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老牌西方从不缺修理“金砖”的意愿

  

  世界似乎在进入冷战结束以来最不确定的一个时期,即所有大的力量都面临各自的困难,“一家一本难念的经”。世界会出现进一步什么样的格局性变化,哪个方向会有大的意外性爆发,殊难预料。

  一些动向在不断积累中。首先,西方体制对社会治理的有效性出现越来越大漏洞,无论欧洲还是北美,其体制的负面作用愈发突出,很多人开始认为这是不少西方国家经济不振、竞争力下降的根源性原因之一。西方体系内反对这种看法的力量仍很强大,然而无论如何这一问题重大,系关整个西方的前途和命运。

  另一方面,新兴市场面临挑战,金砖五国总体上都没有声势最高时顺利,其中俄罗斯巴西南非尤其遭遇困难。巴西罗塞夫政权受到沉重打击,南非祖马政府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普京面对的难题则是他执掌俄罗斯政权以来最多的。


  中国处于全面深化改革关键时期,经济下行压力明显,西方舆论的“中国崩溃论”一波波袭来,它们“大合唱”对中国人信心的影响不可能是零。印度莫迪总理上台带来了很高的发展呼声,但近来的势头也被一些分析看衰了。

  新兴市场崛起恐怕是全球化时代挡不住的趋势,但这个过程有可能相对顺利,也有可能非常曲折。金砖国家崛起与发达国家的未来是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题颇有意思。

  一方面全球市场正连为一体,新兴市场的繁荣会大大增加发达国家的经济机会。另一方面,金砖国家崛起势必改变全球格局,西方的影响力最终会被削弱,西方对此感到不安也是非常真实的。

  当新兴国家经济和政治都出问题,西方的一些投资者会担心、沮丧,但西方主流舆论却会兴奋。那么这两种情绪中的哪一种会对美国等西方大国的政策产生影响呢?

  世界战略学界大多认为,全球的发展机会并非无限的,在特定时期,主要力量的此消彼长往往是常态。由于每一种机制和每一支力量解决内在问题都很不容易,不同力量之间的竞争很多时候不是让自己做得更好,而是要避免犯比对方更大的错误,比谁晚出重大危机。一旦对方先发生重大危机,就等于给自己一方送来战略性缓解。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苏联解体了,美国赢得巨大红利,西方体制全面受益。

  不停有新兴大国指责美国和西方力量做了一些破坏前者国家稳定,以及增加它们解决问题难度的事情,西方则宣称这是无稽之谈。它们各有各的逻辑。

  西方国家的结构有着比新兴国家更多的政治维度,在意识形态上对外颇具攻击力。西方将此作为国际关系的既定现实,强调西方的价值观输出具有充分正当性。以美国为例,它的非政府组织和媒体力量十分强大,并与美国的国家利益高度契合,紧密互动。从中国的角度上,我们能清晰感受到来自西方的政治干涉和压力,综合力量小于我们的其他新兴国家有什么苦衷,不难想象。

  我们不认为美国和西方国家不时以大范围开会、协商的机制性方式编织颠覆新兴国家的计划。与此同时,西方社会有维护它们既得利益的愿望,不希望新兴国家获得可以挑战这些既得利益的力量,这也决非对它们的“构陷”。这一切在西方社会内部形成广泛的动员力,西方的很多元素自觉或不自觉地加入到与新兴国家做战略博弈的“斗争”中。

  对金砖组织的合作,西方主流舆论一直在唱衰。如果金砖国家及新兴市场与西方的竞争趋势转化为金砖国家彼此之间的战略矛盾,金砖国家通过彼此消耗而各自减少活力,那么对西方来说恐怕是最理想的局面。同样,美国等西方主要国家有大量意识形态力量和政治力量在朝这个方向有机会就使一把劲。

  西式民主制度已经走过了它的全盛期。它在社会组织方面的优势早已释放出来,政治潜力逐渐枯竭,而它之前被掩盖的问题不断上浮。随着西方民主体制战线的拉长,它的“水土不服”给许多发展中国家带来混乱和灾难。西方精英阶层亟需“不改革”的强大理由,而这样的理由如果能够通过新兴国家在昙花一现后走向衰败来提供,将形成“中大彩”的性价比。

  新兴国家面对西方决不可幼稚,以为它们的情报机构都是“吃素的”。但也不可草木皆兵,掉入“阴谋论”不可自拔,看什么都像西方的“特洛伊木马”。对西方开放是发展中国家的必由之路,在这条路上谁能走得稳健些,就看每个发展中国家的智慧程度了。