑社会责任,还要改变国内通行的做法。

王志乐认为,对外投资的环境变了,跨国公司要更多考虑全球责任。此外,李开孟建议,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要慎言国家利益,企业投资还是以经济考量为主,并学会"国际语言",区分公共项目和私人部门项目的不同特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